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活水」武術班

在黑社會和警暴橫行的今天,有位師傅在 Telegram 發起了「活水」 (Be Water) 武術班,昨天我參加了第一課。 我知道武術沒可能一朝練成,必須令所習的成為潛意識,在危急關頭才能發揮效用。在和平時代長大的我從沒意識到危險原來這麼近,也就沒有鍛練出這武者的觸覺來。現在亡羊補牢,希望未晚。

Read More
社會時事

源居民 – 寫在廣源人鏈之後

前晚參加完廣源人鏈以後,碰到兩位在當區長大的年輕人,他們打算以政治素人之姿挑戰廣康、廣源兩區議會議席。他們令我想起雨傘運後五年,社會氣氛表面雖然消沉,但其實大家都沒有放棄,只是需要時間沉澱和歷練乘時再起,就如經歷香波地群島之戰後的草帽海賊團一般。

Read More
社會時事

信望愛,從來都是超現實

我不懂從技術角度評《願榮光歸香港》的曲詞,但我好奇為何每次唱自己都會眼濕濕起雞皮。昨晚參與了國歌大合唱,有些領悟。這首歌為我帶來了超現實的盼望。昨夜見證了幾千人於新城市公民廣場齊唱「願榮光歸香港」。任何一個香港人,不論政見是藍黃,均不應該錯過這歷史的一刻。三十年前六四事件時,香港人也是前所未有地團結,聲援的是遠在北京的學生;但今天香港人卻正在為自己和下一代而團結奮鬥,為這孕育大家成長的地方高歌。 當震耳欲聾的歌聲和呼喊震動整個商場時,我感受到對未來的信、望和愛 – 雖然現實中目標還是那麼遠,但信望愛從來都是超現實的,不是麼?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