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婆
生活

念姨婆

我有一個姨婆。她跟我嫲嫲(祖母)雖非親生姊妹,卻情比金蘭。今天「倒春寒」天氣特別冷,我出席了她的喪禮。

姨婆比嫲嫲大幾歲。她是上海人,以豪氣強悍的性格見稱,卻從沒對我疾言厲色。曾聽祖母及姑媽提起兩位老人家年少的故事,兩家人在同一條小街上開店互相照應,總會聯想起我最愛的港產電影之一《新難兄難弟》中的梁家輝。她身形高大,嫲嫲卻很嬌小,嫲嫲說年輕時若被人欺負,姨婆總會為她出頭;小至買餸時上了當,中至被爺爺嫲嫲的感情瓜葛,大至爺爺生意上的糾紛,她都樂意出手擺平,正是活活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形象。她稱嫲嫲作「阿秀」,是她倆間的專用䁥稱。我問嫲嫲這名字的由來,她總似笑非笑曖昩地回答:「因為我瘦咯!」她的表情令我懷疑,卻無法探知嫲嫲這少女內心的秘密。聽說她們還一起去過戲院後梯間追星見偶像呢,我能想像嫲嫲這樣瘋狂,卻無法想像姨婆會跟她一般癡。

二十幾年前嫲嫲移民到海外,便沒什麼機會跟留在香港的眾人見面,她們最後一次的碰面可能是在十幾年前我妹結婚時吧。嫲嫲因為身體狀況欠佳已無法上飛機,但我每次過去探她她都會跟我提起姨婆。

十幾年前結婚時,姨婆也是座上賓

爺爺是一個木匠,聽說他對姨婆也是敬畏三分。聽姑姐提過,小時候的她我行我素在家中横行無忌,誰也不怕卻唯獨怕姨婆,可見她的威儀。姨婆是跌打醫師,這專業工夫一直沒擱下。記得有次我在學校滑倒,左手手指受傷了,要每隔幾天到姨婆家敷湯藥。每次敷完藥她總要請我吃東西,也不管我餓還是飽,定要吃點什麼才行。有次敷完藥後吃了她一份蛋牛三文治,吃罷我問她:「不是應該要戒口不吃蛋嗎?」她卻說:「不打緊,吃完多敷幾天咯!」

她曾說最喜歡見到我吃了,當時我完全不理解,但身為人父後便心領神會了,尤其當兩個女兒都是瘦骨仙時。

我把左手那仍然微微彎曲的關節展示給姨婆的兩個外孫看,告訴他們這段往事。聽說姨婆最疼的便是這兄妹兩名外孫,小時候後我們會一起上茶樓、跟我爸到公園玩耍、在姑媽家開聖誕派對。後來聽說他們要到外國升學,突然先後從我的生活圈中消失了,從此再沒音訊。然後我被生活流推着走,也沒嘗試再聯絡了,只是偶爾從姨婆口中得知他們的消息,總是說他們在忙。沒想到一去三十幾年,竟是在這個場合再遇。我對哥哥的印象比較模糊,只隱約記得他是一個佻皮的男孩,今天配上成熟的髮型、架起一副眼鏡再加上口罩遮面更難辨認了,倒是妹妹那深邃的眼睛卻跟小時候一般沒變,大家眼角卻都露出歲月的痕跡了。我在朋輩間算早婚,但哥哥的女兒竟已長得比我女兒更婷婷玉立。

雖然跟哥哥相處的時間較短,卻留下三件深刻事。一是他能一口道出 11×11=121,這對當年還只懂背九因哥的我來說很是震憾;二是他在茶樓曾分享過的「高迪安」超合金,當時我羡慕不已,後來因為考得好成績爸媽終於買了給我;三是他有令耳朵動起來的絕技,每次使出都令我目瞪口呆。後來我向也有出席的親妹妹求證,證實她也記得這項神技。遺憾地,他今天沒有應我唐突的要謣再表演一次了。小時候跟妹妹一起玩耍的時候較多,印象最深的是派對時在聖誕樹旁拍的一張照片,我還不太肯定是否還能找得出來,已壓在厚厚又陳年不動的某本相簿中。雖然如此,兒時玩伴的感覺仍是親切。

高迪安超合金

我是最早來到靈堂的親朋,他們兄妹倆竟在相隔三十幾年後一下子便呼出了我的名字,令我這沒在姨婆最後路程中出過力的孩子深感慚愧;但我很快便因那孩子間的友誼記憶放鬆了心情侃侃而談,把我幾十年來跟姨婆相處的種種都翻了個遍,像怕若說不完的話這些片段便會隨這位老人家入土為安一般。我提起姨婆帶我到海洋公園,送了我一雙鞋子一件襯衣和一條牛仔褲,還有那次在幼稚園跟同學打架後坐在爺爺的客廳中聽我辯解的過程。

我嘗試交代過去三十年發生過的事,話到咀邊卻突然無言。「都是這樣啦,正常人生歷程。做嘢結婚生仔,現在仔女開始大了。」近十年都常有此感覺,似乎話題一進入了成人世界便變得沒有溫度了。大家都很小心地保護小時候的那片雪花不被溶掉。

「姨婆是我在香港認識的那一輩親人中的最後一位了。」我說。「我們不打算把這消息告訴在海外的嫲嫲了,因為她的健康情況很不理想,怕她扺不住刺激。」

有嫲嫲疼的孩子像個寶。不知兄妹倆的感受是否跟我一樣?

跟嫲嫲和姨婆相處的時光是獨特的。她們雖不了解我生活的細節,但在一起時,時間便被凍在我的孩提,那是幸福快樂被疼壞的黃金歳月。我想,我跟兄妹倆的關係也一樣,最好還是凍結在那個年代吧,何必讓醇厚的酒滲進雜質呢。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