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lt.m.wikipedia.org/wiki/Vaizdas:Pieter_Lastman_-_Jonah_and_the_Whale_-_Google_Art_Project.jpg
生活 社會時事

直視仇恨 – 重讀約拿的故事

大愛的格言誰都說得響亮。但面對過去八個月港府和警察所做的一切,及仍在繼續變本加厲的種種,可以懷恨嗎?
有誰在夢中也常跟那些綠衣惡棍爭鬥,乍醒氣憤難平?
劉進圖的《給下獄青年的信》,在這大半年以來成為了我的《聖經》。每當被仇恨煎熬難過得要死,偶爾翻開來讀上一篇,情緒可稍獲平復。其中一篇《昨日之怒》提及一個聖經人物約拿,從前讀到他的故事時似懂非懂,今天我好像多明白了一點。
若我是約拿,恐怕寧願葬身魚腹,也不會去尼尼微城吧。

約拿對亞述人的仇恨

提起約拿的故事,大部份人只記得他曾被一條大魚吞了三天。傳統的教導多側重於約拿的(不)順服,然而故事的重點在他的憤怒。過往只懂從字面上理解,現在卻真正體會那情緒。他處於一個怎樣的時代呢?亞述人是怎樣武力欺壓、虐待、甚至殘殺他的手足呢?他有咀咒過敵人「死全家」麼?他會因為亞述人遭殃而有請小鳳姐嗎?
前陣子有香港警察得了肺炎,不少人歡慶雀躍,覺得他們多行不義終遭天遣。就是有人性,大家才如此高興。香港人軟弱不敢執起武器反抗,口口聲聲惡人等天收;但若有天真的天火焚城,把那些濫暴專權的人渣在眼前燒盡滅絕,我們能接受嗎?

如果此刻惡棍的基地被炸毁,真的死人了;信徒們,請捫心自問吧,你的心裡是痛快呢,還是哀傷?

設身處地代入幾千年前的約拿。當他回想起亞述人的戰爭暴行時,他能接受這些人不被審判,甚至一帆風順戴著金腰帶招搖過市嗎?他不能。
我彷彿讀懂了約拿的名句。不是字面上的懂,是從心底裡感同身受。

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

約拿書 4:9

散播仇恨有錯嗎?

不止一次,我在辛福台的節目留言問及有關基督徒處理仇恨的問題,縱有令人尊敬的暴徒牧師在場,卻也未獲回應。希望主持人不會以為我在搞事找碴吧,實在是真心請教。信徒能在社會運動鬥爭中保持、甚至宣揚仇恨嗎?

如果那只是「昨日之怒」,或許我還有可能一笑置之;然而,那些惡棍覇凌的戲碼仍在變本加厲地天天上演,使人不讓冤情石沉大海的,正是仇;使人不把荒謬當作日常的動力,正是恨。所以,天天吶喊警暴和極權的真實,提醒人們要繼續仇恨,有錯嗎?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昆德拉

聖經說:人的憤怒不能成就神的義。那麼,誰來成就?蝙蝠俠嗎?聽憑主怒(羅 12:19)?到幾時?


上帝的輔導方式

上帝對憤恨難平的約拿,用了令人不解的輔導方式。在衪先安排一株約拿喜愛的植物長出來,再安排一條蟲子把它咬死。約拿因此被烈日曝晒,辛苦難當而發怒。上帝打蛇隨棍上問約拿:「你這樣發怒合理嗎?」

上帝這樣的回應,是想說那些惡貫滿盈的人上帝也會憐憫嗎?但前提是上帝給了他們悔改的機會;那麼若他們死不悔改,像現在硬頸的香港政府那樣呢?

約拿當然不只是因一株植物死去而憤怒,他在借題發揮而已。尼尼微城得救後,他在城外找個居高臨下的山丘住下來,為了跟進城中的事態發展,就像我們懷著憤怒的心情在臉書看著那班高官直播一樣。他一直都沒有從憤怒中解放出來。

上帝那種旁敲側擊的回答,在約伯記中也出現過,卻無法令人釋懷。一連串的疑問,我也沒有答案,只知道這一刻我渴望公義彰顯,幾接近生出一種慾望,拉著、推著我掉進復仇的深淵。

如果自己要踏進地獄才能審判那班敗類,恐怕也有人會肯吧。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