生活

eyes on me – 後獨立生活記事

我從出生以來對睏倦的眼皮便只有近乎零的抵抗力,奶茶咖啡等提神品只會令我心跳手震而已,卻從無力把我從下墮入夢的引力中解放出來。昨晚也是如此,捧著的書還沒看完幾頁,我便又沉沉睡去了。過不多久我下意識感到不安,眼皮猛然睜開之際,迎接我的是一對骨溜溜的、溫暖的小眼睛,正注視著我的睡臉。 我彷彿從小女兒的眼底中接觸到她的靈魂。這種親密的感動共有三次,分別來自我身邊的三個女子。

Read More
生活

Yati

我起得很早,五時半左右一般便已起床,這個習慣自我現年9歲的小女兒 Miu Miu 出生後一直沒變。今早睜開眼睛如常步出客廳,家中漆黑一片,唯獨厨房中透出燈光,空氣中飄來陣陣紅茶香。我家的印尼藉幫傭 Yati 已經在為大家準備早點和兩位千金的午餐了,那杯港式奶茶是我看 Youtube 上的教學後教她泡的。這陣清晨的茶香令我感概,因為幾小時後 Yati 便要登機回老家再婚,這恐怕是為我沖的最後一杯茶了。她還真的盡心照顧我們到最後一秒呢。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