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39|革命軍艾蒙與端點星傳說

艾蒙並非從小便立志成為革命軍。若他早有此打算,便不會成為孩子的父親。 艾蒙是個晚熟的人,幸好小時候遇着好導師,孜孜不倦地鍛鍊他的思想,否則他大概會庸碌一生吧。雖然如此,他的少青時代仍是十分平凡,他擁抱傳統,支持建制,對自轉鐘的慣性及因此而生的愚昧亳不敏感。抱這種想法的人恐怕是銀河系的大多數吧。 平行宇宙的設計是奇妙的。一方面人需靠平行宇宙生存;但另一方面平行宇宙卻在剝奪人的想像力,令人放棄擁有自己的星球,甘願成為一顆只會穩定運轉卻毫無性格的齒輪。然而當艾蒙如大部份銀河人民般成了帝國的一顆齒輪後,卻開始產生不同的想法,覺得在自轉鐘所織的星網外,或許還有更廣闊的宇宙。他思想的改變源自一次遠遊的決定,及幾次發生在平行宇宙的戰事衝擊。在此之前,他從沒有想像過自己也可成為一星之主,每次衝擊以後,卻都令他的星球強壯一點點。

Read More
生活

一個秋天的午後

今天午飯後跟妻女分別,我獨個兒抱着兒子,信步走到公園,隨意進了沒兒童遊樂設施的花園範圍。那兒有一條中式庭園建築風格的有蓋長廊,長廊的盡頭處一群銀髮族在練習詠春。幾個雖然上了年紀、但表現得輕狂氣盛的伯伯對練「癡手」,有如頑童般嘻嘻哈哈;另一邊一位婆婆卻挨石柱,用口琴奏出凄怨的樂曲,我認得其中一首是顧嘉輝的「倚天屠龍記」,我聽這首曲子時應該那只比現在膝下小兒大一兩歲而已。

Read More
生活

46 歲隨筆

本打算在天行仔一歲時帶他到黃牛山頂,那兒是我為他取名的地方,也是平常個人靜思之處;然而他當時眼光仍然短淺,只能注意到近距離的事物,目未及遠景,因此拖到昨天才揹他上去。現在的他開始能注意到天邊翱翔的飛鳥,穿過雲端的直昇機,和我最喜愛的太平洋海平線。 昨天也是個好日子,因那是我 45 歲的最後一天,也是剛恢復自由身的翌日 – 縱使我失去的那一丁點自由,跟眾多志士仁人的付出相比只如鴻毛,但也榮幸經歷了從忐忑不安到處之泰然的心路歷程,對我而然也確實有點重量。至少,那是我蓋棺定論時值得銘刻的經歷。 除了物理上實在感到衰老的威脅以外,今年的我各方面都比一年前更強壯,所謂「沒徹底擊倒我,只會令我更強大」。唯一愈來愈退色的可能只有內心的溫柔。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