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一下,你就知度有多可怕。
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備份香港,不能只用家中硬碟

有人不喜歡過去發生過的歷史,尤其有關政策和執法者做過的壞事,落空的承諾,及累積了百多年的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想將之抹去再重新建立有利管治的論述。已把香港故事印在腦中那幾代香港人他們不管了,卻準備對一張白紙般是小朋友洗腦,向教育領域磨刀霍霍。

其中一件最近發生,挑動香港人神經的事件,便是有人企圖把過往作惡的證據消滅,從互聯網下架有關香港真相的內容。以後再 Google 不到,日子久了便貌似沒發生過一樣,就像三十二年後內地民眾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坦克人」一般。

認識歷史不但是彰顯公義的必要一步,同時也是身份認同的重要基礎。香港人當然知道這個與民為敵的老大哥想搞什麼鬼,紛紛購買外置硬碟,把將要下架的史料備份下來。然而備份資料到家中硬碟只是基本步,若資料一直無法在公共空間流傳,最終跟埋在地底沒有兩樣。何況,真理部正以公帑大量生產他們認為的正確的「真相」,這些內容將會佔據點搜尋器首頁的結果,真相將會愈埋愈深。

將來孩子們會接觸到怎樣的歷史?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例如「五大訴求」的搜尋結果首位是:

  1. 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警队严正执法;
  2. 在社会秩序恢复之前暂停批准一切公众游行集会活动;
  3. 劝止学生参与违法活动;
  4. 严惩暴力和骚乱的违法行为;
  5. 严惩政府任何传媒透过发放失实报道及混淆视听。

身處香港的人切勿以身試法

好吧,那我們把資料重新放上網不就行了?少年你太年輕了。

首先,若老大哥是版權持有人,他可以要求平台如 YouTube 和 Facebook 等把內容下架。他還可以控告上載這些資料的市民侵權。還有山雨欲來的「假新聞法」也正是為此而立,因為民眾上傳對政府不利的內容都是假新聞,立法便可據此控告資料上傳者。還有不誠實使用電腦這萬能 key,及包羅萬有的宇宙國安大法,都是老大哥控制言論的強力武器。

所以,我嚴肅地奉勸身處香港的人,千萬不要以身試法。


把內容存到星際

就算真的把政府看不順眼的資料上傳到網絡,也不代表人們便能看到。目前老大哥用得最熟的方法是散佈他們口中的「真新聞」,你發一則他發十則,溝淡網絡上的訊息,即所謂的 disinformation 是也。這一點很棘手,日後有機會再談談。

Disinformation 以外,最常見的手法是屏蔽,像 hkchronics.com 的例子,封域名、封個別 IP 地址、封整個 IP 地址段,使用戶訪問不到,內容便會像在世上消失了一般。這不是什麼新事物,先進的祖國「網絡長城」正是領導全球的代表,香港也快要跟上了。中國網民若要接觸海外的「不良資訊」,要用 VPN 服務避過審查的封禁,俗稱「翻牆」,這方面的經驗祖國的網民比香港人何止領先了一個十年,我們一定要急起直追才行。

根據內容的網絡位置去訪問的方法稱為 location addressing,老大哥就是封禁通往那個位置的路徑;但有另一種訪問內容的方法叫 content addressing,用戶根據的是內容的獨一指紋 (fingerprint),而內容的檔案則可以分散地儲存於多於一個網絡位置,令老大哥無法輕易地靠封掉某個網域或 IP 來令內容消失,這用 content addressing 的網絡檔案系統叫星際檔案系統 IPFS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

然而,IPFS 只保證內容仍然存在於網絡上,卻不保證能被找到。如果沒有一個索引機制,讓 IPFS 上的檔案能有效率地被發現,等於說「已把內容備份到宇宙某處了」一樣。其中一個可以考慮的索引方法當然是建一個儲存了所有 IPFS 版本內容的網站,讓用戶可輸入條件搜索資料,但這網站會立即進入了老大哥的雷達範圍,網域和 IP 地址不被封才怪。避開雷達的方法可以是:索引檔案本身便是分散地儲存在 IPFS 上的檔案,如此便很難完全封禁,除非老大哥把全世界所有的 IPFS 網關都封掉 – 雖然以他現在的瘋狂霸道,做得出這種鎖港行為也不出奇。但由於人人都可以成為 IPFS 節點,搭建 IPFS gateway 也不是什麼難事,民眾可以名副其實 be water,跟老大哥爭持。


對 Odysee 美麗的誤會

有些師兄把資料備份到 odysee.com 這個去中心化影片網站,這確是不錯的一招,但政府要拆解卻不難。政府最簡單的做法向 Odysee 提出侵權控訴,營運 Odysee 的是一家美國公司 LBRY,必須遵守當地法律,因此會查明屬實後把侵權作品下架,所以上傳到 Odysee 跟上傳到 YouTube 的效果從這個角度看是一樣的,因為他們都是中心化營運的平台。
被 Odysee 下架的內容,長這樣:

然而 Odysee 去中心化之處,在於上傳到 Odysee 的資料會儲存到 LBRY 的分散式檔案系統及區塊鏈上,就算影片在 Odysee 網站下了架,也能通過 LBRY 的協議存取檔案,內容不會從網絡上消失。由於 Odysee 是開源的,任何懂技術的人若有興趣可以隨時複製一個相同的網站,展示任何在 LBRY 網絡上的資料。對於侵權控訴,LBRY 會做的是向用戶公佈這些「問題內容」的名單,勸喻用戶不要瀏覽那些內容,但技術上無法阻止有人根據 LBRY 技術協議訪問那些已在網絡公開了的內容。

同樣是提供去中心出版 (Decentrailized Publishing #DePub) 基建讓出版民主化,LikeCoin 的核心應用 ISCN (International Standard Content Number) 也是把內容 metadata 儲存在區塊鏈,並把檔案儲存在分散式網絡,跟 LBRY 的做法差不多;最主要分別在於前者使用的是 IPFS 技術,而且積極發展內容社群的流動民主治理機制。目前 LikeCoin 網絡正由 40 名分佈全球各地的驗證人共同營運。


由民眾自行定義內容價值

在香港正在發生的是:發佈最多虛假資訊的人賊喊捉賊,企圖以「假新聞法」把所有反對自己的所謂「假新聞」杜絕,說白了就是藉此按己意打擊言論自由。這是一個極端的社會狀況,因為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民眾對所謂真假的定義能透過機制取得共識,而不是由誠信為負值的老大哥「真理部」定義。新聞、歷史確有需要弄清真假,核心價值的定義也理應基於公民共識,這便是為何那麼多人無償自發備份香港史料的原因,這些工作本應由民眾委託的政府去做。

LBRY 沒有這種由民眾賦權判定價值的民主治理機制,只提供技術上的資料分散保存及流傳方案,唯一能根據的標準只是侵權的法例。但香港人都已親身體會過法律被老大哥濫用的禍害,尤其當立法與執法機關的基礎不基於「公意」,只為維護管治權力之時。歷史真偽的話語權,必須由大眾自己話事,其中一個方法是利用區塊鏈達到「冇大台,有共識」,如水份子各自獨立卻自然向著某個方向流,或所謂的「流動民主」。期待將來發展出能由民眾授權判定內容價值的仲裁機制,這種去中心治理機構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O) 的議政模式現在已具鶵形。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