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徒步出東涌
社會時事

逃亡與再生

二月上旬及上週末,我從系統數據觀察到用戶註冊量大規模地躍升,經過調查後證實第一次是因為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逝世而掀起的#我要言論自由浪潮,第二次是因為「騰訊大家」公眾號被關掉了。兩次事件都觸發了大量中國內地網民「逃難」到牆外的自由網絡。霎時間博客社群百花齊放,不同的思想互相激盪,好不熱鬧。

這兩次網絡「逃難」事件令我聯想起香港發展的歷史,自 1949 年開始至文化大革命後,為逃避專制統治的人從內地逃難到香港。一個彈丸之地突然匯聚了一班渴求自由的獨立個體,令社會得以急速發展。當時中國內地的人為災難,成就了今天的香港。
聖經中也有類似的故事。耶穌死後,傳統猶太人逼害基督徒,在耶路撒冷大肆捉人下監。信徒為避難向四方八面分散,於是基督信仰也隨着走難的信徒迅速向歐洲、非洲、亞洲等地傳播。

堅強的信念遇着無情的打壓,結果往往不但不會灰飛煙滅,更會遍地開花。

香港的反極權運動至今已超過半年,人民不但沒有爭取到更自由的空氣,政府的鐵腕反而越收越緊,警暴的橫行明目張膽,暴露出專橫的猙獰面目。儘管如此,我對目前的狀況不但沒感到灰心,反抗的意志反更堅定不移。因我彷彿窺見了歷史的軌跡:每個專政敗亡之前,必定會張牙舞爪,人民雖然會受一段時間的苦害壓迫,但自由的種子卻會因此傳播,萌芽生長。自由之風拂過之地,今天縱使荒蕪,他朝也會變成肥沃的土壤;反之依附權貴之輩雖然一朝得志,卻終必被歷史唾棄。

那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安慰之說。那是科學、是歷史。但時間要拉得再長一點來看,五年、十年、幾十年,沒有一個暴政在全民不合作的狀態下能千秋萬世的。今天熱愛自由的靈魂從四方八面逃出牢籠,陸續在自由之地聚集了。

暴政把我們踩到泥裡,卻不知我們是種子。

同事跟我說,自出道以來現時的工作內容是與志業重合度最高的時刻。我深有同感,也相信不少香港人有相似的感受。大家都正帶着前所未有的使命感活着,靜候復仇的時機,期待光復的一刻,要親眼見證惡人的敗亡。

我為自己有幸參與建設這個自由的國度而自豪。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