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文

LikeCoin 新提案 – 為何增加貨幣供應?

由新加盟不久的 LikeCoin chain 驗證人老貓所提出的新動議,直接關乎所有 LikeCoin 持有人的利益,因為提案內容是把每年以「通脹」(inflation) 形式新發行的 LikeCoin 數量加倍,從原本的 1% 增加至 2%。議案於 10月14日提出,目前在提案階段,需在兩週內即 10月28日前獲得一百萬 LikeCoin 的押金才能啟動投票。此議案為 “Parameter Change Proposal”,若獲通過後將即時生效。所有持有 LikeCoin 的人都是持份者,可參與影響貨幣增發政策這重大決定,不像傳統國家般由金融管理部門獨裁決定。

Read More
科技人文

LikeCoin 提案 4 – 實現直接民主好嗎?

發現這提案在社群中沒有獲得很大關注。其實這議題挺重要的,目前的討論少得不尋常。 LikeCoin 驗證人 Nicholas 於香港時間  21 Sep 2020, 13:33:51 在 LikeCoin chain 上提出了一個議案,內容是容許個人 LikeCoin 持份者自行提案及投票。 Nicholas 也在 Matters 上發佈了這個提案的英文完整版本。什麼?原來現在個人不能提案的嗎?是的,目前只有驗證人有權提出議案,及對議案投票。其他 LikeCoin 持有人只能因應驗證人的取態,「委託」自己的 LikeCoin 給他們,讓他們代表投票。截至目前為止,四位驗證人(GLOXUDomain, Nicholas, Leafwind, Yasu) 對這提案投了贊成,他們的投票權投佔全體的 22.61%;一位驗證人投了反對 (北科大),佔全體投票權的 8.57%。

Read More
科技人文

博客文章的讀者轉化漏斗

大家對轉化漏斗這概念應該不會陌生。讀者的轉化漏斗可大概分為瀏覽、點擊、閱讀、追縱、付費支持幾個階段,每落一層代表讀者跟作者的關係進深一步。假設能做到每 1000 位讀者瀏覽後,有 10 位會點進文章閱讀,然後有 1 位會追縱作者更新,假以時日讀者群便能累積成長起來。

Read More
科技人文

如何在 Argent 自證身份,恢復錢包

-兼淺論自我主權身份 (Self Sovereign Identity) 使用密碼貨幣錢包其中一個最大的門檻,絕對是用戶要自行保管一串人類無法看懂又超級長的私鑰。擁有私鑰等於擁有錢包的唯一操作權,雖然這完全是自我主權的實現,但對很多普通用戶來說同時也很不便。更多人寧願犧牲主權和安全性,委託如銀行或政府等第三方協助管理資產的使用權。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個人與組織間的互信基礎較好,委託機構處理資產理所當然;但若身處一個極權社會,還是自己掌握好自己的所有為妙,但可有較為便捷的方法呢?

Read More
科技人文

你也試過嗎?瀏覽半小時卻沒閱讀一分鐘

下意識地拿起手機,慣性地打開 Facebook,然後滑呀滑呀,一轉眼便已半小時。忽然醒覺,怎麼好像一篇文章也沒認真讀完? 那是關乎 Facebook 的產品設計。動態消息的介面,顯示的內容,甚至整個社群生態,都不鼓勵用戶深度閱讀。Facebook 在乎的是用戶的轉化。

Read More
科技人文

資訊斷捨離 – 談注意力及內容價值

把接收資訊的渠道去蕪存菁,才能把專注力花在真正重要的內容上。 我珍惜每天能專注閱讀的那一點點時間,因此必須有效率地篩選內容。大家可能也有類似經驗:電子郵箱收件匣的第一頁經常爆滿,以致真正重要的訊息被淹沒了。為了避免這情況發生,每隔一段日子我便會把部份自己不怎麼關心的電子報退訂。Facebook 也一樣,每次拿起手機滑屏幕,不知不覺已耗掉不少時間卻甚少深度閱讀一篇文章,所以不時檢視自己的追縱列表,取消追縱不再關注的專頁。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在亞拉岡實現民主自治 – Aragon 實作分享

民主制度的價值從來不是最講求效率。常聽到有人會以某強國經濟發展的成果來反證民主國家也不怎麼樣云云,我總是嗤之以鼻。民主的最大價值在於「止蝕」機制。感謝香港政府近半年來倒行逆施的提醒,令人有深刻的體會。 然而要操作一個民主自治的組織,現實中的成本實在太高,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代議政制,為何人們寧願放棄自主權委託他人代理關乎切身利益的事。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香港夜空下的孤星淚

最近有團體發起了《孤星淚》十八區街頭巡迴演出,我二話不說參加了第一場。從前聽到歌詞中 barricade 一詞沒有什麼感覺,現在腦中卻立時浮起紮成三角形的鐵馬、雪糕筒和木卡板,背景從二百年前的法國街道換成了彌敦道。 《孤星淚》在現今的社會氣氛中令我特別有感,是因為它的歌曲和故事能從二元對立的憤怒漩渦中,以感性的繩索將人救起,且鼓勵人在茫茫黑夜中繼續相信人性的光輝能帶來希望和勇氣。雖然《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最為人熟悉,但感動我的卻不是磅礡的革命熱情,而是寬恕、接納、憐憫、犧牲等很易在社會運動中遺失的美德。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