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生活

黑領椋鳥 BB 歸家記

週末寫一些輕鬆點的生活題材吧。 前幾天清早跑步時,在單車徑遇到一隻迷了路的黑領椋幼鳥。經常留連香港海邊的人對黑領椋鳥不會陌生,無論在吐露港、城門河、維港都很容易見到牠們的身影。牠們的外貎特別,有如穿起了「踢死兔」繃繃跳的紳士,因為頸項上有一環黑色羽毛,就如禮服的領子。紳士愛美,眼角竟塗上了淡淡的黃色眼影。

Read More
山野

衛奕信徑四天順行記(第三天)

第二天的行程我完成了衛徑第三、四、五段。第三天的行程將會挑戰第六、七段及第八段上半段。這天我的兩個中學同學加入行程,兩人都是毅行者級的老手,陪我走這段衛徑最輕鬆的路段的醉翁之意,可能只是聚聚舊吧。 這天只會走到第八段的一半,原因是第八段的終點交通很不方便。雖然第八段後半的九龍坑山也在「天梯」之列,難度不低,拼在最後一天跟全段最難的八仙嶺一起挑戰極具挑戰性;但再三考慮後我還是寧願第四天早點出發慢慢走好了。

Read More
山野

衛奕信徑四天順行記(第二天)

第一天的行程我獨自完成了衛徑第一、二段,然後趁太陽未下山去拜年。第二天的行程是挑戰第三、四、五段,聽說最難的一段是從井欄樹上沙田坳道一段。這一天,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知曉了我的行程而加入,雖然上山時完全沒法跟上他的步伐,但也令整趟旅程的節奏加快了,最終成功在入黑前走完三段。

Read More
山野

麥理浩徑四天順行記

每每有外國朋友問我香港有什麼值得旅遊的地方,我總是推薦香港的山徑。相比遊人摩肩接踵的景點和五光十色的名店,香港的山徑顯得寧靜悠然,既有大自然的生氣,又可俯瞰都市的䌓華,還可遠眺太平洋的浩瀚及至別國的城市;而且香港山徑數量之多,路線之長,也是世界一線都會中罕見。下文描述我於 2018 農曆新年假期分四天把香港著名的麥理浩徑全走的行程。網上已有很多師兄對麥徑有更深入的分享了,所以本文只會記錄主觀的遊記。

Read More
山野

荔枝窩復村 – 田園將蕪胡不歸?

荔溪抱川流笑送丁年奔異國 枝葉散花香呼還銀髮錦華堂 《窩暖》 穿過這《窩暖》牌坊,彷彿便走進了一條時光隧道,幾百年前小徑的兩旁種滿了農作物,養活了荔枝窩幾十代村民。這個生氣勃勃的村落隨著城市的發展而沒落,卻又因幾個人的歸回而開始復甦。然而這次的復甦卻跟香港其他鄉效地區的復甦完全不同,村民不是想把丁地換錢起屋賣樓;他們在外力的協助下開墾荒田、復修敗瓦,為的是想家鄉回歸他們兒時的面貌 – 回歸那種人與天地共融的安寧。

Read More
山野

可愛的扭紋粉 – 團葉鱗始蕨

這可說是第一款引起我注意的蕨類植物,因為她的外型實在太可愛了。有沒有吃過扭紋粉(或稱螺絲粉)?團葉鱗始蕨活像一條條長長的扭紋粉,一株株畢直地生長在樹林的邊緣。她的正式名字太難記,因此我和孩子們為她改了個別名叫「扭扭粉」。在行山的時候見到,我們會說:「看!有扭扭粉!」,意思就是見到團葉鱗始蕨的踪跡。後來因為寫這篇文章,上網 Google 一下卻發現原來還真的有人稱呼它為 “screw fern” – 泛指鱗始科 (Lindsaeaceae) 的俗稱。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