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eyes on me – 後獨立生活記事

我從出生以來對睏倦的眼皮便只有近乎零的抵抗力,奶茶咖啡等提神品只會令我心跳手震而已,卻從無力把我從下墮入夢的引力中解放出來。昨晚也是如此,捧著的書還沒看完幾頁,我便又沉沉睡去了。過不多久我下意識感到不安,眼皮猛然睜開之際,迎接我的是一對骨溜溜的、溫暖的小眼睛,正注視著我的睡臉。 我彷彿從小女兒的眼底中接觸到她的靈魂。這種親密的感動共有三次,分別來自我身邊的三個女子。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