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個秋天的午後

今天午飯後跟妻女分別,我獨個兒抱着兒子,信步走到公園,隨意進了沒兒童遊樂設施的花園範圍。那兒有一條中式庭園建築風格的有蓋長廊,長廊的盡頭處一群銀髮族在練習詠春。幾個雖然上了年紀、但表現得輕狂氣盛的伯伯對練「癡手」,有如頑童般嘻嘻哈哈;另一邊一位婆婆卻挨石柱,用口琴奏出凄怨的樂曲,我認得其中一首是顧嘉輝的「倚天屠龍記」,我聽這首曲子時應該那只比現在膝下小兒大一兩歲而已。

Read More
生活

46 歲隨筆

本打算在天行仔一歲時帶他到黃牛山頂,那兒是我為他取名的地方,也是平常個人靜思之處;然而他當時眼光仍然短淺,只能注意到近距離的事物,目未及遠景,因此拖到昨天才揹他上去。現在的他開始能注意到天邊翱翔的飛鳥,穿過雲端的直昇機,和我最喜愛的太平洋海平線。 昨天也是個好日子,因那是我 45 歲的最後一天,也是剛恢復自由身的翌日 – 縱使我失去的那一丁點自由,跟眾多志士仁人的付出相比只如鴻毛,但也榮幸經歷了從忐忑不安到處之泰然的心路歷程,對我而然也確實有點重量。至少,那是我蓋棺定論時值得銘刻的經歷。 除了物理上實在感到衰老的威脅以外,今年的我各方面都比一年前更強壯,所謂「沒徹底擊倒我,只會令我更強大」。唯一愈來愈退色的可能只有內心的溫柔。

Read More
生活

天行一歲記事

近幾個月僅有的創作能量都留給工作上的文字了,較少留下生活記錄。不過天行仔今天一歲生日,怎說也是一件值得記念的事,便留下幾個字給他和自己作禮物吧。 回想一下過去一年這小人兒的人生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從出生時眼光光,到現在眼睛會露出笑意和不滿。跟兩位姐姐出生頭幾天瞇著眼不一樣,他出生第一天便睜開眼睛,眼睛會說話是他的魅力所在,跟他娘一樣。 半歲前只懂得笑,很少哭鬧;半歲後脾氣便來了,愈接近一歲,尖叫愈頻。最近還學會伏在地上喊冤呢。 爬行的速度超快,似乎手腳協調的能力不錯;跟 @MiuMiu 一樣是 11 個月學曉走第一步,現在家中總是「瞻之在前,忽然在後」般到處閃,我時常要到處抓猴子很累人。 特別喜愛碰觸「禁忌」,例如電線、抽屜、電腦鍵盤、電視搖控、Switch 手製、垃圾桶、手機等,每次能成功碰到那些東西或打翻桌面上的杯子都會向我露出勝利的微笑,整箱玩具對他的吸引力卻近乎零。 可能是因為家中不開冷氣的關係,喜歡冷冰冰的水。每次我喝冰水時他都滿懷希望地爬過來抱我大腿。 喜歡扯家姐頭髮,也擅長以利爪傷人,時常把 @MiuMiu 弄哭,然後賣萌逗她笑贖罪。他可愛的笑臉令他對別人的憤怒免疫。 暫時長出了前下方兩顆門牙。不像姐姐們,他長牙齒時沒有發熱,只不停流口水。雖然時常被他的口水沾濕感覺有點核突,但不知為何不覺得很髒,也沒有異味。 喜歡吃東西但沒有耐性,一款食物不能連續餵太久,不想吃時會直接伸手把你手中的匙羮打翻。他出手的速度快且狠,若沒心理準備肯定避不開要清潔地板。 別的嬰兒學說話都先說單字,但他很特別地一開口便叫兩個音的「家姐」,然後是「嗲哋」。「媽咪」是接近一歲時才叫出口,令媽媽感覺又輸了一仗。 感覺他很強壯,能拿起對嬰兒來說很重的物件,推開姐姐房間的門,試過把安全閘門搖脫。抱著時感覺他的肌肉很結實,要忍耐著不咬一口。 每天公司要開視像會議,若他在附近便要來抱我大腿讓著要看屏幕,於是時常出現跟同事一起開會的有趣畫面。我拍 YouTube 教學片怕沒人看,都會帶上他,果然有人留言是被他吸引點進來看的,真是小鮮肉效應。 疫情關係很少帶他外出,最特別的戶外活動應該是背著他上山吧,這活動令我在街坊中出了名,後山晨運徑的街坊都很期待他的出現。不過,每次上山他都有一半時間在睡覺,比在家中睡得還香,可能是因為鳥語蟲鳴及在我背上搖搖晃晃,像在媽媽的肚子裡吧。 因為我是個相當容易被環境影響專注力的人,因此天行相當騷擾我在家中的工作時間,我有時會因為無法專注而發脾氣,但有時真的沒法子了,放下手上的任務去抱他一會,返回坐位後卻又會有新的靈感。 最近半夜一律會哭醒,要在我的床上睡,令我總是睡不好,於是白天時常精神恍惚。這情況可能還要維持兩三年,因為他的兩個姐姐也是這樣。可是我比當年老了十年,要很刻意運動保持狀態,工作效率才不致受影響。 今天我給了他 2000 LikeCoin 作一歲生日的紅包。若叔叔姨姨們也想給他生日紅包,請點這裡。^_^ 過去一年他幾乎是唯一能令我真正歡笑的人。可能因為香港荒謬的情況,近年我變成「憤佬」的傾向愈來愈明顯,給自己和別人的壓力很大,幾乎沒什麼事能看順眼的。唯獨這個小兒偶爾能給我一點安慰,感受到世界的美好和溫柔。 這些字會比買給他的玩具車存在更久更有意義,應該跟照片是同一個原理吧。雖然現在的他不可能有感,但希望他長大後能體會字裡行間的感情吧。

Read More
生活

單車

清早騎著單車,沿林村河帶女兒上學,曾是我每天最快樂的生活片段。 大女兒出生後不久,我從全職轉成半職,最近疫症流行起在家工作模式,但其實在十年前我已當成家常便飯了。轉半職的最主要目的是想有多些時間陪孩子,更重要的其實是讓孩子有多些時間陪我,因為跟她們在一起的時間比上班快樂多了。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生性

昨晚一夜難眠,為上環及元朗發生的事悲憤。今早兩個女兒在家,為了些小事吵鬧爭執。我責備了她們兩句,然後我拉她們坐下,告訴她們我正為香港昨晚發生的事難過,然後我給了她們看了立場新聞對事件的全程直播。 我告訴她們別再為那些小事爭執,要好好學習,增長知識,做一個懂明辦是非的人。 然後,我哭了。大概這是我第一次在她們面前,為了社會的事情哭。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四點燭光

六四事件三十週年,香港也正值多事之秋。不過作為一個普通人,最近最耗我心力的事其實卑微得很:每天誰湊小孩放學,工作上是否能交足功課,晚餐是否有著落等等⋯⋯ 還有明天兩個女兒要考數學。數學是她們最弱的一科,大女兒升中,問題尤其嚴重,她上兩個學期勉力也只能僅僅合格。正常的安排應該是讓她們今天心無旁騖好好溫習,早點睡覺,保持好心情以應付明天一早的考試。 但我卻邀了她們兩姊妹去今晚的六四燭光晚會。

Read More
生活

角度問題

這篇是關於 Gigi 的這幅畫作中的黃老師,為何會有一個「怪咀」的。 (本篇寫於 2012 年 2 月 12 日,當時於 Facebook 發表,已很難再找回。誰知七年後的今天,Gigi 跟幾個要好的幼稚園同學郊遊時竟再遇到當年的這位老師,勾起了我這段回憶,也回應了我最近跟女兒相處困難的糾結。於是重貼於此,恐怕每隔一段時間我仍要重溫吧。)

Read More
生活

孩子王

  從年輕時開始我便發現自己擁有一項天賦:小孩子特別喜愛跟我玩耍。 有一陣子我經常參與一些小朋友的教學活動,負責帶領唱遊,小孩們總是十分投入。課後有時還會繼續玩耍,大部份時間玩捉迷藏。雖然我總是跑得最快,有點以大欺小的感覺;但反過來常常一個人單挑抓十個八個小孩,殊非易事;而我們也都樂在其中。我可是捉迷藏的高手,女兒們年紀還小時我們時常在公園玩這玩意,結果總是會把整個公園的小孩子吸引過來。小孩們會直接問我:「叔叔,我們也想加入可以嗎?」跟他們一起的多是傭人或母親們,我時常怕被誤當為「怪叔叔」的同類。想像一下一個叔叔跟十多個小孩在公園中大叫大笑盡情跑,那是什麼景像。

Read More
生活

信物

可能生活有如流水,推著大家的小艇前進,過去了的人事物已成為分叉河道中唯一的交匯點,要回頭已是各樣難。 血緣是一種很微妙的東西。我不相信兩個人的血緣跟其之間的感情有必然關係,但總有一些心結是因血脈相纏而成-無論實際的交流已變得多稀薄。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