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山人

Month: November 2020

Runaway trolley by McGeddon
讀書會

「我有我的正義」? 讀書會首聚筆記

沒想到第一次讀書會活動便有十位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參加,實在鼓舞。 第一次活動的簡報在這裡,歡迎使用 (license CC-BY-SA 4.0)。 上篇提到,作者以三個維度採討公義的定義,通常會三者同時考慮,且互相帶有張力。 效益最大化 尊重自由 鼓勵美德 我們討論了幾個書中有提及但錄影課堂中沒有的例子。提到 Florida 風災後的市場抬價行為,組員立即聯想到年初疫情剛開始時生活必需品的炒賣,尤其出現天價口罩一事,並展開熱烈討論。 炒賣口罩 反對炒賣行為的組員論點為: 口罩價格被炒到跟疫情前相差十倍以上,不合理。(問:怎樣的價格才叫合理呢?) 口罩的用途關係到生命安全。炒賣令有需要的人買不到這必需品。(問:供不應求時,誰應該先獲得口罩分配呢?) 發「災難財」可恥 贊成容許炒賣行為的組員論點為: 不應干預自由市場,一買一賣你情我願,應尊重個人自由。(問:交易過程是「真正的自由」嗎?還是其實是被逼的成份?) 自由市場提供更大的誘因讓商人提供更多口罩 沒絕對的答案。但無論贊成還是反對,以上各論點均可套以作者提出的三個維度去思考。然而一個有趣的觀察是:有組員以為功利主義者會贊成自由市場甚至炒賣行為,這可能是被字面意思所誤導了。其實功利主義者只看是否最多人獲得口罩分配,能達到這目的的話甚至會鼓勵政府統一以行政手段解決;他們會贊成自由市場的原因,只是因為市場的效率很多時能讓最多人獲益而已。 有組員想延伸討論政府存在目的與公義的關係,提起了另一位哲學家 John Locke 的思想。這位學者的自由主義思想如無意外應該會在第三次聚會中討論到,由於時間關係這次聚會先略過不談。

Read More »
讀書會

《公義課》讀書會

自 2014 年香港發生雨傘運動以來,因我認同社會運動,常被問及對「公義」的理解。其實每次我均只能支吾而對,或以堅定的語氣掩蓋背後那空洞的直覺。我得承認心中的「對」和「錯」其實主要因成長環境所模塑,背後原因卻不太了解。本以為某些價值如自由、人權、公平等是常識,卻發現身邊不少人的「常識」跟我不盡相同,似乎真的是「各有各的良知,各有各的公義」。

Read More »
一白
社會時事

《一白故事》 – 讓大家看見彼此

在那約 200 呎斗室的牆上,掛著上百個有血有肉的故事。故事都是匿名書寫,每位主角我都不認識,卻又似曾相識,因總能找到共鳴的位置。 這個由社區文化關注 x 創傷同學會 From Trauma to Transformation 主辦的「一白故事展覽」,收錄的是一個個香港人這一年來的各種經歷。不像一般專訪文章般文筆優雅,每個故事雖然很短,卻都帶著體溫。我隨手於牆上摘下一本翻看,便被一句話吸引住: 如果我的受傷能令他們醒覺,我很願意。 這位朋友口中的「他們」,是她的藍絲父母。這種心情,有多少人曾經歷呢?展覽的房間是白色的,我彷彿踏進了「精神時間房」,逐個故事翻閱,醒來已是兩小時。

Read More »
生活

默默回望

半夜又醒來,這次腦中立時浮起的竟不是火光熊熊或煙霧彌漫的畫面,而是一首少年時在教會唱過,已幾十年沒再哼的老詩歌,耳邊彷彿響起那個熟悉的 A Minor。我決定外出走走,若能望見星星,或真的能獲得一晚安寧,尋找到一點共鳴。 但今夜卻覺得歌詞是膚淺的,感人的可能只是那小調的結他和弦。三十年前我所關注的:學業、戀愛、家庭,比去年那些少年所聚焦的顯得多麼幼稚。 沒有星。11月19日晚,誰說天愈黑星愈亮?都是雲,還有雨。

Read More »
NA lib
社會時事

珍重,這是我暴大精神!

藍天實在太吸引,灰暗的心情沒法抗拒被治療的慾望。我以參觀照片展覽為由丟下手頭工作,在中大圍城一週年這天重返舊地,探探老友舒一舒氣。可惜的是 NA Canteen 不做下午茶時段,早已打烊了,沒能一嚐傳說中的「名物」紅豆冰 – 我怎麼對這名物毫無印象,難道是最近廿幾年才創出來的麼?

Read More »
科技人文

好心的老伯

從前有個好心的老伯,生活在一個貧窮的城鎮,很多居民三餐不得溫飽。老伯家中有個葡萄園,他心生了個主意,每天在廣場上擺個小攤檔把葡萄分享給有需要的居民。 老伯送葡萄給鄰舍本來便是出於助人的善心,所以也希望把這份心意傳遞出去,令居民更樂意互助。然而摘葡萄需要氣力,老伯生活也有開支,

Read More »
Miu Miu's cup
生活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當全球的眼睛都盯著美國總統大選,我昨天悄悄踏進了 45 歲生辰。早上醒來太太提起來我卻才如夢初醒,原來前晚她不悅的原因是這個:她等我回家倒數,還為此推掉了朋友的約會,但我卻完全忘了前晚是自己 44 歲的最後一晚。這種忘了自己生日,甚至忘掉自己幾歲的徵狀,在 41 歲以後出現得愈來愈頻䌓,明明剛踏入 40 歲時還很有感的。 可能因為過去一年要記住的日子實在太多了。612、721、831,101⋯⋯ 哪還有空間多記一組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