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個秋天的午後

今天午飯後跟妻女分別,我獨個兒抱着兒子,信步走到公園,隨意進了沒兒童遊樂設施的花園範圍。那兒有一條中式庭園建築風格的有蓋長廊,長廊的盡頭處一群銀髮族在練習詠春。幾個雖然上了年紀、但表現得輕狂氣盛的伯伯對練「癡手」,有如頑童般嘻嘻哈哈;另一邊一位婆婆卻挨石柱,用口琴奏出凄怨的樂曲,我認得其中一首是顧嘉輝的「倚天屠龍記」,我聽這首曲子時應該那只比現在膝下小兒大一兩歲而已。

秋天的陽光很溫和,洒在涼風吹拂的臉上剛好,我坐在長廊的石櫈,由得一歲小兒在旁邊的草地上走來走去,跌跌撞撞的走路姿態有如一個醉漢。他的表情雀躍,似乎對這剛來到人間一年的娃娃來說,這片普通的草地遍地珍寶,他不停拿樹枝、枯葉、石頭過來跟我分享。我嘗試投入他眼中的奇妙世界,但眼皮在乾燥的秋風中感到有點沉重。於是我把背包當作枕頭,在長石凳上躺下來,碧藍的天空和碧綠的樹冠映入眼簾,才發現身旁的金蒲桃正在盛開,金黃的球狀花朵掛滿樹梢,很多蜜蜂正忙着採蜜,還有一對我最愛的紅耳鵯在樹上跳來跳去,他們似乎也在跟蜂兒爭相覓食。我呼喚兒子,他大部份時間專注於當前的目標不加理睬,偶然應聲走過來,我便用左手一把將他的小身軀摟著再舉起,放在我的胸膛上仰臥。我們一起用幾乎相同的視角,仰望著被長廊上蓋遮了一塊,又被金蒲桃樹遮了另一塊的藍天,我指著那兩隻在樹梢上跳躍的紅耳鵯,告訴他那是我的好朋友,雖然他們一直跟我一起生活,但直到他二姊出生後我才開始留意到這身邊的一切,還有在草地上的黑領椋呢。

他也舉起小手來,似在玩弄秋日的陽光。我拿起手機拍下眼前這一幕。如此放空什麼也不做的狀態,近這半年好像也沒試過,偶爾特意跑到山上靜修,可能也只為說服自己已耗了些體力貎似做了些什麼而已。我知道自己很多時只在無事忙,一停下來便像虧欠了誰般。其實我欠了些欣賞生命的角度和空間,或許要先把那些洞都填一填,才有能力做出更美好的事來。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