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Town Plaza
社會時事

那夜新城市,我跟藍絲談了三粒鐘

他們離開時群眾報以掌聲,我還在他們的手機上 bookmark 了《立場新聞》。這幾乎是我第一次經驗能以道理說服持相反政見的人。

我曾期望過在 Facebook 或 whatsapp 群等地方說服那些我在意的人,卻從沒成功過,令我沮喪,最終放棄不再跟他們溝通。為免我的言論再刺痛他們和浪費光陰,我直接屏蔽了他們。可是面對面溝通似乎不一樣。


「好心你唔好成日睇蘋果日報啦!」

那晚本來計劃到機場聲援。路過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連儂柱」,見人群聚集,藍黃二營的人們在討論最近的香港時局。我好奇擠了進去,忍不住插咀。

誰知這一站便站了三小時。期間太太以為我被警察抓走了,焦急得致電我的同事尋人。

有位大叔,路過時向我喊了一句:「好心你唔好成日睇蘋果日報啦!」我當時沒太在意,誰知後來他再折返跟我理論。我跟他從 6 月 12 日說起,告訴他我在現場的見證,跟他分析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解釋前線抗爭者的衝擊原因,我控訴警察官員的濫權腐敗。

「我在電視上看不到這些。」於是我跟他解釋政府如何透過染紅媒體來維穩,還分享了央視在官方微博中明目張膽發放爆眼少女的假新聞的例子,讓他知道禍害有多深。

「我折返就是因為好奇,想知道你們這些後生在想什麼,現在好像有點懂了。」我聽到他這句話時幾乎忍不住眼淚。「多謝你回來跟我們談。」我跟他握手,群眾竟然還鼓起掌來,就像這是期待以久的大團圓結局。

「你部手機上唔上到網?」我幾乎是半強逼地,拿了他的手機,在主畫面 bookmark 了《立場新聞》的網頁。他沒抗拒。我搭了搭他的膊頭,相視微笑。

我從沒試過跟一個藍絲大叔討論完政治後,還會笑。


「經濟發展更重要吧?」

「我唔明白你們爭取的所謂自由有什麼好。」一位自稱在英國住了九年的青年對我說。「有錢,自然便有自由。我認識不少國內的朋友,都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對爭取民主自由毫無興趣。」

那是效益主義的思想,我也曾深思過。於是我跟他說社會公義,談快樂的定義。「就像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全是名店的商場,以經濟效益來說可能是比十年廿年前更高了,但你覺得這樣發展下去真的好嗎?大家都在懷念街角的那所燒味檔呢。」

「我明白你說什麼。但是⋯⋯」青年很專注地聽著,雖然我們顯然無法說服彼此,但暢所欲言。不打緊,人的思想轉化是一個需時的過程,我在過去廿年的思想轉變已打倒了不知多少個昨日的我。

但願有一天,這位青年會想起我們今天的談話,豁然開朗。


「你點同共產黨鬥?」

另一位大叔,說話時不時挨過來拍我的手背,我能感到他的外冷內熱 ^_^;,但我其實不習慣和人的距離那麼近。

但可能這有溫度的距離才是溝通的最重要基礎。

「你們這樣做是沒用的,只會令香港加速惡化;而且,你們這樣做是想令中國分裂,共產黨一定不會讓你這樣做的。」這位大叔其實深知專制政權的霸道,批評抗爭只會適得其反,引來更大的打壓。

「三十年前,沒人能想像射火箭上太空的蘇聯會解體。」我跟他講歷史,再談三國演義:「天下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為什麼分便是不好呢?如果一個政權愈見腐朽,那勉強維持又何苦?你又怎知道分裂後世界不會更美好?」

「但過程一定會很痛苦。」

這位大叔很健談,常常會引用一些很難懂的詩句比喻,而我其實樂在其中。我跟他東拉西扯,講講魯迅的火燒鐵屋的故事,連化學作用中的原子重組過程這些三十年前的書包也丟出來。雖然他不見得便被說服了,但我想他也是談得愉快的,因為他多次轉身要離開了,卻還是忍不住又走回來繼續談。

「現在群眾冇大台,但政府有。所以若要解這個局,政府應該先行一步。」

群眾因為大叔這句話,興奮得熱烈鼓掌。


和事佬

在討論的過程中當然也有口角的場面。有位女士不滿抗爭者行為,用不友善的語氣批評了幾句,群眾立即牽起了罵戰。平時的我可能也會忍不住出言譏諷,但今天卻因為在討論中有新的體驗,竟然嘗試調停。

「這樣的對話沒有意義,我們聽聽她怎樣說。」我這頭燥火的牛竟然會做和事佬,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可惜最後還是無法展開對話,那位女士氣冲冲地走了。

可惜,但理解。信任一旦破裂,便是戰爭。已在互相傷害中了,還談什麼?


途人送了我兩瓶飲料

可能我說話的風格太用力,我也自知常常青筋暴現情緒高漲;過程中不斷有路人為我送上樽裝飲料。我專注在辯論中,忘了誠懇地向施贈者道謝,連施贈者的臉也毫無印象。我希望利用這段文字向送我寶礦力和烏龍茶的朋友道謝。

有些人常想像抗爭現場的物資肯定來自「某某勢力」,這是因為他們沒經歷過,也不相信群眾自發的力量。當然也可能只是惡意抹黑。其實我早在五年前雨傘運動期間已經歷過這種同路人的善意,只是因為我不敢站在前線,大部份時間是我為別人送物資。

進入討論後竟有山中方七日之感,低頭查看電話,原來早已過了晚飯時間,家人聯絡我不上,以為我被警察抓走了。

我跟在場的朋友道別。「香港人加油!」大家臉上都帶笑,我離開了。

回家後不久,便發生了機場環時記者事件。我在想:這晚的對話能否成功令幾位藍絲大叔轉一個角度看待這件事呢?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