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默默回望

半夜又醒來,這次腦中立時浮起的竟不是火光熊熊或煙霧彌漫的畫面,而是一首少年時在教會唱過,已幾十年沒再哼的老詩歌,耳邊彷彿響起那個熟悉的 A Minor。我決定外出走走,若能望見星星,或真的能獲得一晚安寧,尋找到一點共鳴。

但今夜卻覺得歌詞是膚淺的,感人的可能只是那小調的結他和弦。三十年前我所關注的:學業、戀愛、家庭,比去年那些少年所聚焦的顯得多麼幼稚。

沒有星。11月19日晚,誰說天愈黑星愈亮?都是雲,還有雨。

上月有位朋友在聚會中提起說她會去接受創傷治療。「可能大半個香港的人都要見醫生啊。」我說,想起 vawongsir 那幅半夜望著電話屏幕再痛哭的漫畫,然後他竟遭我曾引以為傲的母校清算了。過去一年街頭抗爭好像消失了,不代表人們忘記了,那惡者正式露出猙獰的獠牙,撕碎僅餘一點的假面具,過了這幾十年我竟然才如夢初醒:發現世界的樣子本來便是這樣。

幾天前看了《中大保衛戰》跟《理大圍城》兩套紀錄片,有意地揭開這屬於集體的悲哀傷疤,自此每晚無法安睡。平民百姓多是兼職抗爭,在應付日常以外繼續對強權欺壓負隅頑抗,為了確保能長期作戰,只好啟動自我保護機制,自動過濾那些會觸發情緒反應的牛鬼蛇神的醜惡咀臉。生活表面上維持正常運作,內心的忿恨和壓抑卻更難找到出氣口。

原生結構鬆散的碳原子,在長期高壓的環境下方能改變原子序列,錬出堅硬無比的鑽石。我也在關注自己內在的原子序列變化:我是將要錬成璀㻧的鑽石呢,還是快要被壓成卑微的粉塵?最少能確認的是,我已再不願終生只淪為一塊墨炭。

在這個無星的夜晚,默默回望過去十年。如果說首四年追逐的是雲霧,那肯定是為了鍛練出強壯的翅膀,在後六年撥開催淚煙看清隱藏的虛妄。我仰望,以信心看穿那沉厚的烏雲,點點䌓星一直掛在宇宙彼方。

讓我們靜待風起,再展翅吧。痛苦會使我們更強壯。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