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香港夜空下的孤星淚

最近有團體發起了《孤星淚》十八區街頭巡迴演出,我二話不說參加了第一場。從前聽到歌詞中 barricade 一詞沒有什麼感覺,現在腦中卻立時浮起紮成三角形的鐵馬、雪糕筒和木卡板,背景從二百年前的法國街道換成了彌敦道。 《孤星淚》在現今的社會氣氛中令我特別有感,是因為它的歌曲和故事能從二元對立的憤怒漩渦中,以感性的繩索將人救起,且鼓勵人在茫茫黑夜中繼續相信人性的光輝能帶來希望和勇氣。雖然《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最為人熟悉,但感動我的卻不是磅礡的革命熱情,而是寬恕、接納、憐憫、犧牲等很易在社會運動中遺失的美德。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Drink With Me

(配圖: 《兄弟爬山》Our Ventage by 浪漫主義巴打) 緊急法惡法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了。就算是「和理非」,若你不打算就此避開抗爭現場,也應有隨時會被捕的心理準備。政府跟抗爭者幾乎是在戰爭的狀態了。 我性格比較自閉,平時很少參加朋友聚會,但這星期我主動約了四位朋友。我跟他們每位都相識超過廿年,更重要的是我清楚無論自己落在什麼境況,也不會想跟他們割蓆。 對,是我不會跟他們割蓆,不是反過來。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