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文

《公義課》讀書會

自 2014 年香港發生雨傘運動以來,因我認同社會運動,常被問及對「公義」的理解。其實每次我均只能支吾而對,或以堅定的語氣掩蓋背後那空洞的直覺。我得承認心中的「對」和「錯」其實主要因成長環境所模塑,背後原因卻不太了解。本以為某些價值如自由、人權、公平等是常識,卻發現身邊不少人的「常識」跟我不盡相同,似乎真的是「各有各的良知,各有各的公義」。

Read More
社會時事

原來宣小學生的論點,在 John S.M. 的《論自由》也有提及

今天偶爾讀到 John Staurt Mill 的 《On Liberty》,讀到效益主義者論證言論自由對社會的重要性,讀到以下一段: … the meaning of the doctrine itself will be in danger of being lost, or enfeebled, and deprived of its vital effect on the character and conduct: the dogma becoming a mere formal profession, inefficacious for good, but cumbering the ground, and preventing the growth of any real […]

Read More
生活

五一雜談

首先來一張爆相。這假期的其中一個解鎖了的成就是剃光了頭。現在我的頭髮比我剛出生時更短,此生從沒試過。多謝老婆大剪一揮,竟然真係咁夠膽。小時愛看「男兒當入樽」,主角花道輸了球賽後把頭髮剃掉以示決心;李文足為夫爭權,也是這樣做。今天我反正也剃了,好歹要比昨天更堅定才行。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