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illusion
生活

這是最壞的時代?

上週跟幾位朋友飲茶,提起去年這時候大家所發過的夢,無不概嘆。

「一年過去,想不到情勢急劇惡化了,唉。」朋友這樣說,我同意。這一年來大家不知流了多少汗多少眼淚,甚至有人付上血和生命的代價,但表面上就只爭取到撤回一條惡法再換來另一條更惡的法而已。

可是我卻有補充。

雖然時勢很惡,但公民社會的改變正朝著對的方向走,加速的崩壞同時縮短了改革的距離。過往理所當然的權威被質疑,困境中人們更能接受新的想像。不少人因而醒覺並急速成長中 – 包括我自己,雖已屆中年了卻從未如此好學過。

「我們看過去香港的所謂好,只建基於一種虛幻的䌓華而已。把這泡沫戳破回歸真相,未必壞。」這想法愈來愈強烈,近乎信念了。這泡沫一天不破,人們一天看不清背後那醜惡的黑手,也無法對受壓的人產生切身的悲憫。

像過去半年全球受疫情影響,很多人蒙受了生命和經濟損失,是痛苦;然而個人卻重構了生活模式,家庭關係,剎停了急促的節奏;機構無法倚賴多年的慣性生存方式,被逼追上時代,思考轉型;公民社會體會到體制的虛偽,擴闊想像勇敢嘗試尋求出路。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如果香港重回過往歌舞昇平的狀態,經濟繼續順風順水幾十年,我的孩子們會否都信奉了國家機器「打造」出來的那虛假的和諧,成了愛国小粉紅?

在我成長的圈子中便有一堆人,總把經濟掛在口邊,把法律奉為信仰,振振有辭地支持警暴濫權和國安惡法,而他們大都是擁有了很多的人。被舒適感一葉蔽目,已離地升天,無法再見民間疾苦。

聖經說財主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我從沒如此深刻體會過。太平盛世時信徒沒有選擇的迫切性,風高浪急時卻被逼要決定先把什麼拋進海中。要先拋棄信念呢,還是貨物?這時候,擁有愈少的,愈能擇善固執。

所以在無憂的溫室中長大,究竟是福是禍?

大概要在暴風雨中成長,人才能更靠近世界的真像吧;可是這時代的重壓,她們願意承擔嗎?想起年幼的孩子們,我猶豫應否為她們爭取一個懶惰的機會。若要安舒地生活,現在或許是最壞的時代;但若想尋求真理,說不定現在才是最好的時代呢。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