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媒體要姓「公」

2016 年 2 月,習近平視察新華社、人民日報及中央電視台時,訓示曰:「媒體必須姓黨,聽黨的話跟黨走。」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做法,因為媒體有監察政府的「第四權」角色。對某些當權者來說,由得媒體自由發揮當然是如芒在背。

Read More
社會時事

元氣玉救地球

元氣玉是七龍珠漫畫中主角孫悟空的大招,往往是面對邪惡又異常強大的敵人,所有戰士都筋疲力竭之際,眼看敵人奸計即將得逞之時,用以反敗為勝的絕招。招式的原理很老土,就是靠匯聚全宇宙眾生主動貢獻的一點點精氣而形成威力巨大的能量球。作者鳥山明一再重複這老土橋段可能是要向讀者強調一個信息:拯救地球不能單靠幾個超級英雄,也需要在旁食花生的各位略盡綿力,舉舉手,拍拍掌。若連這點力氣也不肯花,地球便真的沒救了。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發了聲又奈何

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強推大白象工程以淘空香港的儲備,逼使我忍無可忍跑到街上參加遊行抗議。那個「明日大嶼」計劃如何荒謬,如何明目張膽地漠視民意,已有很多朋友寫過文章分析,在此不赘。 到了遊行的終點「公民廣場」,市民輪流發言,從不同的角度反對計劃,然後姚松炎和林芷筠出來以專業的角度向公眾解釋此計劃的荒謬。主持人問台下有沒有人想發言,我一度想舉手,但卻忍住了;原因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我想問的問題恐怕會影響了集會人仕的士氣。我的問題是:

Read More
社會時事

聲聲入耳

(負能量爆錶,慎入。) 風聲雨聲讀書聲 小時候讀中史有讀過明末的「東林黨爭」。教科書上只少量著墨時序,人物及對國家的影響等,課文我記得就只有一小段四百字左右。後來再讀了不同的書包括加入了虛構情節的的演義小說和電影等,才引起了我對這事件的興趣。 另有一原因讓我留意到東林黨爭。六四事件發生時我是一個初中生,當年老師們在學校早會中教了一副對聯: 風聲雨聲讀書聲 聲聲入耳 家事國事天下事 事事關心

Read More
社會時事

後政治下的城市規劃-讀書會筆記

因為覺得自己所知太淺,固立定決心參加了本土研究社所辦的讀書會,擴闊眼界。書的名字是 “Planning Against the Political: Democratic Deficits in European Territorial Governance“。 本書所描述的是以1989年以後直至近五年的歐洲為背景,列舉的案例如英國首相貝理雅的「第三條路」等,離我們的時代相當近,主旨探討近代城市規劃和政府管治背後的哲學思潮。我發現很多香港目前的情況原來歐洲國家也有走過或仍正處於相同的境地。我覺得自己還未真正消化書中的論述,因為有太多社會科學的概念沒弄懂;但我生怕讀完了後知識水過鴨背被遺忘,所以先隨筆寫下一些理解和感想。我十分期望能幸運地有學習相關知識的朋友能指教,糾正錯誤。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義勇軍進行曲與豐饒的號角

上個月跟幾位年輕的同學談天,提起他們在學校的情況。由於他們的學校是一所著名信仰文化很盛的學校,所以有不少信仰的「習俗」。同學雖也是信徒,但提起這些「習俗」時卻很是不滿;例如有一次,老師帶唱歌時要同學拍手,有同學卻沒有跟從,結果竟然被罰在小息時間在教員室外「練習拍手」。結果是同學們陽奉陰違,表面配合,背地痛恨,離學校要傳遞的價值愈來愈遠。 我感到嘩然,卻又感到悲哀。這跟立法要市民在播放國歌時做一些規定動作這件事,本質上何其相似! 學校在教學時傳揚其認為善的信仰價值,本無可厚非;但一旦將之立為必須遵從的規則,並以不對等的權力懲罰違規者時,便只會造成反效果。這種關乎個人價值認同的事,無法以強權加諸別人項上。要是硬來,無權之人表面雖看似服從,內心的怨忿卻會變本加厲,最終會在找到缺口時崩堤爆發。 足球場上的球迷噓中共國歌,原因很明白:因為這個政權得不到在場市民的尊重。政權不反省為何無法得到市民的尊重,卻動輒立法強制市民遵從「國歌法」,在國歌播放時規定其表面行為乎合某些規範,是在治最最表面的標的愚蠢做法。立法後縱使所有市民都在國歌奏響時肅立,又如何?市民內心卻在「舉晒中指」。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不忿的言辭,將會像 sound of silence 一曲中所描述的,轉而在隱蔽隧道的牆上出現。 我又不禁想起一個聖經故事: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功績一時無兩,為表現其自尊自榮,立了一個金像命令全國人民對其下拜,並「立法」將不遵從者扔進火窯燒死。當時三個猶太人卻堅持內心的信仰拒絕下拜,結果被扔進火窯。故事中他們得到上帝的保護大難不死,後世信徒總是傳頌其擇善固執的行為。現時在球場每次奏響國歌時市民均會聯想起中共的政權,市民被迫以此樂曲代表己方的陣營,究竟緣何市民無法接受?究竟憑什麼要市民心懷尊重?當權者只是想「依法」把不滿情緒下的表面行為壓下去,將來在立法後若真的出現了為堅持表達內心信仰而被治罪的人,應該也會像那三個猶太人一樣被後人稱頌吧。 想像一下:未來所有市民在國歌奏響時被迫肅立的情景,大概便跟在《飢餓遊戲》中受施惠國壓迫的人民,在廣場上聆聽著《豐饒的號角》時的心情沒兩樣吧。當權者難道是希望這樣的畫面出現在香港嗎?

Read More
社會時事

求仁得仁

昨天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仕。同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在其臉書上發佈她與主要政府官員,在政務司司長的豪華官邸裡舉行「集思會」,藍天白雲下輕鬆愉快地共晉午膳,大飽口福。兩件事件之間那充滿戲劇感的落差,自不用我多說;卻令我回憶起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一件小事。 那時運動走到了中後段,政府一直冷待佔領者的訴求,黃之鋒宣佈無限期絕食以爭取對話。我跑到佔領區去察看及支持,剛遇上了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穿一身高貴套裝前去「探望」-結果她當然是碰了一鼻子灰。我站在帳外看見帳幕中的同學有氣無力的樣子,也感到相當無力。這種規模的社會運動爆發了,政府也可以無動於衷如斯;學生絕食,我又怎會期望鐵板一塊的政府會因此軟化?逛了一會,跟同學們說了聲「加油」,然後天晚了,便回家了。踏進家門,晚餐是火煱。當時天漸冷,熱騰騰火煱和滿枱的食物,家人的笑臉,令整個房子都很溫暖。我坐下提起雙筷吃了幾口,想起剛才同學蒼白的臉,突然哭了起來,把我的家人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心裡難過,也覺得事情荒謬得很。幾小時前看著那些人在為他們所愛的香港自殘身體,幾小時後我便在家中大魚大肉。 事件最後當然也是不了了之,政府繼續無動於衷,黃之鋒放棄絕食,我繼續平日的生活⋯⋯就像今天一樣,週一繼續上班。然後⋯⋯繼續然後。香港的社會,繼續崩壞。 我很想知道林鄭昨天跟一眾高官貴人吃喝的時候,怎樣面對自己的良心。 不同的媒體昨天都刊登了石永泰的專訪。他對民眾批評法院的指責,其實很有道理;只是他沒有交待清楚他對政府主動以司法手段向反對者「依法」窮追猛打的行為有什麼看法-其實他的立場也算是清淅的,但在洶湧的民情下較難被人理性地消化罷了。而且我確信他完全知道中共及香港政府意圖把法院抬上政治戰場的詭計,這從他過往的論述中已經清楚表達了。 在這專訪中,我感受最深的內容卻是:社運人仕實行公民抗命而被囚,現在正是「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被囚的眾人所求的「仁」,就是要叫我在吃喝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民主而飢餓;當我走路的時候,想起他們正為自由而被囚。當我想放棄的時候,想起他們還在堅持,令我再沒有後退的理由。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