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小別勝新生

這次 Miu Miu 進醫院,我偷偷地哭過兩次,當然不是嚎啕大哭那種。 第一次,當 Miu Miu 被推進小房間抽血,抽腰椎水,抽尿尿時,聽到她呼求似的哀哭聲,我忍不住掉了眼淚;不過由於老婆已經在哭了,我只好立刻轉過頭來一把抹掉那幾滴水。 第二次,老婆帶了Gigi 來醫院探我,我要跟她離別時,看見她捨不得我的樣子,我心中竟然又一酸掉下眼淚來。自從 Gigi 懂事以來,我除了因公出差以外,我沒試過大家同樣身在一區,卻沒法回家陪她一起的... 在醫院裡,我卻獲得了 Miu Miu 出生以來所沒有的,跟她獨處的機會。由於老婆在坐月兼有病在身,通宵留在醫院的重任理所當然地落在我的肩上。自從 Miu Miu 出生後,她基本上都是由外母及老婆照顧,她們專業兼手腳快,我很少插手幫倒忙,只負責跟她玩耍而已。現在換片餵奶沖涼哄睡我一手包辦,近距離長時間定睛看清楚 Miu Miu,原來她跟老婆還真的蠻像... 我相信在醫院外,老婆跟 Gigi 也同樣獲得了難得寧靜的機會。小別,有時更能讓人體會到能在一起的珍貴,更易讓人察覺自己有多幸福。樂觀地想,雖然 Miu Miu 要在醫院受此皮肉之苦,但我們整個家庭都經歷了一次寶貴的經驗。相信我們會更珍惜大家一起吃 Miu Miu 的滿月飯的時刻。

Read More
生活

快樂的定義

最近有一個兒時的玩伴結婚了,幾個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出來飯聚。大家各自發展了不同的事業和興趣,追尋更大的快樂和滿足。不過我相信在聯繫大家的記憶裡,有最簡單的快樂存在,就是一起騎單車,踢足球,玩遊戲機,在屋邨的梯間打槍戰,捉迷藏,打乒乓球,然後到便利店買一杯超大可樂。最簡單的玩意,大家分享過最快樂的時間。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