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再回校園胡鬧去

我拿出兩封信,丟到校長的桌上。 「這是我給那兩位同學寫的推薦信。」我知道那人是校長,但他的臉目很模糊,我應該不認識他。作為已畢業多年的校友,我其實也不知為什麼又要再重返校園,也沒跟校長多話,徑步走出校長室,才發現自己忘了穿校服。

Read More
科技人文

都是社會的錯 – 亂世讀書會第七次筆記

在 Stardust Memories 中有這樣的一幕:飾演 Sandy 的活地亞倫跟他的兒時好友 Jerry 重遇,當時 Sandy 是一個收入很不錯又受歡迎的喜劇演員,而 Jerry 對自己當個的士司機很是不甘。 Sandy: 近來怎樣?有什麼打算嗎?Jerry: 你知道我在幹什麼?我在揸的士。Sandy: 你看起來很不錯啊 – 這沒什麼不好的。Jerry: 是的,但看看我跟你⋯⋯Sandy: 怎說好呢?我不就是那個在你隔壁講無聊笑話的那屁孩嗎?Jerry: 沒錯~Sandy: 其實呢,我們都知道,我們剛巧生活在一個把笑話當寶貝的社會中而已⋯⋯若我是個阿伯契印第安人(美洲原住民),他們根本不需要喜劇演員,不是嗎?那時我肯定要失業了。Jerry: 所以呢?噢拜託,這樣說不會令我感覺好一點啊。

Read More
科技人文

違反人性的理性 – 亂世讀書會第六次筆記

「康德的思想理論很違反人性」 – 這是當晚讀書會令我反思最久的一句話。過去幾週讀的理論,包括功利主義和自由至上主義等,莫不以滿足人之所欲出發,包括追求快樂、逃避痛苦、擁抱個人自由等。雖說功利主義會贊成為了更多人的快樂犧牲部份個人的利益,也只是出於多數人所欲。若那是人性,是的,但在康德的框架下那不是人最獨特和最有價值的人性。 康德的思想雖不是基於基督教,讀起來卻有殊途同歸之感。

Read More
生活

為何和尚不吃蛋

昨天小女問了這個問題,我回答:「因為菜不是動物。」「菜不也有生命嗎?」「菜應該不會感到痛吧?」我想了想。「因此雞蛋也應該能吃吧?因為蛋應該也不會痛。」「但蛋將來會成為會痛的雞啊。」「牠那一刻還未會痛嘛。」我隱隱覺得有點牽強,但說不出哪裡不妥,趕緊轉到生物學領域。「未受精的蛋不會長成雞。」 女兒似懂多了一點,我們繼續午飯。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