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爬山》Our Ventage by 浪漫主義巴打
生活 社會時事

Drink With Me

(配圖: 《兄弟爬山》Our Ventage by 浪漫主義巴打)

緊急法惡法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了。就算是「和理非」,若你不打算就此避開抗爭現場,也應有隨時會被捕的心理準備。政府跟抗爭者幾乎是在戰爭的狀態了。

我性格比較自閉,平時很少參加朋友聚會,但這星期我主動約了四位朋友。我跟他們每位都相識超過廿年,更重要的是我清楚無論自己落在什麼境況,也不會想跟他們割蓆。

對,是我不會跟他們割蓆,不是反過來。


「我在為你擋子彈」

10 月 3 日下午,我到了沙田裁判法院聲援被警察槍傷的健仔。場外聚集了有幾百人,有人叫「光復香港」等口號。忽然,一位年輕人憤怒地叫喊:「仲叫口號?要叫去前線叫啦!」大家都呆了一呆,不明白何以觸怒了這位年輕人。

但我可能有點懂。

隨著政府和警察愈壓愈緊,抗爭的壓力也是愈來愈大。10.1 前後抗爭現場的氣氛有明顯的徵狀:每當有人高叫「有警察」後,群眾便反射式地後退走避,反映對武力鎮壓的恐懼情緒。我們膽怯。雖然人數比警察多出何止百倍,但大部份是「和理非」,一聽聞警察進攻的風聲,便已喪膽後退。

前線「勇武派」感覺卻愈來愈單薄。

那位年輕人之怒,可能是在恨「和理非」的鐵不成鋼,只肯廉價地唱歌叫口號。「我可以為你在前線擋子彈,你願意罷工表達訴求嗎?」對不起,別說直面警暴,我們連罷工也還沒做好。


真.和理非

跟在場有另一位年輕人討論這個話題,他說:「守護孩子」那班叔伯姨姨,是真正的「和理非」。

我想起那天在海富中心,「守護孩子」的成員排出人牆,阻擋警察前進的那一幕。他們流露出那堅定眼神,如決心赴死的壯士,令人震憾,肅然起敬。

在政府連緊急法也祭出來了的今天,「和理非」除非有更大的覺悟,否則沒可能在抗爭現場真正地跟勇武抗爭者同行。最低消費,就是被捕的覺悟。

試想像,如果守護孩子成員的人數不是幾十人,而是幾千甚至幾萬人,每次站在防暴警察面前無畏地保護孩子,那麼警察高壓的手段還能湊效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句話現時香港人還沒有真正體現出來,那是真.和理非要追求的目標。

是的,「真.和理非」要有被捕的覺悟,聽到警察攻來時,不是退後,反倒踏前,伸出兩臂守護孩子。


覺悟

說回朋友。

可能因為年紀漸長,轉機轉車轉工轉會轉校,能說得上肝膽相照的朋友愈來愈少,往昔最好的朋友也只一年見面一次,更別說臉書上那些從不交流的臉孔,有些帳號甚至想不起是誰來。

另一方面可能源於男仕的自尊,患難時找朋友最大的障礙其實並非朋友是否願意同行,而是反過來,自己是否願意尋求支援。

面對香港軍政府的恐嚇,我沒有打算妥協。姑勿論新立的「反幪面法」將進一步加大警察濫捕的權力;就算沒有這條法例,日前連弱質纖纖的許麗明也可以被控襲警,被警察濫用程序拘捕難道離我還會遠嗎?所以我想,我也應該要有隨時在抗爭現場被捕的心理準備。

不用檢視朋友列表,心裡浮起誰的臉,便是誰了。我約了他們出來,吃個普通的飯,交代一下想法。我沒有交代任何計劃,倒像為了信念的傳遞,和情感的交托。

雖然肯定是過度浪漫化及太 over 了,但我確實是想起了這首歌。

Drink with me, to days gone by

To the life, that used to be

At the shrine of friendship never say die

Let the wine of friendship never run dry

Here’s to you, and here’s to me

Drink with me – Les Miserables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