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原來宣小學生的論點,在 John S.M. 的《論自由》也有提及

今天偶爾讀到 John Staurt Mill 的 《On Liberty》,讀到效益主義者論證言論自由對社會的重要性,讀到以下一段: … the meaning of the doctrine itself will be in danger of being lost, or enfeebled, and deprived of its vital effect on the character and conduct: the dogma becoming a mere formal profession, inefficacious for good, but cumbering the ground, and preventing the growth of any real […]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盡跑

先交代一下我昨天參加香港國際鹿拉松兼為某支援香港社會運動的基金籌款結果。我花了 6 小時 8 分完成了 42.2 公里,從沙田跑到大美督水壩盡頭再跑回水廠街 1 號附近,實際花的時間卻要長得多,包括中途休息和吃早餐的時間。截至目前為止共收到善款港幣 2683.1 元及 4013 LikeCoin,我會待鹿拉松活動的 7 天賽期完結後再做一次結算, 想捐款的朋友仍可在此期間捐款。基於安全理由我不便直言該基金的名字,但親身經驗告訴我它真的在做正事。

Read More
社會時事

不是贖罪劵

有人說:捐錢到 612,買份報紙、光顧良心黃店、訂閱公民媒體,是買贖罪劵,讓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做咗嘢」便算。 我認同一半。 一次性的捐款無助運動持續,我們都知爭取公義和民主之路漫漫。若因一時的情緒激發,做一次反抗然後不了了之,那確實就像買一次贖罪劵,讓良心好過一點。 但是否在買贖罪劵,不是看當刻做了什麼,而是看往後會繼續堅持做什麼。

Read More
社會時事

也開香檳

美國制裁港共高官,香港人大開香檳,有何意義? 我肯定今天,被制裁的人會講類似的話:堅決反對、干預內政、反制措施、說三道四 ⋯⋯ (下刪一百組樣版詞)云云,那種機械式的官話大家還聽得少麼? 制裁對達官貴人實際的影響,也實在是有限,或就帶來一些生活不便,減低自由和影響力而已。這批人心繫祖国,或早已重注大灣區;而且香港還有不少民脂民膏待刮呢,近月繞過撥款直接輸送的利益上億元計,連戲也懶得做,直接自己人袋袋平安了。美帝制裁能令權貴們的生活質素下降一點點嗎?就算有損失也只是擦損表皮的程度而已。 可是香港市民在乎的才不是這些,而是一點點的尊嚴。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反差

十幾年前,我就算冒著黑色暴雨、推著嬰兒車也會堅持回教會聚會,反而很多同輩那時在黃金時期工作學業兩搏殺。現在大家都安安穩穩想回家,我卻已成游離份子了。 反思現在自己再無法安然處身於聚會中的原因,可能因為曾經驗過數次強烈的反差。 雖然我已淡出傳統教會聚會多年,但這是第一篇剖釋心路的文章。一路走過來是有個漫長過程的。 轉捩點在 2014 年,那便從那天的四年前說起吧。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