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山人

Month: January 2019

《華爾街狼人》劇照
科技人文

在說服市場以前 先說服自己老婆

我金睛火眼地盯著老婆的⋯⋯ 手機。她用手指滑動著畫面,終於找到那「讚賞鍵」,猶豫了一會後,她點了一下我的頭像,畫面沒反應,令我的心情有點忐忑;然後她再點「拍手」,這次成功了!

Read More »
芒萁 - 黃牛山人攝於黃牛山
山野

青黃相接 – 芒萁

幾乎所有蕨類植物都給我一種生生不息的感覺,令人無法不讚嘆生命的奇妙。其中,芒萁表現出來的那種綿綿不斷的生命力量,我印象最深。

Read More »
荔枝窩村 - 靠山、村後有一片風水林,建築於離海邊較遠處,隱於林中。以往村外都被良田包圍,山上也有梯田,但現多已荒廢。 - 黃牛山人攝
山野

荔枝窩復村 – 田園將蕪胡不歸?

荔溪抱川流笑送丁年奔異國 枝葉散花香呼還銀髮錦華堂 《窩暖》 穿過這《窩暖》牌坊,彷彿便走進了一條時光隧道,幾百年前小徑的兩旁種滿了農作物,養活了荔枝窩幾十代村民。這個生氣勃勃的村落隨著城市的發展而沒落,卻又因幾個人的歸回而開始復甦。然而這次的復甦卻跟香港其他鄉效地區的復甦完全不同,村民不是想把丁地換錢起屋賣樓;他們在外力的協助下開墾荒田、復修敗瓦,為的是想家鄉回歸他們兒時的面貌 – 回歸那種人與天地共融的安寧。

Read More »
團葉鱗始蕨 - 黃牛山人
山野

可愛的扭紋粉 – 團葉鱗始蕨

這可說是第一款引起我注意的蕨類植物,因為她的外型實在太可愛了。有沒有吃過扭紋粉(或稱螺絲粉)?團葉鱗始蕨活像一條條長長的扭紋粉,一株株畢直地生長在樹林的邊緣。她的正式名字太難記,因此我和孩子們為她改了個別名叫「扭扭粉」。在行山的時候見到,我們會說:「看!有扭扭粉!」,意思就是見到團葉鱗始蕨的踪跡。後來因為寫這篇文章,上網 Google 一下卻發現原來還真的有人稱呼它為 “screw fern” – 泛指鱗始科 (Lindsaeaceae) 的俗稱。

Read More »
尚未完全成熟的烏毛蕨植株,體型雖已很龐大了,卻仍是黃毛小子一個。(黃牛山人 攝)
山野

賞蕨初哥手記 – 烏毛蕨

蕨類在大部份人的眼中只是雜草。但當環境回歸簡樸,人便可以從最平凡的事物中發現神奇:那怕只是一顆不起眼的雜草,也能帶來從心而發的讚嘆。第一篇我想分享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 – 烏毛蕨。

Read More »
生活記事

味道

我要談飲食自己也覺得很可笑。我不愛看蔡瀾的節目,我不是那些會為了口腹之慾攀山涉水毫花千金的人。相反我太太卻很愛吃,她跟我一起找吃的,算是上帝給她開的一個大玩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