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中的抗爭文宣被粗暴撕去後,留下碎紙的痕跡,其上再被噴上 7.21 警黑勾結的符號
社會時事

傷疤

香港病倒。社會浮現各種病徵,市內佈滿疤痕,人民深感痛苦。街上隨處可見戰後創傷的塗鴉。

不直面傷痕,無法向前看。

病因是沒有認受性的政府,及依附權勢、只講經濟不問是非的建制支持者。

政府下的藥,竟然是暴力鎮壓及白色恐怖。傷口被擊打流血,仇恨因而深植。

被撕去的文宣,轉眼又重新貼上,或更直接地在殘留的紙碎上噴上更憤怒的字句。

街上的磚頭被掘起,政府便企圖以水泥把空洞填滿。道路雖回復了原本的功能,卻遺下突兀的傷痕。

病情不會因流血而治好,反而加速惡化。流血之處結成傷疤,警暴卻一再將傷疤撕裂。

警暴有如失控的白血球,挾維穩之名任意妄為,以市民的稅金添置武器鎮壓市民的聲音,連法律也無法約制。

以警暴治港尤如餵癌症病人吃燕窩,飲鳩止渴,為仇恨之火加油。

香港黑警之名街知巷聞。警察禁止人們在港島集會,咒罵聲便散到各社區、網絡上、街道上、天橋底、隧道中、山頂上、海底裡。

被撕開的傷口又再流血,有人看不慣鮮紅和暗黑,便用油漆遮蓋淌血處,以一塊一塊不協調的白膠布蓋住血的控訴,卻蓋不住仍在燃燒的怒火,在城市各處遺下疤痕。憤怒的字跡卻隱約透現,如欲衝破樊籠的猛獸,要狠狠地反咬暴君一口。

當權者,你們繼續肆意地揮動警棍,開槍噴胡椒吧。現在不是幾十年前的封建時代,黨媒無法為你們的暴行開脫,鏡頭已把你們的所作所為都一一記錄了下來,並儲存在幾近永恆的網絡上了。就算一時間拿你們沒輒,終有一天人民都要清算你們的罪。

人民紀念六四的暴行已三十年,「香港黑警」的臭名也將被銘記更長的時間,成為惡者的代號,威權的幫兇,墮落的象徵,人民的公敵。

We do not forgive, we do not forget.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