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 lib
社會時事

珍重,這是我暴大精神!

藍天實在太吸引,灰暗的心情沒法抗拒被治療的慾望。我以參觀照片展覽為由丟下手頭工作,在中大圍城一週年這天重返舊地,探探老友舒一舒氣。可惜的是 NA Canteen 不做下午茶時段,早已打烊了,沒能一嚐傳說中的「名物」紅豆冰 – 我怎麼對這名物毫無印象,難道是最近廿幾年才創出來的麼?

廿幾年前參加新亞書院 O Camp 感覺話題十分嚴肅,其中探討何謂「新亞精神」,總是似懂非懂,何解執著於鑽那牛角尖?反反覆覆地唱校歌,總覺得曲調老土,那鋼琴前奏甫響起便像一陣民國風吹來,尾句還要全體一起拖長「這是我新亞~精~~~神~~~~」,常令我忍俊不禁 。

人之尊、心之靈?古往今來四方聖人?多情?艱險困乏?這些就是錢老毅然逃離中共治下來港,為要保存的價值嗎?校歌的旋律雖然老舊,歷代自由人的信念卻似在傳承。置身當前香港的語境下,我忽然又像明白多一點了。呵呵,當年的我果然還是乳臭未幹哪,似乎只領略到一份模糊的情懷呢。

山巖巖,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
人之尊,心之靈。廣大出胸襟,悠久見生成。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十萬里,上下四方,俯仰錦繡。
五千載今來古往,一片光明,
十萬萬神明子孫,東海西海南海北海有聖人。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
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新亞書院校歌

去年香港中文大學的名字在 Google 地圖上被人惡搞,改成香港暴徒大學(簡稱「暴大」)。在對政府的五大訴求成為共識之時,大家當然明白「暴徒」所指的是什麼 – 凡不肯屈從專權的香港公民,現在都被政府視為暴徒了不是嗎?多虧政府和警察的示範,教曉了香港人法治不單只是指守法與否那麼簡單,而是社會公義能否彰顯。「惡法」兩個字,過往是扁平的,現在變得非常立體,且具千斤重壓在每個人身上。

那晚無數人徒步走入山城「救中大」。其實,我猜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進校園去做什麼吧,只覺得心急心痛,無論如何不想缺席而已。

今天在文化廣場的一週年相片展雖然人頭湧湧,但相比去年萬眾一心的氣氛仍是差天共地。不過,自政府借疫情打壓集會自由大半年以來,這已算是為抗爭集氣的露天公開活動中較為熱鬧的場面了。

同學自不同渠道收集了去年中大戰場的照片。我逐張細看,彷彿再次嗅到臨時戰地醫院更衣室中那剌鼻的催淚水劑氣味,聽到那夜斜路上人鏈的群眾呼喊聲。我問主辦單位的同學,照片能用來做其他用途嗎,要讓更多人有機會看見才行啊。同學說他們是逐個逐個作者聯絡取得授權的。

「那麼若任何人想把這批照片在另外一個地方展出,豈不要重複再聯絡一次?」同學們似乎沒聽過 Creative Commons,當然這不是他們這次活動要處理的事情,這是照片擁有者要考慮的。政府肯定會把這段歷史搞混、抹黑、掩藏。香港人要把記憶留存,必須好好保護這些文物史料,並用一個有效率的渠道傳播,而不是靠「手動 backup」 – backup 了別人卻找不出來,有屁用啊。

在看似被政權全方位打壓的今天,公民社會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這似乎是我可以參與推動的事情呢。

大家或有所不知,公司團隊有超過一半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彷彿因為時空交錯,不同年代的新亞人被一種似有若無的精神召集起來,見證着香港的時代盛衰。讓我們一起令什麼事情發生吧!趁青春,結隊向前行。支持我們的工作,結隊成為讚賞公民。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