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山人

香港的硬件

三個中佬圍爐,除了阿叔指定動作怒爆以外,一不小心又談及移民。

我說,在體制中躺平我是完全沒難度,難啃的是尊嚴被踐踏。天天出門便見持槍恐怖份子當街當巷吔文吔武,還有假博士老鼠儍強柒婆的大頭廣告牌,EQ 低一點的話也會每天從粗話開始。為了精神健康,還可能真的要考慮移民。

「但香港有最好的硬件」,中佬甲說。例如交通、各種公共設施,等等。「讓身軀繼續留在香港,靈魂移民便好了。」

但我對那些硬件沒多大感覺。不是說香港的公共建設不優秀,最不方便的生活圈確實可能也比外國的都市更方便。然而一想到硬件,我便聯想到種種金玉其外的東西。多年前到澳門的展覽會,見識到那些大酒店的堂皇,對彷古希臘的內部建築風格印象尤深。當時只覺得有種格格不入卻道不出所以然,後來想通了:因為那兒沒有匹配的文化背景和歷史故事,把佈景打造得那麼巨大只更突顯出外表跟內涵的落差而已,就像史力加第一集電影中矮小的國王所建的巨城。

從那天起,我變得對龐大的建築物敏感起來。例如那稱為「門常開」的政府總部,結果成了反諷專制政權的標誌;建了數碼港和科學園不代表政策不拉業界後腿;劃出偌大的西九龍文化區,在建築上掛著「自由空間 FREE SPACE」的巨幅,卻打壓自由表達的藝術、打壓新聞言論自由、還樂此不疲地製造白色恐怖,等等。我不只對建築物這種硬件敏感,對所有政府裝腔作勢的東西都很反感。例如各式各樣政治宣傳,逼民眾耳濡目染以為香港很美好,多插幾枝国旗多懸幾幅橫額企圖使人感覺很熱鬧,甚至多放一天公眾假期把醜惡的政權關聯上生活的美善。這些,都是劣質硬件,而且愈來愈多。

過不多久,街上會掛上大陸司空見慣的大字報政治宣傳橫額,把那些 bingo 常用的辭匯串聯起來歌頌国家的美好,「建造」人民的精神。不,現在已出現那種橫額了,in Hong Kong style 而已。

我把中佬甲的論點拉得太遠了。「就算是上網的頻寬也是硬件之一。」那倒是。網絡造就我建立廣闊的精神和社交世界,像現在正讀這篇文章的讀者諸君,可能便比那些認識了我數十載但沒怎麼上網的朋友,更知我心。然而,香港必定會跟大陸接軌,網絡長城已建一半了,那也是硬件。

「香港的山徑,也是硬件呀!」中佬甲提出這最強論點。駁唔到,我只能苦笑。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Visited 32 times, 1 visits today)

Share: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