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車站-黃牛山人
社會時事

致台灣:比「拼經濟」更重要的事

看著韓國瑜造勢晚會的報導,心裡有感。

2018 年因業務的緣故常遊台北,碰到的朋友,尤其年輕一代,對低迷的經濟環境感迷惘一面倒的慨嘆。台北食住行的生活指數都很高,曾經逛夜市時跟一個賣雞排的青年聊:「台北的生活好嗎?」他只是苦笑搖頭。

在台北時,感覺這裡的人比較肯思想,價值相對多元,吃飯時坐在旁邊的人是在看書而不是在談論股市樓市,街上的人走路的速度比較正常地慢一點,見過有公車在交通燈前為一位老人開門。人與人之間的空間多一點,距離卻近一點。
誰知言談間卻發現,原來不少人在為經濟低迷焦慮中。

大陸遍地黃金,吸引了不少台灣人的目光,想跑到對岸發展事業;偏偏台灣人連開個 QQ 號的權利也被封掉,想要賺人民幣,得放棄某些本土信念甚至身份認同才行。曾看過一些大陸旅客的訪問,談及對台灣的觀感時就說:「這裡發展得不太好吧?」

發展、經濟、經濟、發展,都是這些。

這是我對 2018 年台北的粗淺觀察。作為香港人,我卻對這種因經濟低迷而焦慮的社會氣氛相當敏感。


香港人均 GDP 全球排名 20,比法國、日本、德國還要高,台灣才排 38;但香港人的幸福指數卻排 76,比台灣排 25 遠遠落後。香港人「拼經濟」,發大財了,卻並不幸福。

二零零三年沙士,香港一片愁雲慘霧。除了人命傷亡的慘痛,還有樓價大跌,市況蕭條,生活艱難的擔憂。當時政府推出大陸自由行振興經濟的方案,全城拍掌叫好,感激皇恩浩蕩。

接著香港發生什麼事呢?

小店消失連鎖進駐,紅色資本加速控制甚至壟斷各行各業,整體經濟數據上升但貧富懸殊加劇,本土文化加速變淡。大陸的熱錢流入後,物價自當時起翻了幾倍。到人們終於醒悟過來,卻發現那些資本已在社區中扎了根,更像水蛭般吸飽了血,在廟堂裡張著那腥臭的咀,在大街上擺著那乞憐的尾。香港人反抗時,還有瘋狗揮動無情的棍,大半個城市的人付出半年血汗,連毛也未能從極權身上拔出一根來。

香港人很明白經濟低迷的焦慮,同時也明白飲鴆止渴的苦果。我若能再選一遍,寧願下半生都節衣縮食,也不要給暴政暴警橫行肆虐的機會,被品味低劣的強國頤指氣使的空間。

錢不能用來衡量一切價值,要賺人民幣便得等價交換。丟掉了尊嚴,就算生活得風光還值得驕傲嗎?記得周子瑜的道歉影片嗎?

何況,若團結起來找對方向,就算未能發達,生活應可無憂。香港是這樣,台灣也是。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