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我們真的想有自由嗎? 亂世讀書會第三次活動筆記

活動的名稱正式改為「亂世讀書會」。香港正值風雨飄搖之秋,對外若暫時沒什麼可做,便讀書充實自己,運動鍛練身心。期望讀完《Justice》這本書以後,我們會繼續讀下一本。另一個舉辦讀書會的目的,是想透過線上連結個體的形式,強化公民社會。疫情下人身自由無奈受限,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應因此減弱,可嘗試利用線上工具保持有溫度的交流。昨晚第三次活動討論的是「自由至上主義」(Libertarianism) 。先說結論:大部份組員其實並不那麼擁抱完全的個體自由,只有少部份組員贊同自由之上主義。然而有趣的是當討論到香港政府政策時,卻作出跟自由至上主義者相似的選擇,原因並非完全認同個人自由之上,卻是出於對現時政府的極端不信任,寧願選擇無政府狀態也不希望被專制統治。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邊緣化

前陣子高鐵「一地兩檢」的事件還在沸沸揚揚,然後學生被律政司「趕盡殺絕」判監(註:此處「殺」字只是抵死啜核的廣東話用語),接著兩個颱風襲港澳,再出現「誰比誰更涼薄」的爭論,校園港獨橫幅,及身兼立法會議員和威爾斯執葉律師的「炎王子孫」何大狀連同鄉氏土豪的「殺無赦」言論等等一連串事件,緊湊的劇情一個月內在香港的社會舞台不斷上演。我每件事都想記下感受,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鍵盤敲得太慢唯有作罷,只能擇其中兩三事記之。 政府用公帑賣有關高鐵的政策廣告,標榜能拉近中港兩地距離,令香港不會「被邊緣化」,總意就是要不理反對的理據硬上馬。先不論以千億投資於只能減少十幾分鐘的旅程是否符合政府日夕掛口邊的經濟利益,「被邊緣化」的憂慮卻也是狗屁不通的。若體制保持封建的話,產物只會被時代巨輪愈拋愈遠。跟中國內地交通的時間多省十分鐘,並無法改變被全世界邊緣化的命運。 比起物理世界上的被邊緣化,人民思想上的被邊緣化卻更令人憂慮。就在天鴿襲澳期間,澳門海關拒絕部分香港記者入境採訪,對外釋出的訊息就是自我審查並企圖把報導控制在一個角度。澳門政府成功地「回歸」,其政策和價值觀緊緊跟隨內地政府的指導,雙方距離雖然愈來愈近,人民的思想卻正被一步步關在牢籠之中。 現今人類交流和知識的互通,用電腦經互聯網按一個鍵便能光速完成。偏偏中國大陸對互聯網的封鎖愈來愈嚴厲,近年內地人民翻牆愈來愈困難,只能在百度QQ微信中接觸被政府「和諧」過的知識。政府為了要加強監控,要求網上論壇和通訊軟件實施實名登記制,無時無刻監控著人民的私人對話,「敏感詞」一出立即被刪帖。除了互聯網世界以外,中共政府還要管控各種宗教思想,強行拆除全國教堂的十字架來顯示宗教必須「姓黨」的方針。最近連上海的老牌書店,也傳聞因為經常舉辦自由主題的研討會而被簕令關門。中共愚民鎖國的政策令人民無法從不同的角度了解整個世界,完全是反人類文明發展之道而行。 按這種中港思想融合的步伐,香港會離開「除中國外的世界」愈來愈遠。香港人在這種文化的影響下產出像「戰狼」何大狀這種低水平的小丑,竟仍有所謂飽學之士拍掌叫好,就是香港人正在被正常的人類文明漸漸「邊緣化」的證據。 若香港真的怕被邊緣化,政府應該保持作為全中國人民思想上對外的窗口,而非向中共的價值觀靠攏而進一步固步自封。我建議政府不如把投在高鐵項目的投資用在保障全港市民不論貧富都能高速上網的基建上,令市民不會被任何「境外勢力」干預個人的思想自由。現在我每次到圖書館或公共設施附近,還是要第一時間把 WIFI 關掉,因為政府提供的 WIFI 太不穩定。幾年前(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改善)在科學園工作時,分派給租戶的網線,比56K數據機還要慢。協助貧困學童上網的計劃,總是杯水車薪。與其花千億翻山倒海搭橋起高鐵來省十幾分鐘拉近與大陸地域上的距離,不如讓香港人更有效率地以光速接觸全世界。這樣香港的性格和優勢才能被保全,且得到發揮。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共享單車

個人十分喜歡單車出遊,因此雖然住在捷運站旁,我仍開通了一個obike 的共享單車帳號。obike 跟 youbike 的分別是它的單車沒有固定的停泊點,都隨街放;但是數量比 youbike 少得多。台灣朋友們似乎不太喜歡 obike 隨處亂放的特點,言語上都偏向支持 youbike 多一點;聽說在新北市範圍 obike 的出現更是犯法的!可是因為不明原因我的信用卡在 youbike 帳號註冊的過程中無法成功授權,只好棄 youbike 而擇 obike。 作為旅客,使用 obike 的服務體驗蠻不錯的,用App 取車還車十分方便,價錢也很便宜。過程中也有碰到一輛甩了鏈子的壞車,但整體車子的質量還可以⋯不,嚴格來說還有遇到另一輛壞車,但它壞掉的卻是上鎖的機件。基本上使用這輛車,系統不懂收費。後來我乾脆把這輛單車停泊在所住的旅館附近,成為了我的私人代步工具。 若要我說台北的 obike/youbike 跟正在香港發展的 gobee.bike 的最大分別… 似乎就是在香港的市區中根本無法以單車代步吧,路面狹窄,也沒建立好互相包容的氣氛。責難 gobee.bike 的人應該也要以同一尺度檢討城市規劃和社會文化的問題才是啊。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求仁得仁

昨天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仕。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在其臉書上發佈她與主要政府官員,在政務司司長的豪華官邸裡舉行「集思會」,藍天白雲下輕鬆愉快地共晉午膳,大飽口福。兩件事件之間那充滿戲劇感的落差,自不用我多說;卻令我回憶起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一件小事。 那時運動走到了中後段,政府一直冷待佔領者的訴求,黃之鋒宣佈無限期絕食以爭取對話。我跑到佔領區去察看及支持,剛遇上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穿一身高貴套裝前去「探望」-結果她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我站在帳外看見帳幕中的同學有氣無力的樣子,也感到相當無力。這種規模的社會運動爆發了,政府也可以無動於衷如斯;學生絕食,我又怎會期望鐵板一塊的政府會因此軟化?逛了一會,跟同學們說了聲「加油」,然後天晚了,便回家了。踏進家門,晚餐是火煱。當時天漸冷,熱騰騰火煱和滿枱的食物,家人的笑臉,令整個房子都很溫暖。我坐下提起雙筷吃了幾口,想起剛才同學蒼白的臉,突然哭了起來,把我的家人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心裡難過,也覺得事情荒謬得很。幾小時前看著那些人在為他們所愛的香港自殘身體,幾小時後我便在家中大魚大肉。 事件最後當然也是不了了之,政府繼續無動於衷,黃之鋒放棄絕食,我繼續平日的生活⋯⋯就像今天一樣,週一繼續上班。然後⋯⋯繼續然後。香港的社會,繼續崩壞。 我很想知道林鄭昨天跟一眾高官貴人吃喝的時候,怎樣面對自己的良心。 不同的媒體昨天都刊登了石永泰的專訪。他對民眾批評法院的指責,其實很有道理;只是他沒有交待清楚他對政府主動以司法手段向反對者「依法」窮追猛打的行為有什麼看法-其實他的立場也算是清淅的,但在洶湧的民情下較難被人理性地消化罷了。而且我確信他完全知道中共及香港政府意圖把法院抬上政治戰場的詭計,這從他過往的論述中已經清楚表達了。 在這專訪中,我感受最深的內容卻是:社運人仕實行公民抗命而被囚,現在正是「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被囚的眾人所求的「仁」,就是要叫我在吃喝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民主而飢餓;當我走路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自由而被囚。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想起他們還在堅持,令我再沒有後退的理由。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創作有價

書展期間聽出版/作者朋友分享出書經驗,有感而發。 賣出一本100元的書,究竟作者能有多少收入?下圖是來自出版社創造館的臉書專頁,作者大約能分到的版稅大約是 $8-$12。在香港能賣出 1000本以上的書已經可叫作「暢銷書」了,所以假設一個暢銷書的作者賣出1000本$100的書後,實際收入大約是 $8000-$12000。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小別勝新生

這次 Miu Miu 進醫院,我偷偷地哭過兩次,當然不是嚎啕大哭那種。 第一次,當 Miu Miu 被推進小房間抽血,抽腰椎水,抽尿尿時,聽到她呼求似的哀哭聲,我忍不住掉了眼淚;不過由於老婆已經在哭了,我只好立刻轉過頭來一把抹掉那幾滴水。 第二次,老婆帶了Gigi 來醫院探我,我要跟她離別時,看見她捨不得我的樣子,我心中竟然又一酸掉下眼淚來。自從 Gigi 懂事以來,我除了因公出差以外,我沒試過大家同樣身在一區,卻沒法回家陪她一起的... 在醫院裡,我卻獲得了 Miu Miu 出生以來所沒有的,跟她獨處的機會。由於老婆在坐月兼有病在身,通宵留在醫院的重任理所當然地落在我的肩上。自從 Miu Miu 出生後,她基本上都是由外母及老婆照顧,她們專業兼手腳快,我很少插手幫倒忙,只負責跟她玩耍而已。現在換片餵奶沖涼哄睡我一手包辦,近距離長時間定睛看清楚 Miu Miu,原來她跟老婆還真的蠻像... 我相信在醫院外,老婆跟 Gigi 也同樣獲得了難得寧靜的機會。小別,有時更能讓人體會到能在一起的珍貴,更易讓人察覺自己有多幸福。樂觀地想,雖然 Miu Miu 要在醫院受此皮肉之苦,但我們整個家庭都經歷了一次寶貴的經驗。相信我們會更珍惜大家一起吃 Miu Miu 的滿月飯的時刻。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我的事業和”content”

記得小時候爺爺在一個長輩雲集的場合裡問我一個問題:「家齊,長大後想幹什麼?」我當時的第一個回答令在場所有人都嘩然:「我要當賣報紙的!」後來我觀察到長輩們對我答案的反應,第二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我的答案便稍加調整了:「我要當的士司機!每天駕著車到處跑又可以賺錢!」 大人們還是很不滿意。 第三次我的答案:「我要當總統。」 ********************************************* 我少年時的生活目標很受親人朋友的影響,別人說讀書好,我便拼命讀好書;說踢波有型,便苦練球技。我覺得少年人受人影響,很正常;只是我開紿尋找「自己」的時間,真的不算早。我大學選科時,正值科網開始冒起,我便順理成章地選了 IT 這個行業。由於很多不同的原因,令我畢業後覺得錢真的很重要。於是我當時工作的唯一目標,就是錢-也只懂錢。 我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對事業的詮釋,有幾個重大的轉折點。長輩們的期望給了我第一個「事業」的概念;我少年時代家中及感情上所發生的不快事,令我對「事業」的要求扭曲到只求財的地步;可是我隱隱覺得,我並不滿足於這種「事業」。 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中,有一個怪同事,他是我大學時的學兄,我發現他對於自己的工作有一份有趣的執著。當時全世界都在考 MCSE,他卻教我裝 Linux 寫 PERL 玩 sendmail,一副反抗強權起革命的態度。雖然我當時不太清楚箇中價值何在,但覺得確實是「型」。2001年,他要「搵d野攪」,我不肯跟他去癲,因為當時 IT界要找更高薪的工作多的是;只是一次跟他的聚會中(好像是在沙田的IKEA,兩個男人去逛宜家,哈),他給了我第三個對事業的定義。他當時說,「事業可以成為一個人的 Content」(原味節錄)。 自此我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反思,自己究竟要怎麼樣的一個事業。往後的五年,我都在從事語音系統的工作,這工作令我儲夠了錢結婚,但我覺得自己很難在這工作中建立自己的「Content」。2005 年,我所屬的教會推行「標杆人生」運動,再給了我一個新的角度。若我相信上帝給我們每個人一個獨特的處境,我便該運用自己的獨特之處,想辦法在崗位上盡量發揮影響力,令身邊的人甚至整個社會向善的方向發展。 我知道自己並非一塊專注技術細節的材料。我不太懂生意,但我有創新的天賦,和勇往直前的傻勁。於是我大膽地放棄了原有事業的晉升發展機會,嘗試利用我這幾年在這行業所累積的經驗和人脈,發展一門既能養活自己,又有多點 「Content」的事業。科技若不能普及地被應用,只會令到貧者愈貧。怎樣能令到普羅大眾尤其是草根階層也可享有科技發展成果的好處,暫時成為了我事業的短期目標-當然,自己能繼續靠這事業混口飯吃,是更短期的目標。 最近又有機會跟那個怪朋友吃飯,看來他已經撈出一點成績了,還學人寫起書來。書名《Game以載道》,哈,這我也有想過,但我做的 Facebook 益智遊戲遇到一點挫折後便半途而廢了。我敢說我部份的事業觀很受他的影響,只是無論行動力,洞察力,傻勁,以及瘋狂程度,他都比我高很多班,要跟上這種步伐相信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看到書中其中一篇文章名為「理想可以當飯吃」,想起原來自己已經在社會上打滾了十年,也想寫篇東西為自己整理一下,十年來究竟自己在做什麼。 文中引用了新亞學規第五條,我也在此記下來,作為自己未來發展的一個參考: 「職業僅為個人,事業則為大眾。立志成功事業,不怕沒有職業,專心謀求職業,不一定能成事業。」 註:「理想可以當飯吃」文章引自 http://ckxpress.com/career-fried-rice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