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Uncategorized

  • 再見我的少爺時代

    再見我的少爺時代

    我終於明白自己雖然跌撞了半生卻仍保有少爺的傲氣和自信的原因。我在思想和行動上自由,是因為深信無論我如何任性妄為,也會有人把我當作心頭肉般疼惜,關係不會因我的倔強、貧窮、傲慢而受影響。

  • 七一前後 – 迦勒團團訊

    七一前後 – 迦勒團團訊

    1997年7月1日對香港而言,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想知道我們團契裏弟兄姊妹對此特別的日子,有什麼體會及感受?便請看看今期團刊的專題投稿。——「七一前後」了。

  • 邊緣化

    前陣子高鐵「一地兩檢」的事件還在沸沸揚揚,然後學生被律政司「趕盡殺絕」判監(註:此處「殺」字只是抵死啜核的廣東話用語),接著兩個颱風襲港澳,再出現「誰比誰更涼薄」的爭論,校園港獨橫幅,及身兼立法會議員和威爾斯執葉律師的「炎王子孫」何大狀連同鄉氏土豪的「殺無赦」言論等等一連串事件,緊湊的劇情一個月內在香港的社會舞台不斷上演。我每件事都想記下感受,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鍵盤敲得太慢唯有作罷,只能擇其中兩三事記之。 政府用公帑賣有關高鐵的政策廣告,標榜能拉近中港兩地距離,令香港不會「被邊緣化」,總意就是要不理反對的理據硬上馬。先不論以千億投資於只能減少十幾分鐘的旅程是否符合政府日夕掛口邊的經濟利益,「被邊緣化」的憂慮卻也是狗屁不通的。若體制保持封建的話,產物只會被時代巨輪愈拋愈遠。跟中國內地交通的時間多省十分鐘,並無法改變被全世界邊緣化的命運。 比起物理世界上的被邊緣化,人民思想上的被邊緣化卻更令人憂慮。就在天鴿襲澳期間,澳門海關拒絕部分香港記者入境採訪,對外釋出的訊息就是自我審查並企圖把報導控制在一個角度。澳門政府成功地「回歸」,其政策和價值觀緊緊跟隨內地政府的指導,雙方距離雖然愈來愈近,人民的思想卻正被一步步關在牢籠之中。 現今人類交流和知識的互通,用電腦經互聯網按一個鍵便能光速完成。偏偏中國大陸對互聯網的封鎖愈來愈嚴厲,近年內地人民翻牆愈來愈困難,只能在百度QQ微信中接觸被政府「和諧」過的知識。政府為了要加強監控,要求網上論壇和通訊軟件實施實名登記制,無時無刻監控著人民的私人對話,「敏感詞」一出立即被刪帖。除了互聯網世界以外,中共政府還要管控各種宗教思想,強行拆除全國教堂的十字架來顯示宗教必須「姓黨」的方針。最近連上海的老牌書店,也傳聞因為經常舉辦自由主題的研討會而被簕令關門。中共愚民鎖國的政策令人民無法從不同的角度了解整個世界,完全是反人類文明發展之道而行。 按這種中港思想融合的步伐,香港會離開「除中國外的世界」愈來愈遠。香港人在這種文化的影響下產出像「戰狼」何大狀這種低水平的小丑,竟仍有所謂飽學之士拍掌叫好,就是香港人正在被正常的人類文明漸漸「邊緣化」的證據。 若香港真的怕被邊緣化,政府應該保持作為全中國人民思想上對外的窗口,而非向中共的價值觀靠攏而進一步固步自封。我建議政府不如把投在高鐵項目的投資用在保障全港市民不論貧富都能高速上網的基建上,令市民不會被任何「境外勢力」干預個人的思想自由。現在我每次到圖書館或公共設施附近,還是要第一時間把 WIFI 關掉,因為政府提供的 WIFI 太不穩定。幾年前(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改善)在科學園工作時,分派給租戶的網線,比56K數據機還要慢。協助貧困學童上網的計劃,總是杯水車薪。與其花千億翻山倒海搭橋起高鐵來省十幾分鐘拉近與大陸地域上的距離,不如讓香港人更有效率地以光速接觸全世界。這樣香港的性格和優勢才能被保全,且得到發揮。

  • 共享單車

    個人十分喜歡單車出遊,因此雖然住在捷運站旁,我仍開通了一個obike 的共享單車帳號。obike 跟 youbike 的分別是它的單車沒有固定的停泊點,都隨街放;但是數量比 youbike 少得多。台灣朋友們似乎不太喜歡 obike 隨處亂放的特點,言語上都偏向支持 youbike 多一點;聽說在新北市範圍 obike 的出現更是犯法的!可是因為不明原因我的信用卡在 youbike 帳號註冊的過程中無法成功授權,只好棄 youbike 而擇 obike。 作為旅客,使用 obike 的服務體驗蠻不錯的,用App 取車還車十分方便,價錢也很便宜。過程中也有碰到一輛甩了鏈子的壞車,但整體車子的質量還可以⋯不,嚴格來說還有遇到另一輛壞車,但它壞掉的卻是上鎖的機件。基本上使用這輛車,系統不懂收費。後來我乾脆把這輛單車停泊在所住的旅館附近,成為了我的私人代步工具。 若要我說台北的 obike/youbike 跟正在香港發展的 gobee.bike 的最大分別… 似乎就是在香港的市區中根本無法以單車代步吧,路面狹窄,也沒建立好互相包容的氣氛。責難 gobee.bike 的人應該也要以同一尺度檢討城市規劃和社會文化的問題才是啊。

  • 求仁得仁

    昨天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仕。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在其臉書上發佈她與主要政府官員,在政務司司長的豪華官邸裡舉行「集思會」,藍天白雲下輕鬆愉快地共晉午膳,大飽口福。兩件事件之間那充滿戲劇感的落差,自不用我多說;卻令我回憶起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一件小事。 那時運動走到了中後段,政府一直冷待佔領者的訴求,黃之鋒宣佈無限期絕食以爭取對話。我跑到佔領區去察看及支持,剛遇上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穿一身高貴套裝前去「探望」-結果她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我站在帳外看見帳幕中的同學有氣無力的樣子,也感到相當無力。這種規模的社會運動爆發了,政府也可以無動於衷如斯;學生絕食,我又怎會期望鐵板一塊的政府會因此軟化?逛了一會,跟同學們說了聲「加油」,然後天晚了,便回家了。踏進家門,晚餐是火煱。當時天漸冷,熱騰騰火煱和滿枱的食物,家人的笑臉,令整個房子都很溫暖。我坐下提起雙筷吃了幾口,想起剛才同學蒼白的臉,突然哭了起來,把我的家人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心裡難過,也覺得事情荒謬得很。幾小時前看著那些人在為他們所愛的香港自殘身體,幾小時後我便在家中大魚大肉。 事件最後當然也是不了了之,政府繼續無動於衷,黃之鋒放棄絕食,我繼續平日的生活⋯⋯就像今天一樣,週一繼續上班。然後⋯⋯繼續然後。香港的社會,繼續崩壞。 我很想知道林鄭昨天跟一眾高官貴人吃喝的時候,怎樣面對自己的良心。 不同的媒體昨天都刊登了石永泰的專訪。他對民眾批評法院的指責,其實很有道理;只是他沒有交待清楚他對政府主動以司法手段向反對者「依法」窮追猛打的行為有什麼看法-其實他的立場也算是清淅的,但在洶湧的民情下較難被人理性地消化罷了。而且我確信他完全知道中共及香港政府意圖把法院抬上政治戰場的詭計,這從他過往的論述中已經清楚表達了。 在這專訪中,我感受最深的內容卻是:社運人仕實行公民抗命而被囚,現在正是「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被囚的眾人所求的「仁」,就是要叫我在吃喝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民主而飢餓;當我走路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自由而被囚。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想起他們還在堅持,令我再沒有後退的理由。

  • 創作有價

    書展期間聽出版/作者朋友分享出書經驗,有感而發。 賣出一本100元的書,究竟作者能有多少收入?下圖是來自出版社創造館的臉書專頁,作者大約能分到的版稅大約是 $8-$12。在香港能賣出 1000本以上的書已經可叫作「暢銷書」了,所以假設一個暢銷書的作者賣出1000本$100的書後,實際收入大約是 $8000-$12000。

  • 好人好事

    人愈大,對自己是一個「好人」的信心,便愈薄弱。因為基於愈來愈多的原因,我不能/不想/不會再擇善而固執,有時會做出一些,隱隱不是「好事」的行為。當我認真回想一下自己人生中所做過的「好事」時,好像也不能想起太多件。其中有兩件每次想起來,都會令我多一點相信自己本性是善良的。 第一件是發生在我還是小學生時。有一次我在我家樓下一間超市中買東西,快要離開時,我看見遠處有一個老伯,他扶著拐杖顫危危地走路,每一步都好像很艱辛,走得比蝸牛還要慢。突然間一件觸目驚心的事情發生了:他繫著褲子的那條帶子不知道為何鬆開了,褲子掉到地上去... 而他竟然沒有穿內褲!!! 當時超市內人來人往,大家都被這情景驚呆了;女仕們轉過臉來,男士們指指點點,孩子們掩咀偷笑...這個老伯,因為身體機能太差的原因吧,沒有彎下腰來把褲子穿上,還是繼續掙扎著往前走,好像要盡快離開現場似的...只是我想,超市離開他的家應該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那時的我也呆了好一陣子,然後我做了一件「好事」:走過去,偏過臉,幫他穿上褲子,繫緊腰帶。我隱約見到他向我點了點頭,我沒有太為意,因為我不習慣被途人看著我,我急步閃進人群中離開了。 第二件事,發生在我初中那年。當時的我很喜歡到我一個住在富善的朋友家中玩,有一天剛從他家中離開,正在等待前往火車站的巴士。這個時候,有一隻小狗(應該是一隻「西施」),在馬路邊靠近行人路的地方走。牠不知道馬路如虎口,往右邊闖進了車道。一架車子駛來,二話不說把牠捲進了車底。我聽到「嗚」的一聲悲嗚,人群的一聲「噫」的驚呼,然後便只剩下汽車的聲音。那隻小狗,應該沒命了。 只是往後的時間,才是最難過的。我們一班在等巴士的人,還在巴士站排著隊,眼見那隻小狗的屍體在馬路上,被一輛又一輛的車子輾過;每次那輛輾過屍體的車子,車身都會微微向上彈一下,而且會有一聲輕微的機器碰撞的聲音...過了好一會,沒有人有人做任何的動作去改變這個環境... 我也發了好一會的呆。當時的我不知是那裡來的勇氣,做了另一件「好事」,就是跑到路旁一個垃圾桶邊檢了一個街市買菜用的「背心抽」膠袋當手套用,然後趁著馬路上的車子較少的時候,衝出馬路去,抓住小狗的一隻彊硬了的腿,彎著腰把屍體拉到垃圾桶的旁邊,免得看著牠不停地被車子輾過。 每逢我恨自己不夠「好」時,想起我曾做過這兩件好事,我仿佛又覺得,自己其實也不是那麼討厭。我應該可以,變得比現在更加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