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心牢

我逐步為自己築起復仇的祭壇,以悲憤為燃料,憎恨為脂油,心中升起了戰爭的狼煙。我不是身不由己,因為眼見和平溫柔的人只會被惡煞鞭打欺負,我刻意解放那惡念的韁繩,為以暴易暴尋求出師之名。 身心正也受此苦的戰友,請來聽聽我的經歷。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生性

昨晚一夜難眠,為上環及元朗發生的事悲憤。今早兩個女兒在家,為了些小事吵鬧爭執。我責備了她們兩句,然後我拉她們坐下,告訴她們我正為香港昨晚發生的事難過,然後我給了她們看了立場新聞對事件的全程直播。 我告訴她們別再為那些小事爭執,要好好學習,增長知識,做一個懂明辦是非的人。 然後,我哭了。大概這是我第一次在她們面前,為了社會的事情哭。

Read More
生活

時光隧道

在著名的大埔「連儂隧道」100 米開外,有另一條隧道。三十年前,那兒曾經有一班少年因為不甘被欺負而噴上反抗字句。對於我的母校 – 一所區來名校的優雅歷史來說,是前無古人的震憾的事件。雖然少年們的情操不見得很高尚,更多純源自反抗建制的叛逆,但也令我感悟一個道理:強行灌熄正在劇烈燃燒的熱情,只會落得滿室濃煙的結局而已。

Read More
生活

eyes on me – 後獨立生活記事

我從出生以來對睏倦的眼皮便只有近乎零的抵抗力,奶茶咖啡等提神品只會令我心跳手震而已,卻從無力把我從下墮入夢的引力中解放出來。昨晚也是如此,捧著的書還沒看完幾頁,我便又沉沉睡去了。過不多久我下意識感到不安,眼皮猛然睜開之際,迎接我的是一對骨溜溜的、溫暖的小眼睛,正注視著我的睡臉。 我彷彿從小女兒的眼底中接觸到她的靈魂。這種親密的感動共有三次,分別來自我身邊的三個女子。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