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創作有價

書展期間聽出版/作者朋友分享出書經驗,有感而發。 賣出一本100元的書,究竟作者能有多少收入?下圖是來自出版社創造館的臉書專頁,作者大約能分到的版稅大約是 $8-$12。在香港能賣出 1000本以上的書已經可叫作「暢銷書」了,所以假設一個暢銷書的作者賣出1000本$100的書後,實際收入大約是 $8000-$12000。

Read More
科技人文

改變不了出身,惟有改變時代 -《知節》

書展期間,為各位朋友們推介一本好書:《知節》是第一屆天行小說賞優勝作品,作者謝鑫。 《知節》是一部取材隋末唐初的歷史,以家傳戶曉的福將程咬金為主角的小說。我在天行者出版的攤位翻開此書,讀了起始數頁後,便欲罷不能。下文有少量劇透,慎讀。 書中出現的人物,秦瓊仍為大家所熟知的忠勇神將,李密卻是一個有情有義的豪杰;王世充是萬人敵,房玄齡一樣擅謀,張須陀是一個被時代淘汰的睿智老者,每一個人物的刻劃都很立體又有驚喜。而主角程咬金並不是我們從小到大認識的那個模樣,倒像時下的所謂「廢青」。他懶散和滿臉不在乎的態度只因為不認同家人甚至社會所標榜的價值,卻並非因為自己無才。然而為了生計和生存,也為了向自己所傾慕的貴族大小姐證明自己,他無奈地走上了自己不太樂意的「臥底」道路。憑著出眾的才華他雖然還算撈得不錯,但他卻不斷地質疑為何如此揮霍自己的青春。 故事進行中作者不斷埋下大大小小的伏筆,吊著讀者的胃口。從主角們相遇的地點、交付的信物、交談的內容,到每一個角色的死亡、每一招武功的使用、甚至最後主角「知節」和「咬金」的名字,讀者都能找到驚喜。全書字數不多,節奏十分緊湊,有些情節甚至稍嫌太快;將幾十年中發生的時代巨變讓讀者在一天之內體會。 在書中描述的那個時代,論家族、講門第,平民和貴冑的世界差著偌大的一截,成功需要靠「父幹」或貴人。這種社會現象,我愈來愈肯定是人類的劣根,在歷史中不斷地重覆,幾千年來一直沒有停止。然而在黑暗的時代要有尊嚴地活著,靠的是希望。李密於瓦崗寨中的演說重點,是讓每個人不論出身,唯才是用;這竟然振奮了寨中群雄包括程咬金的心。吸引我的還有書背的那一句:「改變不了自己的出身,就惟有改變時代!」活在這一刻的香港,感觸至深。 程父所深信的成功方程式就是要攀附權貴,因此把兒子引薦給七大望族之一的崔家,但卻因此令自己和兒子各自走上一條不歸路。令人感動的是兩父子的感情表達雖然含蓄,卻對對方關愛至極,最終能互相接納和認同。程父在摟著兒子在其耳邊說的那句說話:「做回自己吧」,是多少青年期望從親人口中聽到的那句說話啊! 書中處處映照筆者對現今社會的控訴,卻巧妙地透過主角如何堅強地克服各種考驗,靈活地與不同欲控制自己命運的勢力週旋,及最重要的是真率地做回自己,鼓勵正處於時代邊緣掙札的我們:保存著希望,時代將會因我而改變。

Read More
生活

追日

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我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那像是我事業上正在追尋的那片藍海,我只發現幾片薄薄的雲霞在高空如棉絮般飄著。我的心不禁又在盤算著。 明早的日出必定會很美。

Read More
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小別勝新生

這次 Miu Miu 進醫院,我偷偷地哭過兩次,當然不是嚎啕大哭那種。 第一次,當 Miu Miu 被推進小房間抽血,抽腰椎水,抽尿尿時,聽到她呼求似的哀哭聲,我忍不住掉了眼淚;不過由於老婆已經在哭了,我只好立刻轉過頭來一把抹掉那幾滴水。 第二次,老婆帶了Gigi 來醫院探我,我要跟她離別時,看見她捨不得我的樣子,我心中竟然又一酸掉下眼淚來。自從 Gigi 懂事以來,我除了因公出差以外,我沒試過大家同樣身在一區,卻沒法回家陪她一起的... 在醫院裡,我卻獲得了 Miu Miu 出生以來所沒有的,跟她獨處的機會。由於老婆在坐月兼有病在身,通宵留在醫院的重任理所當然地落在我的肩上。自從 Miu Miu 出生後,她基本上都是由外母及老婆照顧,她們專業兼手腳快,我很少插手幫倒忙,只負責跟她玩耍而已。現在換片餵奶沖涼哄睡我一手包辦,近距離長時間定睛看清楚 Miu Miu,原來她跟老婆還真的蠻像... 我相信在醫院外,老婆跟 Gigi 也同樣獲得了難得寧靜的機會。小別,有時更能讓人體會到能在一起的珍貴,更易讓人察覺自己有多幸福。樂觀地想,雖然 Miu Miu 要在醫院受此皮肉之苦,但我們整個家庭都經歷了一次寶貴的經驗。相信我們會更珍惜大家一起吃 Miu Miu 的滿月飯的時刻。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我的事業和”content”

記得小時候爺爺在一個長輩雲集的場合裡問我一個問題:「家齊,長大後想幹什麼?」我當時的第一個回答令在場所有人都嘩然:「我要當賣報紙的!」後來我觀察到長輩們對我答案的反應,第二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我的答案便稍加調整了:「我要當的士司機!每天駕著車到處跑又可以賺錢!」 大人們還是很不滿意。 第三次我的答案:「我要當總統。」 ********************************************* 我少年時的生活目標很受親人朋友的影響,別人說讀書好,我便拼命讀好書;說踢波有型,便苦練球技。我覺得少年人受人影響,很正常;只是我開紿尋找「自己」的時間,真的不算早。我大學選科時,正值科網開始冒起,我便順理成章地選了 IT 這個行業。由於很多不同的原因,令我畢業後覺得錢真的很重要。於是我當時工作的唯一目標,就是錢-也只懂錢。 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對事業的詮釋,有幾個重大的轉折點。長輩們的期望給了我第一個「事業」的概念;我少年時代家中及感情上所發生的不快事,令我對「事業」的要求扭曲到只求財的地步;可是我隱隱覺得,我並不滿足於這種「事業」。 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中,有一個怪同事,他是我大學時的學兄,我發現他對於自己的工作有一份有趣的執著。當時全世界都在考 MCSE,他卻教我裝 Linux 寫 PERL 玩 sendmail,一副反抗強權起革命的態度。雖然我當時不太清楚箇中價值何在,但覺得確實是「型」。2001年,他要「搵d野攪」,我不肯跟他去癲,因為當時 IT界要找更高薪的工作多的是;只是一次跟他的聚會中(好像是在沙田的IKEA,兩個男人去逛宜家,哈),他給了我第三個對事業的定義。他當時說,「事業可以成為一個人的 Content」(原味節錄)。 自此我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反思,自己究竟要怎麼樣的一個事業。往後的五年,我都在從事語音系統的工作,這工作令我儲夠了錢結婚,但我覺得自己很難在這工作中建立自己的「Content」。2005 年,我所屬的教會推行「標杆人生」運動,再給了我一個新的角度。若我相信上帝給我們每個人一個獨特的處境,我便該運用自己的獨特之處,想辦法在崗位上盡量發揮影響力,令身邊的人甚至整個社會向善的方向發展。 我知道自己並非一塊專注技術細節的材料。我不太懂生意,但我有創新的天賦,和勇往直前的傻勁。於是我大膽地放棄了原有事業的晉升發展機會,嘗試利用我這幾年在這行業所累積的經驗和人脈,發展一門既能養活自己,又有多點 「Content」的事業。科技若不能普及地被應用,只會令到貧者愈貧。怎樣能令到普羅大眾尤其是草根階層也可享有科技發展成果的好處,暫時成為了我事業的短期目標-當然,自己能繼續靠這事業混口飯吃,是更短期的目標。 最近又有機會跟那個怪朋友吃飯,看來他已經撈出一點成績了,還學人寫起書來。書名《Game以載道》,哈,這我也有想過,但我做的 Facebook 益智遊戲遇到一點挫折後便半途而廢了。我敢說我部份的事業觀很受他的影響,只是無論行動力,洞察力,傻勁,以及瘋狂程度,他都比我高很多班,要跟上這種步伐相信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看到書中其中一篇文章名為「理想可以當飯吃」,想起原來自己已經在社會上打滾了十年,也想寫篇東西為自己整理一下,十年來究竟自己在做什麼。 文中引用了新亞學規第五條,我也在此記下來,作為自己未來發展的一個參考: 「職業僅為個人,事業則為大眾。立志成功事業,不怕沒有職業,專心謀求職業,不一定能成事業。」 註:「理想可以當飯吃」文章引自 http://ckxpress.com/career-fried-rice

Read More
生活

快樂的定義

最近有一個兒時的玩伴結婚了,幾個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出來飯聚。大家各自發展了不同的事業和興趣,追尋更大的快樂和滿足。不過我相信在聯繫大家的記憶裡,有最簡單的快樂存在,就是一起騎單車,踢足球,玩遊戲機,在屋邨的梯間打槍戰,捉迷藏,打乒乓球,然後到便利店買一杯超大可樂。最簡單的玩意,大家分享過最快樂的時間。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