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攝於 7.14 沙田遊行 - 黃牛山人
社會時事

時代的希望

六月開始的一連串社會運動,我從群眾所喊的口號中觀察到有趣而微妙的變化。最近幾次行動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最激昂的口號,這正是在 2016 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獲得 66,524 票的梁天琦的競選口號。


無法澆熄的火苗

對於中共及港府,「港獨」的概念就像 SARS 病毒一般可怕,要千方百計把這思想的根苗埋於深土中,甚至連根拔起。於是政府全方位打壓,含蓄一點的如修改教科書字眼,露骨的如粗暴地遞奪參選人資格,甚至不惜透過釋法 DQ 已獲民意授權的議員,開動宣傳機器宣揚港獨的禍害,將梁天琦下監。

但香港跟國內的情況不同,托賴言論和思想自由的土壤,資訊能自由流動,民意無法如中國大陸的情況般以行政手段完全操控。梁天琦雖然被捕,但他的思想卻已植根在很多人心中。

「時代革命」的火苗,愈想吹熄,卻燒得愈旺。


絕望與希望

我相信時代革命的思想所以能萌芽,是基於絕望與希望。老年人對改變沒有任何希望,只想維持現狀渡過晚年;中年的可能曾經對社會的變革有過期望,但大部份已無奈地接受當權者能控制歷史巨輪的事實,以「務實」的藉口扼殺對香港未來的想象。

唯有年輕一代還擁有大膽變革的勇氣和魄力。

2019 年 5-7 月真是一個有趣的歷史時空。五四運動一百週年及六四事件三十週年,襯托出的是中老年人對民主夢的無力感。在六四燭光晚會中,全場彌漫著的是知其不可以為之的浪漫氣氛,卻無法掩飾三十年民主發展毫無寸進的事實。中老年人,絕望了,接受現實了。

乘著 6.4 晚會之勢,因林鄭傲慢強推惡法之便,6.9 一百萬人和平上街。然而官員趾高氣揚慣了,當晚立即打臉,想傳遞的訊息仍是:「死心吧,沒用的。」其實直至目前林鄭死不回應五大訴求,態度上仍是想叫市民「死心吧,沒用的」。

但 6.12 當天氣氛出現明顯的變化。當天上街的大部份是年青人,他們的稚嫩和義無反顧,喚醒了不少中老年人 – 包括筆者 – 心中曾經有過的夢,告訴大家明天還是有希望的。

「有水嗎?有糧嗎?有武器嗎?怕警察嗎?怕解放軍嗎?」這些恐嚇的詞語仍然是具體的,但只要希望不滅,大家便有前進的燃料。


共享榮耀?

中共和政府極力宣傳「大灣區」計劃。我不否定大灣區發展的雄心和潛力,可是那不是以香港為本位思考和制定的計劃,卻要耗掉幾代人積蓄的資源。而且在畸形的行政立法結構下,市民沒有選擇地眼巴巴看著利益輸送發生。

結果「共享大灣區的榮耀」成為了戲謔詞。

「中國人」的榮耀呢?根據最新的港大民研,受訪市民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指數升至有紀錄以來新高,而另邊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的認同指數卻是 6項身分中得分最低。國民身份,是不能妄想靠硬銷便能湊效的。中國近年對人權、宗教等的打壓,不少香港人看在眼裡,惱在心頭。

為何中國急促發展的經濟力量對香港青年不太吸引呢?其實還是吸引的,但一來要共享成果,思想便得先進入可憎的「中國模式」;二來隨著社會進步,市民追求的已不只是金錢和溫飽,更珍視尊嚴和自由。請參看梁啟智《為何香港人不集中力量發展經濟,而在認同問題上糾纏?》一文,對此點的描述深入淺出。

我話之你榮耀乜乜乜,我想要我愛的香港 – 一片擁有獨特文化,自由自主,風景優雅的樂土。


手空空,路遙遙

身為廢中一名,在最近的遊行中再次聽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很是感動。有人說這些「港獨份子」搞亂香港,那些人看的只是退休前十年廿年「收成期」的穩定;但這些年輕人擁有真正對香港未來的想像,也把這希望帶給了本來已對現狀絕望妥協的我們。他們的奮鬥令我再想起了老掉牙的校歌。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
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新亞書院校歌

香港人,後生仔:珍重,珍重。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請拍掌支持我繼續創作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