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伯伯
生活

南丫伯伯

在前往洪聖爺灣的路上,我被遠處傳來的那陣鋼線結他伴奏的悠揚歌聲所吸引。

「有人 busking 啊,快去聽聽!」我拖著太太急步循歌聲飄來之處走去。今天是我們 17 周年結婚紀念,一整天雖然遇到了不少好事,心情卻難免因義士受屈而低沉,聽說音樂是解鬱良藥,我正好需要。

唱歌的是一位伯伯,手拿著木結他,右腳攣著一個搖鈴靠踏腳打節拍,正在唱一些七十年代的英語流行曲。他的聲音很帶感情,一手結他的技巧也很熟練,完全不用讀譜便能唱彈。我聽罷一首後,跟太太說:「再聽一首吧。」於是我們在對面的石壆坐下來,聽完一首後熱烈鼓掌,再聽一首又一首。

我很享受這時光,令我想起多年前跟太太的蜜月旅行。伯伯唱 “Sound of Silence” 時我便開始在對面和唱,他好像懂讀心,知道我特別喜歡 Beatles,接著一口氣唱了好幾首 Beatles,唱了 “I wanna hold your hand” 和 “Yesterday” 等幾首經典。或者,這算是知音之間的默契?

接著他架起口琴,曲風一轉,我心頭也隨著一震,因為他在奏《榮光》的前奏,我的眼光竟立即怯懦地望向地上。過去一年來,沒再聽過人在街上唱《榮光》,自己也迴避著不用耳機放。曾經多麼堅定的口號,因不知名的恐懼都縮到肚子裡吐不出來,連臉書上貼也怕被宇宙法清算。今天 2021 年 2 月 28日,幾十位參與民主派初選的義士被国安人員以「顛覆国家政權罪」正式起訴,幾千特務警察可能便潛藏在側,伯伯卻仍敢在南丫島這公共空間唱榮光?

他唱完第一節,我克服了內心的恐懼,站了起來,眼淚卻忍不住也湧了出來,想跟著唱也開不了口。我把帽子壓低,不敢被途人看到自己的臉,眼鏡早已沾滿了水珠。漸漸我聽到有途人跟著唱了起來,我吸一口氣,一起在「黎明來到」時加入。沒想過在高壓的今天,在一條人來人往的路上,人們的情緒仍可再次被這首歌連結起來。

唱畢,有人喊了四字的口號,我彷彿用盡氣力才接得住後面那四字,群眾報伯伯以掌聲,大家說著加油。我看見了,那些還未屈膝的手足,其實不少。

我走向伯伯,請求他跟我一起合照留念。他說:「年輕人,要身體健康啊。」我支支吾吾,說句感謝後笨拙地轉身離開。他又開始唱起 Beatles,我一聽見旋律,便跟太太說:「這首歌他是送給我的。」我太太不熟 Beatles,我便跟她說了一句歌詞:

“Life is very short, and there’s no time to fussing and fighting, my friend”

Beatles 《We can work it out》

我轉過身,唐突地向著伯伯的方向,跟他同步但不同音地叫了一句:”We can work it out!” 他堅持繼續唱歌,我也有自己堅持的方式,事還沒完,路還漫長。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