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 morning

冬令日常

我僅手寫我心,沒怎樣刻意經營,《黃牛山人筆友》電子報竟也不知不覺累積了 500 位訂閱者,其中 3 位朋友還付費支持,深深感激。為答謝大家支持,我會送出《庭刊》試刊號(實體版報紙) 10 份給筆友,先到先得但付費訂閱者及曾購買本人文章的 NFT 者優先。請於此表單填上郵遞地址。
特別鳴謝長途跋涉把《庭刊》從香港帶過來的朋友,也鼓勵大家購買《庭刊》電子版,鼓勵正在堅持報道的香港媒體。

雖然已移英,但我暫時仍維持在香港的公司工作,讓我分享一下這種遙距工作的生活節奏吧。

熟睡中的我是驚嚇不得的,廣東人俗稱「心血少」,突然驚醒的話心臟會劇烈跳動,渾身不舒服,家人知我習性,所以喚醒我時都懂得要輕輕地拍拍我的身體,小聲地把我從夢中喚回來。凌晨三點,我被 Google Home 的聲音喚醒了,相比一般響鬧裝置的刺耳,Google “doo-doo~” 的鈴聲顯得溫柔得多,不會把我嚇壞。我勉強地睜開眼睛,適應漆黑的房間。早前英國轉了冬令時間表,時間往後調整了一小時。孩子們覺得多賺了一小時躲在被窩中,可是我的情況卻恰恰相反。因為公司團隊主要在港台,因不想全隊的工作節奏被我一人打亂,我堅持配合港台的工作時間。於是英國實施冬令時間後,我反而要比以往再早一小時起床;每天公司例會是香港時間 11:30,本來是這邊的早上 4:30,冬令時間後變成 3:30。除了剛到埗幾周我的生理時鐘需稍作調節,及前陣子感染 COVID 後的兩周外,大部份時間我都能準時開會。本來我就是個晨型人,幾年前還有上山頂看日出的嗜好,所以要天亮前起床並不難適應。當然偶爾也免不了誤了時辰倉卒起床,尷尬地以嘶啞的聲音開會,甚至直接爽約;多得同事們的體諒。

十月雖是秋天,但晚上氣溫很低,室內大約只有攝氏 15 度左右,溫暖被窩的魔力隨著寒冬將至愈來愈大。但在英國這邊由於房子比在香港大很多,早起別有另一番好處,就是能擁有很自由的個人時間和寬敞的空間;反觀在香港,就算我早起了,敲打鍵盤的聲音也難免把熟睡中的家人吵醒。我從二樓的睡房走到地下的客廳,把梯間的大門關上後,一整層房子便是我的個人天地,自得其樂。我吩咐 Google 點播專為早晨而設計的純音樂曲目,一邊煲港式奶茶一邊拉筋,用 15 分鐘的時間專注於自己的呼吸以理清思緒,準備一下會議中要說什麼。會議時,大部份情況我都是一邊嘆早點的牛油多士、奶茶和水果一邊跟同事聊。

開完例會後才早上 4 點,除非有要緊事要處理,否則我不會急著投入工作。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健康才能細水長流,因此每天我最少會用 15 分鐘運動,基本動作是掌上壓、反撐和平撐,還有在運動後吃一些營養補充劑。說起這些補充劑,雖然我不十分相信它們的效用,但幾年前在加國探親時買下一大堆大樽包裝的,總是吃不完,還因過期丟了幾樽而心生歉疚;因此現在我決心恆常地服用,最少別要浪費,也且看看對健康可有幫助。我服用的補充品有據說能幫助放鬆精神的維他命 B 雜和減緩關節退化的葡萄糖胺,感冒時會加一顆維他命 C。來英以後我生病的頻率提高了,五個月中連 COVID 在內已病倒了三次,都是呼吸道疾病,每次都要超過一周才能完全康服,其他老毛病也在變本加厲,尤其頭殼後方出現了一塊逐漸擴大的班秃,令我無法再如以往般假裝年輕,有點遺憾。我把身體毛病都歸因年紀的增長,是身體老化的訊號;因為若論生活,這邊的環境和飲食習慣無論如何都比在香港時要健康得多。

我常放空的運河旁

工作兩小時後,孩子們陸續起床,最早起的是精力充沛的三歲小兒,纏著我要東要西的;然後是兩個準備上學的女兒。老婆要為孩子打點,作息時間也被逼要跟他們同步,我把孩子們都交給她後,便到樓上房間繼續工作,因為這邊的清早是港台同事工作的黃金時間,需要溝通的事情大都集中在這幾小時內發生。女兒們自行搭巴士上學去,我則負責於八時左右送兒子到附近的幼兒園。幼兒園位於我家附近,步行約 15 分鐘,騎單車 5 分鐘可達。我在單車後座添置了一個幼兒座位,雖然 75 鎊一點也不便宜,卻十分實用,令我跟兒子多了共享回憶的媒介。想起女兒們小時候我也是用單車在大埔跟她們四處遊玩,彷彿回到了十年前的光景,雖然依舊是單車,沿途卻換成異國的景物,跟孩子的對話也變得半中半英了。完成接送任務後我時常都感飢餓,畢竟自起床計身體已運作了 5 小時,等於正常半天的工作時間了;因此回家後老婆會為我再煮一份早餐。這餐會比早上的多士餐豐富得多,通常有一碗熱湯麵,煙肉腸蛋等等。

有時遇到需要靈感的工作,例如要寫作文案,我會騎單車到附近的運河邊。附近有個優雅的郊野公園,河面幾乎每天都是洗滌心靈的天空之鏡,若天氣適宜,我可以在那裡呆一整個上午。有時我到那裡卻不是為工作,只想換個環境安靜放空。英倫地大,四處行人稀少,自然環境也保育得不錯,因此不乏這種獨處的勝地,對我而言是極幸福的。秋天時,附近的草地常會出現晨霧,在旭日金黃的光線散射下十分壯麗,偶爾我會跟小兒早一點出門欣賞,也讓老婆可以短暫地重回溫暖的被窩中多睡一會。

若當天效率還好,中午左右我差不多已完成一天的工作。賺了大半個天白天其實是個假像,因為那時我已感到精神困頓,八小時的工作及活動後需要休息補眠了。反正港台那邊也已下班,我下午的日程也便放輕鬆一點。除了睡覺外,看看書,陪陪兒子和老婆,或做些不用太動腦筋的,如園藝等的活。香港團隊中卻有不少夜鬼同事,當我中午充電完畢後,很多時會繼續跟他們協作。我判斷為這為壞習慣,因為沒能預留足夠的空間涉獵其他知識,畢竟在全新的生活環境,要自律地每天學習才行。而且,我對重新長出頭髮來仍抱有一點點期待。


Posted

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