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 / Tam Ming Keu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生活 社會時事

一杯涼水,一件紅衣

十一港殤日,記幾件小事,一些感想。

(圖片來源:攝 / Tam Ming Keu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話說昨天各區都有遊行集會。在硝煙處處、兵慌馬亂之際,我突然被一位阿姐於路上猛地截停了。當刻我還以為自己碰上了「護旗手」。

「我知道有啲細路冇錢開飯。我可以出少少錢,請問要怎樣才能交到佢地手上呢?」沒想到她竟然是運動支持者,但那時情況緊張得很,我那有餘睱跟她聊?只好鼓勵了她一句,然後繼續上路。

聖經說:凡為了耶穌門徒的緣故,給那微不足道的人一杯涼水,便可以獲得上帝的賞賜。那位阿姐雖然提出請求的時間不太對,但我很感激有這份心意的她,令我覺得天國在香港,人間有希望。


天國人間

我說「天國在香港」,可不是誇張。幾乎所有基督徒都會諗的主禱文,其中就有一句「願你國度降臨」。上帝的國在人間彰顯的方式,便是通過人發自內心的善行。這「國」沒有自古以來的疆界、無法靠立法強迫人去愛、不能靠武力鎮壓來維穩,但卻有驚人的力量,凝聚人心。

廣義來說,這國度不限於特定的宗教。於最近香港的社會運動中把香港人凝聚的,是公義和良知。在一個受人愛戴的國度中,人民唱「願榮光歸香港」哪需立國歌法規管?

我不只一次在抗爭現場,遇到過向我遞水遞食物的義工。上週日在港島馬路上傳物資的人鏈,從銅鑼灣延伸到幾公里外的金鐘。擋在警察前的阿姨和「守護孩子」等朋友,掩護群眾安全撤退卻犯險犧牲的義士,都令人動容。

我也不只一次遇到抗爭現場的老者們向我慰問。有次在荃灣一位婆婆挽著我的手臂叮嚀了十五分鐘,前幾天在銅鑼灣有位老伯囑咐我小心警察。他們的身體感覺明明那麼脆弱,心靈卻竟然成反比般強大。我雖然不懂回應他們,但實在地感到窩心的溫暖。

反倒是那一味靠威權壓制人民的強國,外在雖然看似強大,但內心卻像玻璃般脆弱。香港警察雖然全副武裝,卻難掩易碎的自尊。


那件紅衣

我從混亂的現場回到家中,卻目不轉睛地盯著直播屏幕。目睹有學生胸口中槍一度危殆,心裡繃緊。

晚飯已預備好,我卻沒有心情吃,覺得坐著享受這安逸近乎無恥。消息說由於港鐵巴士停運,警察又到處設路障截查,很多抗爭者有家歸不得,於是我放了幾件不同顏色的 T-shirt 進背包,跟太太說:不如接幾個無助的人回家吃飯。

我沒有車牌,只能徒步走,繞著社區走了十多公里。我在其中一個港鐵站附近遇到一位黑衣年輕人,一臉茫然地站在路口。我唐突地趨前。

「手足,有冇車返屋企?」

他搖頭。

「有冇衫換?我帶了來。先找個地方換了吧。」我把背包中一件紅色 T-shirt 給了他。那是公司的記念 T,今天鄰國國慶,要穿紅戴綠才像樣。我們到了一個隱蔽處,我擋在他身前,他急忙換了衣服。後來我的朋友開玩笑地說:日後在街頭遇到到人穿那件 T,便知道是他了。

我突然想起聖經那句話:「我衣不蔽體,你們給我穿;我被下在監裡,你們來看我。」不曉得上帝如何看待我當時那行為:是在協助暴徒呢,還是在接待耶穌?


多走幾步

那位年輕人不想來我家,但卻不熟路,我便帶他循一條隱蔽的小徑離開危險的區域。我繼續徒步繞著整個社區,盡力向媒體報告眼見的狀況,向茫然的同路人伸出援手指引方向。

前陣子看《逆權公民 1987》,感動得不得了。後來自省,我是被一個個小人物在整場運動中的參與而觸動:那拉學生進店裡避難的大嬸、庇護政治犯的牧師和廟祝、心存良知的獄警及盡責的獄長、公正的檢察官、無畏報道真相的記者,勇敢為理想而吶喊甚至犧牲的青年學生。

每個人,每小步,向著同一方向踏出去,力量可以很大。

那晚,與其說我在幫忙做些什麼,不如說我在走自己的贖罪苦行路。當我在如同死城的社區走了一圈,意識到兩腿的酸軟時,轉眼已是夜深。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