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106437720782556/photos/pcb.114220356670959/114219836671011/?type=3&theater
社會時事 科技人文

香港夜空下的孤星淚

最近有團體發起了《孤星淚》十八區街頭巡迴演出,我二話不說參加了第一場。從前聽到歌詞中 barricade 一詞沒有什麼感覺,現在腦中卻立時浮起紮成三角形的鐵馬、雪糕筒和木卡板,背景從二百年前的法國街道換成了彌敦道。

《孤星淚》在現今的社會氣氛中令我特別有感,是因為它的歌曲和故事能從二元對立的憤怒漩渦中,以感性的繩索將人救起,且鼓勵人在茫茫黑夜中繼續相信人性的光輝能帶來希望和勇氣。雖然《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最為人熟悉,但感動我的卻不是磅礡的革命熱情,而是寬恕、接納、憐憫、犧牲等很易在社會運動中遺失的美德。


封面照片來源

第一次接觸這套歌劇已是廿多年前,今天重溫的感受與當年截然不同。少年時的世界是扁平的,最切身的主題是男女情愛,所以感動我的歌是 《On my own》,聽的時候把自己代入成為全世界最可憐的失戀女子。

離開少年戀愛大過天的時代後,一直 look down, look down 在社會中打滾,感性漸漸磨蝕,熱情開始冷卻,人生進入社會規劃下的軌道。現在官員喜歡在學校中強調的「生涯規劃」,實際是一個缺乏想像空間的系統,把人都當作一件件 object,一堆堆數字,安插在經濟發展的大機器中運轉,一直轉到生命的終結。

警察把抗爭者稱呼為曱甴,抗爭者把警察稱呼為狗,又再比賈維爾稱呼尚萬強作 「24601」更狠一些 ,不只為了無情地投入建制的遊戲,更貶低人格以作殘酷的刑罰。

最近上街,基本上都做了將要被捕的心理準備。想起一旦被捕後家人的生活要怎樣安排,便想起活了一輩子卻寥寥可數的幾位摯友,寫了 Drink with me 這一篇。走投無路時唯有靠他們了。


人生轉捩點 – 是寬恕非刑法

主教寬恕尚萬強一幕是本劇第一個催淚位。由於主教的以德報怨,感動尚萬強悔改,並矢志一生善良正直。主教口中的「higher plan」就是在主角人生旅程中幫助了妓女、養育了孤女、捨身救了青年的性命、寬恕視他為仇敵的獄警。

But remember this, my brother
See in this some higher plan
You must use this precious silver
To become an honest man
By the witness of the martyrs
By the Passion and the Blood
God has raised you out of darkness
I have saved your soul for God!

The Bishop – Les Miserables


相對故事中的另一主角,刑警賈維爾執著的是嚴刑峻法的執行,但最後他終於被尚萬強以德報怨的器量擊倒,形成很大對比。

我心裡一直知道,仇恨是維持抗爭能量的燃料,在公義真正獲得伸張以前,助人拒絕淡忘政府和警察的種種惡行。然而這首歌提醒我,能創造奇蹟的力量往往不是來自仇恨,而是寬恕和愛。然而那是一個持續的掙扎過程。面對每日鏡頭前的強暴,寬恕顯然是一個艱難的選項。


帶孩子回家

年少時只懂男女情愛,做了父親後卻有很不同的體會,有經歷過被女兒的笑額溶化,感受從她們小手傳遞過來的溫度,及被她們清澈的眼神凝視那一刻嗎?當尚萬強遇到了小柯賽特後有以下這一段,每次我聽這首曲的時候,腦中都立時播放著小女成長片段的走馬燈:

Suddenly the world
Seems a different place
Somehow full of grace
Full of light
How was I to know that so much hope was held inside me?
What has passed is gone
Now we journey on through the night

Suddenly – Les Miserables


這種心情,竟延伸到對這場運動中被摧殘的年輕生命的痛惜。他們年輕,他們害怕,他們的年紀只比我的孩子大一點點;而我已漸漸老去,該死去的不應該是我嗎?每次想到這裡,便會想起尚萬強,寧願代替革命青年馬留斯赴死的這一段禱告:

Bring him peace
Bring him joy
He is young,
He is only a boy.

You can take,
You can give
Let him be
Let him live.

If I die, let me die
Let him live
Bring him home

Bring him home – Les Miserables


「守護孩子」等一眾叔叔姨姨伯伯嬸嬸,不正是把這首歌演活了嗎?他們都是尚萬強。

攝 / Tam Ming Keu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攝 / Tam Ming Keu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社區獻唱 在地演繹

前天參加了 Les Miserables 選曲獻唱的社區音樂會。活動在觀塘海濱舉行,演出者本來都互不相識,在一個月內透過 telegram 群組組織起來,有學生有在職人仕,其中還有一位特意從意大利來港支持社會運動的年輕歌唱家。

那是一次不得了的體驗。當音樂響起時,以上所述的所有感受都湧了出來,腦裡播放著這幾個月來香港的片段,再多添一份真實感。演出程序中夾著主持回應這次運動的分享,還有「守護孩子」的陳伯當嘉賓,再緊接演出 《Bring him home》 – 沒有別的安排比這更貼切的了。

參加者用鐳射筆射向天橋底,形成香港自由之夏獨特的星空,在場的人被音樂中的情感帶動著。陳伯的雖話有點長,但反正我沒很留心在聽,因我見到他的臉,腦中便響起 《Bring him home》的音樂,眼睛都潤濕了。Encore 時段,奏起《願榮光歸香港》,全場自動起立亮起手機燈,不用立法去愛。

連結大家的不只是音樂,那份情感貫穿二百年前和今天,橫跨不同的國度,是愛慕正直和善良的人類本能。


加音樂會的臉書,這按這裡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