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石堆
山野

觀音山爆林記

贖罪文:我一週內老點了兩對德國遊客。奉勸各位千萬不要企圖走觀音山的山徑往飛鵝山。

為何老外都想到自殺崖

昨天我在黃泥頭碰到一對帥哥美女德國人。我問他們想去哪;他們說要去「自殺崖」。這已是本週內我在黃泥頭碰到的第二對來自德國並正在前往自殺崖的旅客,上次遇到的是兩位美女空姐。

我瞄一瞄那位女遊客的鞋子 – 竟然是一對沙灘拖鞋,這身裝束要走上石芽背在沿麥理浩徑前往飛鵝山,實在太勉強了。於是我在他們面前打開了 Trail Watcher app,把前兩天給了兩位空姐的建議同樣地給了他倆:到大老山隧道旁邊,沿着馬路走到觀音山村,在走山路直達東山。這條路我雖然沒有走過,但看 Trail Wacher 的地圖,路程最短,用不着繞石芽背。我們還交換了臉書帳號,着他們遇到問題可以發訊息給我。
這位德國朋友名叫 Simon。那天他真的走到了觀音山村,發了幾張照片問我應該走哪條路;但我由於沒有親自走過,只能看着地圖告訴他:「到了觀音山村的公廁在找山路上山吧」。那天晚上,他告訴我結果沒能去到目的地,但沒再交代詳情。

我竟然沒有去過

我當然也聽說過自殺崖,但卻一直沒有去過。對於昨天 Simon 沒能成功到達目的地,我有點耿耿於懷,覺得自己不夠熟路。於是今天清早我便出門嘗試走走我建議四位德國旅客所走的路線,好讓以後若再在黃泥頭碰到尋找自殺崖的旅客時,可以給出更精確的建議。
我看着 app 的估算,路程全長 7.26 km,估算完成時間才 1.5 小時。
「應該能來得及回家午飯吧!」

Trail Watcher 大老山隧道至飛鵝山自殺崖
Trail Watcher 大老山隧道至飛鵝山自殺崖 – by 黃牛山人

奇怪的是無論我怎樣設定,Trail Watcher app 總是不肯規劃出觀音山村至麥理浩徑 M094-M095 段的山徑。我當時不以為意,以為只是 app 太蠢而已;誰知我卻忽略了第一個警告信號。

觀音山村

從大老山隧道走到觀音山村一段十分順利。可是到了觀音山村的公厠附近,卻出現了多條難找又難走的岔路,躭誤了我不少時間。下圖便是我尋路的軌跡。

我花了最少一小時在觀音山村尋路

最後我發現原來在廢屋的右邊有一條小徑,再往上走會遇到一個墳墓,右邊的路雖然較明顯,但卻是窮巷,正解是左邊的小路。當時我就在想,那四位德國的旅客應該不太可能找到這條山徑吧;誰知道真正困難的還未來到。

觀音山村旁的廢屋
廢屋的右邊有條小路
左方的小路才是正解

觀音山村上麥理浩徑

我按着地圖上指示的路徑前進,遠路都是崎嶇的山路,沒有石䃈,連泥路也稱不上,只能在樹林間找較寬闊的路前進。現在算是冬末春初的季節,泥路有點濕滑,也增添了一些難度。我矮着身避過樹椏,細心地察看前人所留下的痕跡,慢慢地往上走,幾經辛苦終於到達了麥理浩徑的大路。
這時我需要做一個抉擇:應該沿着麥理浩徑繞遠一點走到基維爾營,還是繼續按著地圖上的山路直駁衛奕信徑42段呢?

早段需要小心地穿過石澗前進
沿路有不少師兄所留下的痕跡,幫助很大

我誤判

我心想反正都已經走到這裏,前面的山徑應該不會比剛才的難找吧?抬頭一看又發現前人樓下的標記,我的膽子大了,決定繼續上山。

麥理浩徑 M094-M095。圖中紅圈是前人上觀音山脊的標記,你能看得出路口在哪裏嗎?

我錯了。前人的標記和地圖上的資料,到後來俱不可信。
山徑比前一段更難走,加上早前颱風所造成的破壞,到處都是倒下的樹幹,有些能勉強跨過,有些卻要繞到旁邊破林前進。找到接近山脊處,我發現一個不知道是墳墓還是軍事設施的遺跡,在這裏再也找不到前人的標記,地圖上顯示的山徑路線也不再可靠,在現場根本看不到前進的路。

觀音山近山脊的軍事設施遺址。

一錯再錯

觀音山山脊上有一大堆古墳,往下望能清晰地看見基維爾營地。我嘗試以 GPS 將自己的位置跟地圖上的山徑虛線位置同步,可是現場卻完全看不出路的痕跡。
這時我有兩個選擇:沿路折返,還是繼續尋路下山。
我又選錯了。
我努力地確定自己在地圖上的位置,沿着山徑虛線慢慢地破林前進,但實在是十分困難,因為灌木叢很茂密,而且有刺的藤蔓很多,一不小心便會被刺傷。走到一個地點我被逼放棄沿著地圖上的虛線前進,直接朝基維爾營地的方向下山。
在接近山腳處,樹林比較高而且茂密。突然我聽到近處有野獸的叫聲,在我前方十米左右的灌木叢劇烈地搖晃。我猜應該是野豬之類的野獸,遂停下腳步保持安靜,盯着剛才發出聲音的方向,輕輕地一步一步前進。幸好最後也沒有跟野豬短兵相接。
最後我幾經辛苦終於到達了營地,幸好身上帶的都只是輕微的皮外傷。

我在箭頭的方向改變行進路線,直接朝着基維爾營(紅圈)下山

東山遇友人

來到東山觀景台下的涼亭,我遇到一名年逾七十的山友姚先生,便一起結伴前往最終的目的地:自殺崖。我們經過東山、象山,最後到達飛鵝山頂,這條路線已有很多山友寫過,不贅。
最有趣的是,我竟然在自殺崖頂再次遇到 Simon 和他的女友 – 就是在昨天我老點了的兩位德國旅客!世事真有夠湊巧的。我告訴了他們今天的經歷,為昨天我的誤導道歉;他們的態度當然是一笑置之。
這實在是我這趟旅程的最完美結局。

最後竟能在自殺崖再遇昨天那對旅客,真的很奇妙。

沿途繼續遇到不少外國遊客來到自殺崖觀光,我懷疑是因爲早前袁斯樂的一幀照片所致。跟這些旅客聊天,發現大家都有共同的意見:他們或許在自己的國家也能登山遠足,但唯獨是在香港才能見到山野跟城市如此接近的景緻。
但願香港人自己也懂得珍惜我城如此獨特的美景。

終於第一次來到了聞名而久的自殺崖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在下方的「讚賞鍵」按讚,我會因此獲得收入。
你需要先登入「讚賞公民」的帳號。若你沒有註冊帳號,請你以 Google 或 Facebook 註冊再按讚吧,完全免費。感謝支持。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