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靶子 - 黃牛山人
生活

「活水」武術班

在黑社會和警暴橫行的今天,有位師傅在 Telegram 發起了「活水」 (Be Water) 武術班,昨天我參加了第一課。

我知道武術沒可能一朝練成,必須令所習的成為潛意識,在危急關頭才能發揮效用。在和平時代長大的我從沒意識到危險原來這麼近,也就沒有鍛練出這武者的觸覺來。現在亡羊補牢,希望未晚。


武術班會教基本體能鍛練方法、詠春小念頭、簡單散打技巧等。昨晚第課,到場差不多有五十名街坊,男女老少高矮肥瘦皆有,帶著不同款式的直柄傘。我想起「少林足球」。

「我教大家的技巧,主要的目的是讓大家能爭取時間逃跑。」師傅開宗明義如是說,於此時勢大家都明白。這三個月中親身或鏡頭前見過多少畫面,多少次幻想過自己就在當場伸出援手,多少次眼見弱者被欺負自己卻懦弱退後。我們都想出手救,但身、心都不夠強大。

既然是學逃跑,第一個練習就是 – 練跑。繞著籃球場跑廿分鐘,很多街坊未到一半已面紅氣喘。師傅說體能是根基,課堂的訓練只是抱磚引玉,要求我們平日也要鍛練心肺功能。我想起了機場鄧寇克行動,沒有基本的體能,如何應付?

一直都知道健康很重要,但從沒以這個角度看待過體能。

接著師傅教了一招主動攻擊法,針對「暴徒」持棍扑頭時的應對。分組對練時,每一下格檔,前臂都感到劇烈的痛楚。師傅說這痛楚也是練習目標的一部份,讓我們體驗過痛楚,習慣它,躲避它、面對它。我一邊練一邊在假想,站在前方的是全身裝備的惡煞。有一拳,便真的打在對方的臉上去了,幸好拳勢有及時收住沒做成損傷。

過程中有協助師傅做過一次招式的示範,在完全來不及反應的狀況下被他壓制了,從他整個身體動作中切實感受到壓倒性的力量。

假如我也擁有這種力量⋯⋯


回到家中,我把一個沒用的 cushion 塞進了書櫃的第二格當把子。打了幾拳後覺得不對,「暴徒」一般都長得比我高大,於是把 cushion 移上了一格。我紮起了馬步,眼前彷彿站著一個手執棍捧的高大黑影。

缺乏鍛練的肌肉瞬間感到酸痛,抬起手臂也感乏力。我咬緊我揮出了拳頭,一拳又一拳。我要鍛練的不僅是體能,更是能克服恐懼的勇氣和擇善固執的毅力。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