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走在臺北的街上

最近因公事常要到臺灣,最主要任務是為產品在當地尋找發展的機會。我記得朋友曾經說過若要在一個地方抓住地氣,便不能太「錫身」蜻蜒點水式地隔岸而觀,要親身在生活層面接觸目標的產業和社群。可是由於資源所限,也因為捨不得家中的幾個女人,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法在那邊放足夠多的時間。互聯網產品應該可以咧,唯有這樣催眠自己。

Read More
生活

追日

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我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那像是我事業上正在追尋的那片藍海,我只發現幾片薄薄的雲霞在高空如棉絮般飄著。我的心不禁又在盤算著。 明早的日出必定會很美。

Read More
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生活

快樂的定義

最近有一個兒時的玩伴結婚了,幾個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出來飯聚。大家各自發展了不同的事業和興趣,追尋更大的快樂和滿足。不過我相信在聯繫大家的記憶裡,有最簡單的快樂存在,就是一起騎單車,踢足球,玩遊戲機,在屋邨的梯間打槍戰,捉迷藏,打乒乓球,然後到便利店買一杯超大可樂。最簡單的玩意,大家分享過最快樂的時間。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