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記受苦節

現在才寫這個似乎有點遲,但那天帶來的思考是持久的,任何時候都適用。已忘了上次回教會參加受苦節崇拜的情境。好像有出席過,但就是沒印象。老實說,對一個沉重的紀念活動毫無印象,比根本沒出席更令我難以接受。 但上個月的受苦節聚會,我有印象。那天突然有種感覺,在威權統治下能自由聚會的日子不會是永遠的。於是在聚會開始前一小時我毅然從回家的巴士線跳到另一條回教會的巴士線,也不顧手上奇怪地提著剛從上海街買回來的那個煲港式奶茶用的鋁煲。

Read More
生活

育波波豬二三事

兒子出生至今八個月的生活,是憂鬱的社會環境中大家的一點甜。寫下幾件迭事,以免淡忘,也提醒自己感恩。揹著兒子行山的經歷已另文記下,不贅。補充的是雖然姐姐們沒試過這樣被我揹著行山,卻可坐在我單車後座遊林村河,這孩子卻沒能體會了。

Read More
山野 生活

山路天行

揹著 BB 遠足的經驗十分愉快。 年初定下今年跑 600 公里以上的目標,第二個月我便更改計劃了,改為揹著天行在香港的山徑上盡量留下足跡,雖然體力和時間上恐怕不能負擔原初跑步的目標,卻沒有背離鍛練身體的初衷,感覺上還更加進取呢。

Read More
生活

南丫伯伯

在前往洪聖爺灣的路上,我被遠處傳來的那陣鋼線結他伴奏的悠揚歌聲所吸引。 「有人 busking 啊,快去聽聽!」我拖著太太急步循歌聲飄來之處走去。今天是我們 17 周年結婚紀念,一整天雖然遇到了不少好事,心情卻難免因義士受屈而低沉,聽說音樂是解鬱良藥,我正好需要。

Read More
生活

再回校園胡鬧去

我拿出兩封信,丟到校長的桌上。 「這是我給那兩位同學寫的推薦信。」我知道那人是校長,但他的臉目很模糊,我應該不認識他。作為已畢業多年的校友,我其實也不知為什麼又要再重返校園,也沒跟校長多話,徑步走出校長室,才發現自己忘了穿校服。

Read More
生活

為何和尚不吃蛋

昨天小女問了這個問題,我回答:「因為菜不是動物。」「菜不也有生命嗎?」「菜應該不會感到痛吧?」我想了想。「因此雞蛋也應該能吃吧?因為蛋應該也不會痛。」「但蛋將來會成為會痛的雞啊。」「牠那一刻還未會痛嘛。」我隱隱覺得有點牽強,但說不出哪裡不妥,趕緊轉到生物學領域。「未受精的蛋不會長成雞。」 女兒似懂多了一點,我們繼續午飯。

Read More
生活

人生不是計劃出來的,而是總結出來的

在活動主持人的邀請下,張潔平給在線的中港台朋友留下了這句話,堪當所有行動者的座右銘。 我沒參與當天的活動,但因為參加了 Matters 自由課眾籌才有幸獲得了是次活動的錄影檔。前天清早天還沒亮,我把這次講座的內容轉成聲音檔,存到 Google drive 設好 offline mode,掛上耳機出門,開始我那每早五公里跑的身體鍛練及一小時的精神鍛練。

Read More
生活

默默回望

半夜又醒來,這次腦中立時浮起的竟不是火光熊熊或煙霧彌漫的畫面,而是一首少年時在教會唱過,已幾十年沒再哼的老詩歌,耳邊彷彿響起那個熟悉的 A Minor。我決定外出走走,若能望見星星,或真的能獲得一晚安寧,尋找到一點共鳴。 但今夜卻覺得歌詞是膚淺的,感人的可能只是那小調的結他和弦。三十年前我所關注的:學業、戀愛、家庭,比去年那些少年所聚焦的顯得多麼幼稚。 沒有星。11月19日晚,誰說天愈黑星愈亮?都是雲,還有雨。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