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旅途

所謂旅途,就是要經歷高低起伏,克服各種困難,沿途風光才值得寫進遊記。感情的旅途,事業的旅途,所有人生的旅途,豈不也是這樣? 不顧內子抱怨,我把她已經打點妥當的行李箱翻亂。我不是為了尋找東西,而是想跟女兒們重新點算一次旅行的物資。 「短褲子共有七條,太多了吧?我們只去兩週,最多帶上四條好了。」 「內衣竟然有五件?已帶了T恤了,還穿什麼內衣?」「你男人才不用穿啊!囉唆!」 兩個女兒雖然七嘴八舌吵吵鬧鬧,但在收拾的過程中其實還蠻認真的,最少比整理上課的書包時認真多了。

Read More
科技人文

《蝶殺的連鎖》-Just pay it forward

既然知道我們都是活在共業之下,我們更該專注做好身邊每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 若你有讀過雨田明的視覺小說 《Free-lancer》,對於筆者字裡行間所透出的對社會時事的批判不會陌生。陳浩基先生在書後有一篇解說,雖然看了後我還是不太懂分辨「社會派犯罪小說」及「新本格推理小說」,但在看完第二章後我已深深被作者對社會流弊的刻劃所吸引,「誰是兇手」反而變得不太重要了。 然而看到最後一章,我仍不免被那妙絕的謎題佈局嚇了一跳。

Read More
科技人文

忙著活還是忙著死 – 《月黑高飛》

過去一週一連串負面新聞紛至沓來令人透不過氣(其實哪有一週不是?),偶然看到中大博群影院有個電影欣賞的活動,被其中一齣電影的描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監獄是一個奇妙的地方。開始的時候你痛恨它,慢慢地你開始習慣它,到最後你會不禁倚賴它。」在中國和香港愈趨專制的今天,這幾句話實在說到了我的心裡去。活動只招待中大同學和校友,於是我撇下老婆獨個兒在月明風清的晚上,踏足已闊別廿年的邵逸夫堂。

Read More
科技人文

代幣的價值(二)

上文提到的貨幣量化理論是一條宏觀經濟學的公式,雖然直至上文結束也沒有再提起過,但其實它解釋了上文註腳的四個現象。本篇試談談我的理解。 貨幣量化理論公式: MV=Py M=流通的貨幣量 V=每單位貨幣交易速度 P=物價水平 y=實際經濟價值 大家可以把 M 看成為故事中貝殻的總量 (20個),V 看成每天用每個貝殻交易的次數,P 看成換取每個蘋果/每瓶牛奶所需的貝殻數量,y 看成市場上的貨物數量。 在我們現實所身處的經濟體中,V 和 y 是相對穩定的(想像你每天用多少錢和能做多少工作,是相對穩定的),M 則是政府會調整以作調控市場的手段。很多宏觀經濟課都會直接得出一個 M=P 的結論,即物價上升(貨幣貶值)的原因直接跟貨幣供應量上升有關;但這在區塊鏈的代幣經濟系統中卻應用不上,因為在後者 M 是一個常數,而 V 和 y 會因為新創的經濟活動而急促上升。

Read More
科技人文

代幣的價值(一)

我們的創業團隊正在做 LikeCoin 這件事,引發了我這幾個月來的一些有趣的思考,發現自己對於日常生活的世界正在運作的原理所知實在太少了。在跑這個項目時,經常會有人問:「自己發行的代幣,為什麼會有價值?」我以此問題請教 LikeCoin 計劃的大腦高重建,他便丟了一堆文章給我看。其中有一篇提到「貨幣量化理論」。於是我的思考便以此為起始點。

Read More
社會時事

求仁得仁

昨天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仕。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在其臉書上發佈她與主要政府官員,在政務司司長的豪華官邸裡舉行「集思會」,藍天白雲下輕鬆愉快地共晉午膳,大飽口福。兩件事件之間那充滿戲劇感的落差,自不用我多說;卻令我回憶起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一件小事。 那時運動走到了中後段,政府一直冷待佔領者的訴求,黃之鋒宣佈無限期絕食以爭取對話。我跑到佔領區去察看及支持,剛遇上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穿一身高貴套裝前去「探望」-結果她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我站在帳外看見帳幕中的同學有氣無力的樣子,也感到相當無力。這種規模的社會運動爆發了,政府也可以無動於衷如斯;學生絕食,我又怎會期望鐵板一塊的政府會因此軟化?逛了一會,跟同學們說了聲「加油」,然後天晚了,便回家了。踏進家門,晚餐是火煱。當時天漸冷,熱騰騰火煱和滿枱的食物,家人的笑臉,令整個房子都很溫暖。我坐下提起雙筷吃了幾口,想起剛才同學蒼白的臉,突然哭了起來,把我的家人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心裡難過,也覺得事情荒謬得很。幾小時前看著那些人在為他們所愛的香港自殘身體,幾小時後我便在家中大魚大肉。 事件最後當然也是不了了之,政府繼續無動於衷,黃之鋒放棄絕食,我繼續平日的生活⋯⋯就像今天一樣,週一繼續上班。然後⋯⋯繼續然後。香港的社會,繼續崩壞。 我很想知道林鄭昨天跟一眾高官貴人吃喝的時候,怎樣面對自己的良心。 不同的媒體昨天都刊登了石永泰的專訪。他對民眾批評法院的指責,其實很有道理;只是他沒有交待清楚他對政府主動以司法手段向反對者「依法」窮追猛打的行為有什麼看法-其實他的立場也算是清淅的,但在洶湧的民情下較難被人理性地消化罷了。而且我確信他完全知道中共及香港政府意圖把法院抬上政治戰場的詭計,這從他過往的論述中已經清楚表達了。 在這專訪中,我感受最深的內容卻是:社運人仕實行公民抗命而被囚,現在正是「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被囚的眾人所求的「仁」,就是要叫我在吃喝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民主而飢餓;當我走路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自由而被囚。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想起他們還在堅持,令我再沒有後退的理由。

Read More
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生活

快樂的定義

最近有一個兒時的玩伴結婚了,幾個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出來飯聚。大家各自發展了不同的事業和興趣,追尋更大的快樂和滿足。不過我相信在聯繫大家的記憶裡,有最簡單的快樂存在,就是一起騎單車,踢足球,玩遊戲機,在屋邨的梯間打槍戰,捉迷藏,打乒乓球,然後到便利店買一杯超大可樂。最簡單的玩意,大家分享過最快樂的時間。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