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文

代幣的價值(一)

我們的創業團隊正在做 LikeCoin 這件事,引發了我這幾個月來的一些有趣的思考,發現自己對於日常生活的世界正在運作的原理所知實在太少了。在跑這個項目時,經常會有人問:「自己發行的代幣,為什麼會有價值?」我以此問題請教 LikeCoin 計劃的大腦高重建,他便丟了一堆文章給我看。其中有一篇提到「貨幣量化理論」。於是我的思考便以此為起始點。

Read More
山野

誰焚燒了南生圍?

(封面:《Picnic》,2018 ,Milo,原圖刋於作者臉書專頁,蒙作者允許刋出。地點正是被焚後的南生圍。) 南生圍被焚,相信有不少人像我的心情一般,難過、悲憤、詛咒縱火者;還有極大的無奈。無奈,是因為打從有人提起要發展南生圍開始,我便知道這個地方無法倖免於難。自那天起,樹本無故被砍伐,塘水突然被乾涸,到今天的大片草地離奇自燃;有人大呼要揪出真兇,我卻想就算真的把肇事者遞住了,南生圍的前途仍是灰暗的,我看事情還得繼續惡化下去。

Read More
生活

走在臺北的街上

最近因公事常要到臺灣,最主要任務是為產品在當地尋找發展的機會。我記得朋友曾經說過若要在一個地方抓住地氣,便不能太「錫身」蜻蜒點水式地隔岸而觀,要親身在生活層面接觸目標的產業和社群。可是由於資源所限,也因為捨不得家中的幾個女人,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法在那邊放足夠多的時間。互聯網產品應該可以咧,唯有這樣催眠自己。

Read More
社會時事

求仁得仁

昨天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仕。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在其臉書上發佈她與主要政府官員,在政務司司長的豪華官邸裡舉行「集思會」,藍天白雲下輕鬆愉快地共晉午膳,大飽口福。兩件事件之間那充滿戲劇感的落差,自不用我多說;卻令我回憶起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一件小事。 那時運動走到了中後段,政府一直冷待佔領者的訴求,黃之鋒宣佈無限期絕食以爭取對話。我跑到佔領區去察看及支持,剛遇上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穿一身高貴套裝前去「探望」-結果她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我站在帳外看見帳幕中的同學有氣無力的樣子,也感到相當無力。這種規模的社會運動爆發了,政府也可以無動於衷如斯;學生絕食,我又怎會期望鐵板一塊的政府會因此軟化?逛了一會,跟同學們說了聲「加油」,然後天晚了,便回家了。踏進家門,晚餐是火煱。當時天漸冷,熱騰騰火煱和滿枱的食物,家人的笑臉,令整個房子都很溫暖。我坐下提起雙筷吃了幾口,想起剛才同學蒼白的臉,突然哭了起來,把我的家人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心裡難過,也覺得事情荒謬得很。幾小時前看著那些人在為他們所愛的香港自殘身體,幾小時後我便在家中大魚大肉。 事件最後當然也是不了了之,政府繼續無動於衷,黃之鋒放棄絕食,我繼續平日的生活⋯⋯就像今天一樣,週一繼續上班。然後⋯⋯繼續然後。香港的社會,繼續崩壞。 我很想知道林鄭昨天跟一眾高官貴人吃喝的時候,怎樣面對自己的良心。 不同的媒體昨天都刊登了石永泰的專訪。他對民眾批評法院的指責,其實很有道理;只是他沒有交待清楚他對政府主動以司法手段向反對者「依法」窮追猛打的行為有什麼看法-其實他的立場也算是清淅的,但在洶湧的民情下較難被人理性地消化罷了。而且我確信他完全知道中共及香港政府意圖把法院抬上政治戰場的詭計,這從他過往的論述中已經清楚表達了。 在這專訪中,我感受最深的內容卻是:社運人仕實行公民抗命而被囚,現在正是「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被囚的眾人所求的「仁」,就是要叫我在吃喝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民主而飢餓;當我走路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自由而被囚。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想起他們還在堅持,令我再沒有後退的理由。

Read More
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小別勝新生

這次 Miu Miu 進醫院,我偷偷地哭過兩次,當然不是嚎啕大哭那種。 第一次,當 Miu Miu 被推進小房間抽血,抽腰椎水,抽尿尿時,聽到她呼求似的哀哭聲,我忍不住掉了眼淚;不過由於老婆已經在哭了,我只好立刻轉過頭來一把抹掉那幾滴水。 第二次,老婆帶了Gigi 來醫院探我,我要跟她離別時,看見她捨不得我的樣子,我心中竟然又一酸掉下眼淚來。自從 Gigi 懂事以來,我除了因公出差以外,我沒試過大家同樣身在一區,卻沒法回家陪她一起的... 在醫院裡,我卻獲得了 Miu Miu 出生以來所沒有的,跟她獨處的機會。由於老婆在坐月兼有病在身,通宵留在醫院的重任理所當然地落在我的肩上。自從 Miu Miu 出生後,她基本上都是由外母及老婆照顧,她們專業兼手腳快,我很少插手幫倒忙,只負責跟她玩耍而已。現在換片餵奶沖涼哄睡我一手包辦,近距離長時間定睛看清楚 Miu Miu,原來她跟老婆還真的蠻像... 我相信在醫院外,老婆跟 Gigi 也同樣獲得了難得寧靜的機會。小別,有時更能讓人體會到能在一起的珍貴,更易讓人察覺自己有多幸福。樂觀地想,雖然 Miu Miu 要在醫院受此皮肉之苦,但我們整個家庭都經歷了一次寶貴的經驗。相信我們會更珍惜大家一起吃 Miu Miu 的滿月飯的時刻。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