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我們連結的外部勢力,叫自由世界

若以中共及港府的慣常口吻,今晚愛丁堡廣場聚集數而萬計的香港人正在用十國語言發出呼喊,向「外部勢力」招手。不過這外部勢力不是那所謂的「邪惡美帝」,而是「自由世界」。在舉起手機發出幾萬份之一的燈光那一剎,我不單感到自己是香港人,我們更是自由的地球人。

Read More
社會時事

香港教會的政治過敏症

王怡牧師曾被問及為何關心六四這個政治上那麼敏感的事情,他的回答是:「你哪隻眼睛看見政治?我看見的是這個民族的苦難。我看到的是罪惡,我看到的是殺人,我看到的是失喪的靈魂,我看到的是那些家屬的憂傷。」那些以「政治敏感」為由,不關注、不鼓勵甚至評擊提出相關議題的人,只是拿一個方便的藉口揜住自己和群體的良心,方便管理而已。

Read More
生活 社會時事

四點燭光

六四事件三十週年,香港也正值多事之秋。不過作為一個普通人,最近最耗我心力的事其實卑微得很:每天誰湊小孩放學,工作上是否能交足功課,晚餐是否有著落等等⋯⋯ 還有明天兩個女兒要考數學。數學是她們最弱的一科,大女兒升中,問題尤其嚴重,她上兩個學期勉力也只能僅僅合格。正常的安排應該是讓她們今天心無旁騖好好溫習,早點睡覺,保持好心情以應付明天一早的考試。 但我卻邀了她們兩姊妹去今晚的六四燭光晚會。

Read More
生活

Yati

我起得很早,五時半左右一般便已起床,這個習慣自我現年9歲的小女兒 Miu Miu 出生後一直沒變。今早睜開眼睛如常步出客廳,家中漆黑一片,唯獨厨房中透出燈光,空氣中飄來陣陣紅茶香。我家的印尼藉幫傭 Yati 已經在為大家準備早點和兩位千金的午餐了,那杯港式奶茶是我看 Youtube 上的教學後教她泡的。這陣清晨的茶香令我感概,因為幾小時後 Yati 便要登機回老家再婚,這恐怕是為我沖的最後一杯茶了。她還真的盡心照顧我們到最後一秒呢。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