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佛地魔的名字

「佛地魔王在他的名字上下了咒,所有唸的人會被追蹤到,因此大部分人不敢直呼其名也是有道理的。」

這種氣氛已在日常蔓延。

朋友的兒子初中,跟我算合得來,他小學時已比我還要熟三國演義,除了數學以外我幾乎都能搭得上話。我很佩服他的聰穎,一有機會我們便談天說地過沒完。

有次跟朋友一起午餐,這少年提起在學校發生的一件事:「有個同學問我:你是暴徒黨還是警察黨?你猜我如何回答?」雖然我能想像在校園中一定會出現政治爭拗,但對他提出的這實際處境問題仍然不免驚訝。他對那同學的回應竟也世故,說自己什麼黨也不是,態度大概就是「我不談這個」吧。

朋友在旁語重深長地勸兒子,除非很信任對方,否則還是別主動提起這種政治敏感的話題比較好。我很明白她的想法,那是要避免孩子捲入危險的漩渦,或最少沒必要的話不趕那淌渾水。避談政治這幾年以來成為不言而喻的社交原則。有次我不慎在一個聊天群組分享了一則新聞,已被人勸戒了一番,說那些話不能造就人之類。我理解這種氛圍,也明白那是簡單的社交原則,大概跟明知群中有人是阿仙奴粉絲卻分享捧曼聯的新聞一樣討厭吧。可是,我們起初是因追逐理想才聚在一起的,而不是為了閒話家常啊,雖然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彷彿孩子一出生後便已沒人再感興趣,而我已有個十四歲的孩子了。

但現在香港的環境,避談政治已不止是為了朋友間的和諧這種層次的原因了,而是為了人身安全。既然連討論言論自由的通識課工作紙也能成為被辭退的理由,掛個「香港加油」吊飾也會被警察 stop and search,那已不再是討不討人喜歡那種程度的考慮了。

我不期然想起約七、八年前,那時公司還會聘一些內地來的實習生,曾遇過一個非常能幹的女孩。她博聞強記,勤奮實幹,工作上很幫得上忙。後來知道她還是大學辯論隊成員,平常吃飯時總淊淊不絕地天南地北,有次竟然一字不漏地快速背出 Price tag B.o.B. 那段 rap,我幾乎當場為那場表演鼓掌。她那種聰穎和優秀給我的感覺大概就像朋友那位初中的兒子一樣吧。

然而一談及香港的政治話題,她便立即收口,像把咀巴縫起來似的沉默起來。雖然我大概知道原因,但有一次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她。她的回答令我印象深刻:「自小我們便被這樣教導,政治的話題一定不能碰,所以沉默幾乎是反射動作。我對這些話題是很敏銳的。」

當時我心中感到的遺憾感覺,彷彿一直延續到今天,聽著朋友的話,看著那位還在初中的優秀孩子,他也會變成這樣嗎?我的幾個孩子若在香港長大,又會如何呢?

無私無畏即自由。前提卻是有勇氣承擔擇善的代價,還有讓孩子受考驗的決心呢。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