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觀音山爆林記

贖罪文:我一週內老點了兩對德國遊客。奉勸各位千萬不要企圖走觀音山的山徑往飛鵝山。 為何老外都想到自殺崖 昨天我在黃泥頭碰到一對帥哥美女德國人。我問他們想去哪;他們說要去「自殺崖」。這已是本週內我在黃泥頭碰到的第二對來自德國並正在前往自殺崖的旅客,上次遇到的是兩位美女空姐。

Read More
山野

黃牛山之秋

已經連續幾個週末,或是掛心工作,或是陪伴家人,更多是無事忙,感覺沒有自己的時間。我決定公幹一週回港後請假一天,不為什麼,就放空一下。 颱風「山竹」過後,我曾登過黃牛山頂一次。山徑上多有樹本被吹倒,雜草也東歪西倒的,把本來便只能隱約可見的小徑掩埋。那次我費了很大的勁才找到路,今次我刻意帶了一些小工具,打算順道把被暴風弄亂了的山徑修補一下。另一個目的,是因為最近生活習慣不太健康的關係,肚腩又長出來了,與其沉悶地跑步把脂肪消耗掉,不如勞動勞動做些有建設性的事,令我的肥膏燃燒得更有意義。

Read More
山野

誰焚燒了南生圍?

(封面:《Picnic》,2018 ,Milo,原圖刋於作者臉書專頁,蒙作者允許刋出。地點正是被焚後的南生圍。) 南生圍被焚,相信有不少人像我的心情一般,難過、悲憤、詛咒縱火者;還有極大的無奈。無奈,是因為打從有人提起要發展南生圍開始,我便知道這個地方無法倖免於難。自那天起,樹本無故被砍伐,塘水突然被乾涸,到今天的大片草地離奇自燃;有人大呼要揪出真兇,我卻想就算真的把肇事者遞住了,南生圍的前途仍是灰暗的,我看事情還得繼續惡化下去。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