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社會時事

主日學補課

今天我跟孩子提了李旺陽的事。

小女剛上完週日主日學課回家,只有我跟她倆午餐。為要遷就他的口味,我選了家意大利餐廳,因她喜歡白汁意粉。

我問她主日學課教了什麼。「有兩個使徒被人關了進牢中,卻竟然在唱歌。」

「誰啊?」她竟然連名字也說不上來,顯然沒在專心聽吧?「因為掛心明天的考試,邊上主日學邊溫習課業。」

「是保羅和西拉。」我想乘機教她一些事情。「知道他們遭遇了什麼嗎?」

「他們救了一個女孩,卻令這女孩的主人因為不能靠她賺錢。於是那些人將他告上法庭,再關進監裡。」

「他們犯法了。法治社會啊,嘿嘿。」我已忍不住語帶嘲諷。「他們犯了什麼法?」

「說他們做了些羅馬人不允許的事。」

「但聖經中也說明了,是因為惱怒保羅打爛了他們的生財工具啊。」我忍住不往這個話題繼續鑽,若扯到香港廟堂上那些不義之徒,恐怕我又忍不住要爆粗。「那麼他們為何在監牢中唱歌?」

「讚美神啊。」

「他們儍的嗎?你知道監牢是什麼地方?」我把最近從「石牆花」獲得的資訊跟她分享,嘗試把她的思想帶到遠方陰暗的牢中。「監牢中黑黑的,大熱天卻沒風扇,每天只許洗澡一遍,床板硬硬的不好睡,」然後我瞪著眼睛突然大聲地說:「還有飛蟻之類各種昆蟲呢!」

她好像真的被我嚇著了,眼睛也跟著圓睜。

「要真正讀懂這個故事,需要多一點想像力。試想像你身處那種環境,你還會想讚美神嗎?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呢?」她有點勉強地搖頭,彷彿覺得不願意在這種環境唱歌是不正確的行為。「他們可能覺得自己沒做錯事吧。」

「他們犯法了啊。老師不是教你要守法嗎?」小女啞口了,我感到自己的語氣有點咄咄逼人,連忙吸口氣調整一下態度。

「保羅和西拉因為有信仰便滿足了,所以他們對身體上的痛苦不怎麼樣。」我轉入想說的正題。「基督教信仰鼓勵信徒盡量不要在意物理上的需要,而要追求精神上的滿足。所以信仰愈堅定的人,愈能坦然面對苦楚。保羅有句話說: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今天的香港,也有這種為義受逼迫進監牢的人。他們也是犯了法,因為要堅持信念正在承受苦楚,雖然他們未必都是信耶穌的人,但同樣有要守護的價值。對了,你知道誰是李旺陽嗎?」

小女搖頭。我拿起手機 Google 那張令人心痛的照片。「他在中国犯了法,坐了 22 年的監。今天是他的死忌。」

「他為什麼要坐監?」「都是什麼国家安全呀,尋釁滋事呀之類的罪名啦,X!其實他是工人運動領袖,在中国爭取民主自由。」結果我還是忍不住,在她面前爆了粗口。前兩天團契的群組朋友們還在分享孩子爆粗的煩惱,其實我因為心力不足,早已放棄處理這議題。「你在學校將要學那些国家安全什麼的課題,記得要帶著腦子,別照單全收。」

「他是自殺的嗎?」小女看著照片中那個被白綾纏頸的人問。「他在死前幾天被有線電視台訪問,有句著名的話,你知道是什麼嗎?」

「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說到這裡,我心情突然矛盾起來。看著眼前這天真爛慢的小女孩,我真的要教她這些嗎?若她選了難走的路,我真的不後悔嗎?

「所以聖經故事也好,李旺陽的事也好,今天香港那些寃獄也好,都告訴你一個事實:堅守信念要付上不菲的代價,雖然往往沒有好下場,但仍有人願意為了堅持信念受苦的,因為那些人認為人生除了生存和溫飽以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耶穌便是個最極端的例子,否則誰會主動走上十字架呢?」

我猜她多半沒聽懂,也沒看出我的心情沉重。

「你遲早要按自己的意思再選一次。在此以前,先學會思考的方法吧。記得多點在課上提問,別浪費時間。」這些事若身為父親的我不教,也不能寄望學校和教會,因為人人都能感受到那低氣壓。

但我也無法迴避,想帶著小女逃離時代殘忍的抉擇,那份不忍的心情。那啜意大利粉還弄到醬汁四濺的,可愛、稚氣又純真的靈魂,能不被火煉淨嗎。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