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心牢

我逐步為自己築起復仇的祭壇,以悲憤為燃料,憎恨為脂油,心中升起了戰爭的狼煙。我不是身不由己,因為眼見和平溫柔的人只會被惡煞鞭打欺負,我刻意解放那惡念的韁繩,為以暴易暴尋求出師之名。 身心正也受此苦的戰友,請來聽聽我的經歷。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