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捨不得離開北投的途中

自去年年底起因工作的關係經常留在台北,每次行程都排得滿滿的,希望能盡量有效率地運用好差旅的時間。我選擇住的旅館大部份是青年旅舍,曾在西門町、東門、中山、車站等區域都待過,大部份都令我感到滿意。我選擇住在青旅的原因一來是想省點錢(一般一晚宿費不會超過港幣150元),更是避免自己要在一間四面是牆沒有人氣的房間裏過夜;那怕房間中的都是陌生的客旅,待在一起總能彼此減低旅途的寂寞感。我一直換住宿的地區是想讓自己有機會去認識台北社區的各個方面,直至我住進了北投的途中國際青年旅舍,便再捨不得再換地區了。一來是因為途中青旅的小哥小妹職員實在太親切了,然而更多是因為北投這個社區,有種令人捨不得不慢下來的魅力。 北投這個地方的生活是豐檢由人的。喜歡豪氣的有高級的溫泉酒店;而我當然是去跟阿公阿嬤一起在千禧湯泡清晨第一湯,這種生活最適合我這種五時便醒來的早鳥。北投的菜市場不大,賣的都是各種在台北小巷大街能找到的食物,肉燥飯魚丸湯豆花粉圓糖水香腸,還有號稱三十年歷史的街邊蘿蔔煎餅小攤。我住在光明路那一段,街道的景觀都是老老舊舊的,走在路上有回到三十年前的油麻地的感覺。在這裏的連鎖咖啡店Louisa Coffee 也是改裝老屋建成的,據說是一所百年老宅,從前是賣玩具的;令我忍不住在店裏流連了好些時光。 在青旅中還有些有趣的小經歷。有天經歷了人生第一次有感的地震,震到左右搖晃的很是嚇人,但當時剛巧坐在青旅的馬桶上,又無法立即站起來,很是尷尬 XD。青旅有個舒適寛趟的地下室,面積要比我在香港的家大兩倍,平日基本沒什麼人在用。我時常獨佔了用作練習簡報和英語會話,可可對著鏡子練到自己滿意為止。 我抱着業務要在台灣「落地」的目標,這半年以來不斷在台北跑,但是很慚愧地連一句台語也沒有學會;只要我一開口說國語,香港人的身份在第一句便會露饀。前幾天跟創夢市集的一班朋友到了一家居酒屋喝酒,聽着他們話中的梗及十句夾雜着一兩句台語的對話,我只能聽懂七成;這樣融入的進度不能算是及格。若我不是有家室,實在應該試試在這裏「生活」個一年半載,才能對當地的文化有多一點感覺。而住在北投這個社區,正正令我感到自己正在這裏生活,而不只是在公幹或旅遊。 然後,我喜歡北投背後也多少因為自己的偏好和性格。雖然我在一些場合是很多話,但似乎還是較喜歡安靜和獨處。台北市區的節奏雖然已比香港慢了許多,但我心底裏還是希望能再慢一點,人再少一點。2017年起我開始在學習令自己放慢,那不是為了要躲懶,而是要為自己鋪奠出心靈的空間去接受新事物,用更智慧的方法去工作和生活,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過往幾乎把營運自己的公司看作為營運自己的家一樣,為了生存不自覺地團團亂轉,差點忘了我真正要成就的其實是自己的事業 -那份為自己為大眾,對得住過往所學和天地良心,對身邊親友以至社會有貢獻的事業。

Read More
生活

走在臺北的街上

最近因公事常要到臺灣,最主要任務是為產品在當地尋找發展的機會。我記得朋友曾經說過若要在一個地方抓住地氣,便不能太「錫身」蜻蜒點水式地隔岸而觀,要親身在生活層面接觸目標的產業和社群。可是由於資源所限,也因為捨不得家中的幾個女人,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法在那邊放足夠多的時間。互聯網產品應該可以咧,唯有這樣催眠自己。

Read More
生活

靖之與可澄

「靖」解撥亂反正,「澄」解由濁轉清。靖之和可澄的名字提醒我,我的人生還沒有「穩定」下來。而我希望籍著她們的出生,我能有新的能量整理自己的人生。事實上,跟靖之相處了三年多,跟可澄相處了廿多日,使我對人生有新的體會,對自己有新的認識,也對過去有新的詮釋。作為她們的父親,要跟太太一起養育她們,得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和建立自己。否則,我只會人云亦云地繼續活下去⋯⋯不,我要給太太,孩子,和自己,真正的好東西。 如果有一天我的人生真正的變得「靖」和「澄」,我得感謝一下孩子們和太太對我的指引,這也是我對這兩個小生命人生的期許。

Read More
生活

快樂的定義

最近有一個兒時的玩伴結婚了,幾個一起長大的朋友們出來飯聚。大家各自發展了不同的事業和興趣,追尋更大的快樂和滿足。不過我相信在聯繫大家的記憶裡,有最簡單的快樂存在,就是一起騎單車,踢足球,玩遊戲機,在屋邨的梯間打槍戰,捉迷藏,打乒乓球,然後到便利店買一杯超大可樂。最簡單的玩意,大家分享過最快樂的時間。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