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也開香檳

美國制裁港共高官,香港人大開香檳,有何意義?

我肯定今天,被制裁的人會講類似的話:堅決反對、干預內政、反制措施、說三道四 ⋯⋯ (下刪一百組樣版詞)云云,那種機械式的官話大家還聽得少麼?

制裁對達官貴人實際的影響,也實在是有限,或就帶來一些生活不便,減低自由和影響力而已。這批人心繫祖国,或早已重注大灣區;而且香港還有不少民脂民膏待刮呢,近月繞過撥款直接輸送的利益上億元計,連戲也懶得做,直接自己人袋袋平安了。美帝制裁能令權貴們的生活質素下降一點點嗎?就算有損失也只是擦損表皮的程度而已。

可是香港市民在乎的才不是這些,而是一點點的尊嚴。

許久沒看香港高官的記者會了,因為每次見到那種皇帝頒佈欶令的咀臉,我都會像被人捆住打了一身般受屈難過。明明那應該是以公帑委託服務市民的公僕,卻在當著全港市民的鏡頭面前頤指氣使,指鹿為馬,臉不紅氣不喘。我敬佩在場記者們的專業操守,可以忍耐著溫柔發問;只是我常想若有人能代表市民當面罵他們一聲仆街,舉一舉中指便好了。不為別的,就是向他們的傲慢說不,掙回一點尊嚴而已。

現時香港白色恐佈瀰漫,會勇敢站出來發聲的人愈來愈少,高官們欺負平民百姓無力反抗,繼續予取予携。這時,有個國家級的制裁行動,把這批惡人的名字釘在恥辱柱上與強盗並列,不賣帳不投降,實在大快人心。更別說美帝帶頭,還可能鼓勵更多一直啞忍的人醒覺,向強權說不。

國安法下,「外國勢力」成為敏感的領域,但我常想若自由是一種外國勢力,那人們無法不自動跟它連結起來。那不但指狹義的「外國」,而是指所有渴求自由的靈魂,就算肉身處於国內,精神都在国外,也會被政權視為「外國勢力」而誅滅。君不見香港幾百萬不認命的市民,身為這土地的主人卻被政府漠視?當權者何曾把這些人當作自家一國的人看待呢?在當權者眼中,不聽話的,都是外國勢力。

美國也好,台灣也罷,許章潤也好,梁繼平也罷;只要是敢於挑戰極權,為自由不默而生的人,我們都會為之喝采開香檳。阿 Q 嗎?不,香港人那會止於此,離公義真正被伸張,路還遠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