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備份香港,不能只用家中硬碟

有人不喜歡過去發生過的歷史,尤其有關政策和執法者做過的壞事,落空的承諾,及累積了百多年的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想將之抹去再重新建立有利管治的論述。已把香港故事印在腦中那幾代香港人他們不管了,卻準備對一張白紙般是小朋友洗腦,向教育領域磨刀霍霍。 其中一件最近發生,挑動香港人神經的事件,便是有人企圖把過往作惡的證據消滅,從互聯網下架有關香港真相的內容。以後再 Google 不到,日子久了便貌似沒發生過一樣,就像三十二年後內地民眾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坦克人」一般。

Read More
社會時事

我們都知他們做了什麼

前天在某場合聽到有教會的長輩提起北區好鄰舍教會的事件,以此作為教會不應牽涉社會運動的例子。為了不斷章取義,我小心地抄下筆記,上文下理闡述的是「教會應遠離社會運動」的論據,第一是以結果論,參與不但改變不了什麼,甚至令社會情況更差;第二是令教會聯繫上「暴亂」之名;第三是令群體內部分裂。提及好鄰北區教會時,原句節錄是「我唔知佢地做咗啲乜啦,總之而家就係俾人有個唔好嘅印象,覺得佢地同暴動有乜嘢關係。」

Read More
社會時事

《一白故事》 – 讓大家看見彼此

在那約 200 呎斗室的牆上,掛著上百個有血有肉的故事。故事都是匿名書寫,每位主角我都不認識,卻又似曾相識,因總能找到共鳴的位置。 這個由社區文化關注 x 創傷同學會 From Trauma to Transformation 主辦的「一白故事展覽」,收錄的是一個個香港人這一年來的各種經歷。不像一般專訪文章般文筆優雅,每個故事雖然很短,卻都帶著體溫。我隨手於牆上摘下一本翻看,便被一句話吸引住: 如果我的受傷能令他們醒覺,我很願意。 這位朋友口中的「他們」,是她的藍絲父母。這種心情,有多少人曾經歷呢?展覽的房間是白色的,我彷彿踏進了「精神時間房」,逐個故事翻閱,醒來已是兩小時。

Read More
社會時事

珍重,這是我暴大精神!

藍天實在太吸引,灰暗的心情沒法抗拒被治療的慾望。我以參觀照片展覽為由丟下手頭工作,在中大圍城一週年這天重返舊地,探探老友舒一舒氣。可惜的是 NA Canteen 不做下午茶時段,早已打烊了,沒能一嚐傳說中的「名物」紅豆冰 – 我怎麼對這名物毫無印象,難道是最近廿幾年才創出來的麼?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