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社會時事

Drink With Me

(配圖: 《兄弟爬山》Our Ventage by 浪漫主義巴打) 緊急法惡法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了。就算是「和理非」,若你不打算就此避開抗爭現場,也應有隨時會被捕的心理準備。政府跟抗爭者幾乎是在戰爭的狀態了。 我性格比較自閉,平時很少參加朋友聚會,但這星期我主動約了四位朋友。我跟他們每位都相識超過廿年,更重要的是我清楚無論自己落在什麼境況,也不會想跟他們割蓆。 對,是我不會跟他們割蓆,不是反過來。

Read More
社會時事

信望愛,從來都是超現實

我不懂從技術角度評《願榮光歸香港》的曲詞,但我好奇為何每次唱自己都會眼濕濕起雞皮。昨晚參與了國歌大合唱,有些領悟。這首歌為我帶來了超現實的盼望。昨夜見證了幾千人於新城市公民廣場齊唱「願榮光歸香港」。任何一個香港人,不論政見是藍黃,均不應該錯過這歷史的一刻。三十年前六四事件時,香港人也是前所未有地團結,聲援的是遠在北京的學生;但今天香港人卻正在為自己和下一代而團結奮鬥,為這孕育大家成長的地方高歌。 當震耳欲聾的歌聲和呼喊震動整個商場時,我感受到對未來的信、望和愛 – 雖然現實中目標還是那麼遠,但信望愛從來都是超現實的,不是麼?

Read More
社會時事

螢火

塞滿了遮打道的人群,大部份都聽不到集會台上的發言。我們不知道這樣站著對事情有何幫助,甚至都覺得高高在上的政權只會再一次漠視螻蟻們的掙扎。但我們一起舉起亮著燈的手機,讓整條漆黑的馬路鋪滿一點一點的螢火。我們呼喊那些已重複了千百遍的口號,與其說是向著政權喊,不如說是向著自己的內心喊。把信念高聲地喊出來,已是勇武。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